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289章 迁怒(三更)
    楚离在出声之际便知道他会愤怒发狂,陡然加速堪堪避开这一掌,随即从怀里抛出一块玉符,大喝一声:“起阵!”

    梁声只觉眼前陡然变幻,自己忽然置身于沙漠之中。

    他运转天心诀把熊熊怒火压下,恢复了冷静,周身紧绷防备突兀的一击,转头四顾。

    四野茫茫皆是黄沙,一阵风吹来,细细的沙子落到脸上,他抹了一把,竟然是真的沙子。

    他皱眉不解,难不成真把自己移到了沙漠中来?否则再厉害的阵法,也不可能无中生有,在树林里出现沙漠!

    楚离站在上风口,将袖子里掏出的一把沙子撒完之后,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原地,射向远方。

    梁声心绪浮荡,思维没那么灵动,反应不够敏锐,还没想起来运转天人脱化术破开阵法,这正是楚离脱身的极佳机会。

    他一直戒备着梁声,因为直觉告诉他梁声不会那般善意。

    为了防备梁声在路上偷袭,他在这一条路上暗中布置了数个阵法,都没有激发,一块儿阵符便能激发起阵,没想到关键时候真有了用处。

    不用神足通,他无法脱离施展燃烧寿元秘术的梁声追踪,如此状态下的梁声如鬼如神可怕之极。

    靠着阵法掩护,他无声无息的消失。

    梁声怒吼一声,猛的反应过来,天人脱化术施展,飘身射出阵法之外。

    周围密布树林,郁郁葱葱,哪有什么沙漠,楚离早就无影无踪,根本无从追逐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梁声怒发如狂,嘶声长吼。

    吼声悲烈痛苦,愤恨绵绵无绝尽。

    树林里的百兽都趴在窝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梁声回到梁闻身边,从怀里掏出一颗灵丹往他嘴里塞,可根本塞不进去,身体已经完全僵硬,他狠狠撬开牙关塞进去,点了几处穴道。

    可惜雪白无瑕的丹丸卡在嘴里,慢慢融化却流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梁声再次仰天怒吼。

    他看到梁闻后脑勺的脑浆,就知道起死回生的灵丹也没用,飞刀不仅射穿了脑袋,刀上的劲力还将脑袋搅荡震碎,化为浆糊,死得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向梁闻胸口,咬牙切齿,眼泪簌簌落下,打湿了梁闻的前襟。

    他不再徒劳,带着梁闻尸首回到了天机阁。

    他乍一回到小院,一个美貌中年女子惊叫一声,忙上前:“小叔他——?”

    “死了!”梁声冷冷道。

    他脸色苍白如纸,施展秘术的后遗症显现。

    美貌中年女子讶然道:“怎么可能?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!”梁声冷冷瞪她一眼。

    美貌中年女子忙道:“我去请陆师兄看看能不能救!”

    她说罢不等梁声开口,转身射出去。

    梁声将梁闻放到桌上,低头看着他,咬咬牙蓦的一闪消失,下一刻出现在宋舞小院内。

    宋舞正在练九杀掌,一袭玄色劲装,精致美丽的脸庞红扑扑的,娇艳迷人,宛如灿烂绽放的玫瑰花。

    “梁师叔?”她感觉到有人,扭头看来,停下动作抱拳一礼:“梁师叔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无声无息的闯进小院,纵使他是长辈也是失礼之举,况且她是女子。

    “你跟徐笏很熟?”梁声冷冷道。

    宋舞点头道:“徐师弟?是,他正闭关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得很!”梁声森然一笑,一步跨到宋舞身前,一掌拍在她小腹丹田,一道九杀掌力搅碎了丹田。

    宋舞只觉周身力气往丹田狂涌,宛如崩了堤的洪水狂泻出去,眨眼间虚弱无力,身子骤然沉重如山,竟然抬不动自己的胳膊。

    这一切发生得太快,她没能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她万万没想到深明大义、公正严明的梁声会偷袭她,一丝也没有防备。

    还没反应过来,一切已经结束。

    “梁师叔,你——?!”她难以置信的张大红唇。

    “要怨就怨你认得徐笏吧!”梁声冷笑一声,蓦的消失。

    宋舞失神的看着他消失,低头看看自己,再抬动胳膊,她终于反应过来,自己的武功被梁师叔废了!

    梁声飘飘回到自己小院,院内除了中年美貌女子,还有两个老者。

    他们脸色阴沉的探查着梁闻的尸首,摇头不已。

    听到动作,他们扭头看向梁声。

    须眉皆白、面若婴儿的老者沉声道:“老梁,怎么招惹光明圣教弟子了?小梁师弟是被光明圣教的人所杀!”

    “光明圣教?”梁声皱眉,沉下来脸:“竟然是光明圣教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是光明圣教?”鹤发童颜的老者皱眉道:“那你们怎么起的冲突?”

    梁声心思一转,将到嘴的话吞下去,不再提楚离,冷冷道:“他们忽然出现,我跟小弟反应不及,被偷袭了!”

    他心思疾转,万没想到徐笏那小子竟然是光明圣教弟子!

    他想到这里便心里发冷,好一个光明圣教,竟能让弟子无声无息的进入天机阁,且瞒得过阁主的眼睛,当真可怕可怖!

    “光明圣教……”两个老者脸色宛如结了冰一般,冷笑道:“好大的胆子,莫不是觉得咱们不是八大宗之一,他们就惹得起!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报复吧。”另一个老者沉声道:“咱们派人查过他们大光明峰,死了吕师弟所以耽搁下来,不找他们算帐,他们倒先报复过来,你们是在哪儿遇袭的?”

    “离咱们不远,一千里左右吧。”梁声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奔着咱们来的。”鹤发童颜的老者冷冷道:“小徐师弟可惜了,也太不小心了,但凡是别处也还有救,被光明刀射中脑袋哪还有命在!”

    “命该如此吧。”另一个老者叹道:“可惜到了九层,阁主也发现不了,无法提醒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会亲自禀报阁主。”

    “梁师叔!梁师叔!弟子曲晓求见!”外面忽然传来大喝声。

    梁声皱眉,露出不耐烦神色,冷冷道:“什么事!”

    “我要问问梁师叔,为何要废了宋师妹武功!”曲晓朗声喝道。

    众人皆看向梁声。

    梁声冷冷道:“进来!”

    他伸手一扯,隔着虚空把院门拉开。

    曲晓昂然进入院内,看到三人不由一怔,随即正色抱拳:“见过四位师叔,梁师叔,弟子不明白,为何无缘无故废了宋师妹武功!”

    “哼,无缘无故!”梁声冷冷道:“好一个无缘无故!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