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339章 相逼(三更)
    白凤轻笑一声:“赵法王,这位是白虎宗张腾张堂主,这位是赤阳宗梁平原梁堂主。”

    楚离点头道:“张堂主,梁堂主,多有打扰,本座的来意二位想必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不知。”梁平原摇头道:“不知赵法王找咱们有何事?”

    楚离微眯眼睛,深深看着他:“关于敝舵被人所灭之事,二位想必有什么消息吧?或者是二位联手所为?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梁平原笑笑:“总不能空口说白话,说是咱们所为就是咱们吧?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本分舵弟子的致命伤乃是白虎宗的白虎神拳,赤阳掌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张腾哼道。

    楚离似笑非笑,摇头道:“张堂主,我们总不会把自己的弟子杀了,从而嫁祸给你们吧?圣教没那么无聊,要对付你们也不必如此麻烦!”

    “咱们做没做,心里清楚得很,绝不是咱们动的手!”梁平原沉声道。

    楚离深深看他一眼:“是与不是,你们确实心里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赵法王觉得是咱们所为?”张腾沉声问道,神情平静不见慌乱。

    楚离摇头:“应该不是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张腾哼道。

    楚离露出一丝笑意:“你们没那么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!”张腾冷笑一声道:“真以为你们光明圣教是四宗第一,咱们就不敢得罪?”

    “你们若真敢这么干,应该知道咱们会怎么做。”楚离摇头道:“除非你们三宗联手,否则断不敢如此!……但说现在有人冒充你们两宗,却也是空口无凭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是何意?”张腾皱眉道:“赵法王不会要咱们自证清白吧?”

    “自是如此。”楚离缓缓点头道:“死的是咱们的弟子,伤势是你们两宗的武功,照理说我直接跟你们动手就是,但为大局着想,才没这般简单粗暴。”

    “赵法王觉是会是谁所为?”张腾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张兄!”梁平原皱眉不满的瞪向张腾。

    张腾没看他,只盯着楚离:“会是谁陷害咱们?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你们的仇家不会少吧?况且能将两宗武学施展得这般威力,可不是寻常宗门。”

    张腾皱眉道:“赵法王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楚离淡淡一笑:“还是不说为妙。”

    他从诸弟子的伤势上看不出凶手,确实如白虎宗与赤阳宗所为,所以直接让二人过来,通过大圆镜智看透他们所想,知道并非他们所为。

    还好他们没有宝物护体,否则看不透他们心思,还要费一番周折。

    张腾皱眉不语。

    梁平原却忍不住冷哼一声道:“赵法王,此事并非咱们所为,那就跟咱们没关系,为何你们弟子被杀,非要咱们帮忙追查?”

    楚离看向梁平原,平静的道:“贵宗的武学没外传吧?”

    “自然没有。”梁平原哼道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那便是了,为何他们被赤阳掌所杀?……若是你们武学外传,那应该能查到被传于谁,如此顺藤摸瓜最易找到凶手,顺水推舟的事你们都不肯帮?”

    “赵法王这可不是求人帮忙的态度!”梁平原冷冷道。

    楚离平静的看着他:“那我要跪下求你梁堂主?”

    张腾道:“这件事确实与咱们有关系,凶手竟然冒充咱们二宗,便是对咱们的挑衅,即使赵法王不说,咱们也一定要找出来!”

    他给梁平原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梁平原压下翻涌的怒火,冷哼一声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他对楚离的强势极为不满,好像自己成了光明圣教弟子一般,随意受他们指派,指手画脚。

    楚离点点头:“多谢张堂主,那我便等二位的好消息!”

    “赵法王就等好消息吧。”张腾笑道:“咱们会尽力而为,尽快给赵法王一个交待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楚离大咧咧的点头。

    张腾与梁平原抱拳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下了酒楼,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,张腾扭头看一眼梁平原:“梁兄弟,你何苦跟他硬来?”

    “年纪不大,架子不小!”梁平原哼道。

    张腾摇头道:“他是年轻,但再怎么说也是光明圣教的法王,身份确实压咱们一头,咱们不但不能因为他年纪小而轻视,反而要更重视才对。”

    他无奈叹一口气,赵大河年纪轻轻却成为法王,甭说光明圣教之外,便是光明圣教内部怕也很多人不服气,这是人之本性,谁也难免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般,所以可以想的出赵大河一定会下辣手立威,让旁人无话可说,这赵大河可绝不是善茬儿,当初在大风城大杀四方,如今成为法王会更狠辣,跟他正面为敌是智者所不为。

    梁平原道:“他也太目中无人了,把咱们喊来,让咱们出动查凶手,咱们成什么人了!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确实得查一查,冒咱们之名,竟能用咱们的武学杀光明圣教弟子,绝非寻常人物。”张腾沉下脸来叹道:“很可能是转轮寺所为!”

    “嫁祸咱们,挑起内战,从而渔翁得利?”梁平原吸一口凉气:“委实狠毒!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赵法王沉得住气,还真危险。”张腾摇头道:“换了旁人,能相信咱们两宗无辜?说不定根本不问咱们,直接动手了,光明圣教再不济也不是咱们对抗得住的!”

    梁平原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辉耀堂之事乃光明圣教的逆鳞,素来扬眉吐气的光明圣教受此辱,一直憋着一口气,随着时间流逝,愤怒不但没消散,反而越发浓烈。

    这次的事与当初辉耀堂如出一辙,看到这般,新仇旧恨涌上心头,光明圣教怕是直接红了眼,非要连本带利的报复回来,早就动了手。

    想到这般,梁平原心下发寒。

    真要如此的话,那整个大离武林将是血海腥雨,不知会死多少人。

    “此事尽力查一查,实在查不出也不必勉强。”张腾道:“他已经认定咱们不是凶手,总不会因为查不出凶手而迁怒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就怕他年轻气盛。”梁平原皱眉。

    张腾道:“看似年轻气盛,行事却沉稳,能成为法王绝不是寻常人物。”

    梁平原点点头。

    楚离通过大圆镜智看清楚他们所思所想,皱眉沉吟,转轮寺,他也怀疑是大秋武林捣的鬼。

    “白前辈,我想在这里休息两晚。”楚离笑道。

    白凤嫣然一笑:“欢迎之至,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她袅袅起身,出了屋子,直接推开旁边房间,让他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待她离开,楚离盘膝坐到榻上,继续握着星辰石温养,星辰石真能温养好,借助它施展窥天术,助益极大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