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272章 痛快(二更)
    谭古不甘心的倒飞出去,再次撞上墙壁,软绵绵的滑落到墙根下,浑身好像被抽去了骨头,瘫软在墙根下愤怒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楚离来到他近前,手慢慢伸向他怀里。

    谭古奋力挣扎一下,却没能脱离楚离的手,浑身瘫软,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楚离手探进怀里掏出一个白玉瓶,打开一瞧,里面一颗雪白无瑕的丹丸,正是飞升丹。

    他微眯眼睛打量片刻,别是什么毒药才好,感应之后放了心,直接扔嘴里吞下,笑眯眯的抱抱拳:“多谢谭师兄成全!”

    谭古心痛如刀绞,对楚离的恨意通过双眼迸射出来,宛如熊熊的火焰要把他燃烧。

    楚离能感觉到谭古的心情,一番辛苦抢劫,最终却为他人做嫁衣裳,委实是太过气人,让人恨不得杀个落花流水,可惜他却杀不了自己。

    楚离抱拳道:“谭师兄请自便,我要开始闭关苦修。”

    他说罢直接转身进了卧室,盘膝坐到榻上开始修炼,迅速静下心。

    汩汩不绝的内力从胃中流出,涌进丹田,随着内力增涨,经脉与丹田在慢慢扩大,好像身体在不停的涨大,像一个正在充气的皮球。

    这时需要足够的心性,保持心静不动,不被这种感觉所牵引,否则把持不住,狂喜或者惊慌,心绪不宁之下则内力乱蹿,甚至会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楚离暗叹不已,飞升丹果然玄妙无比,两颗飞升丹下去,却没有狂暴之感,内力依旧汩汩增长,不徐不疾。

    他停止催动天心诀,开始催动起窥天术。

    增强内力修为的灵丹与恢复内力的灵丹乍看都是补充内力,其实释放出的的是截然不同的内力。

    奇功秘术的内力多是霸道强横,对身体有损害,没有足够强横的身体,徒有强大的内力反而是祸事,就像狭窄的河道遇上洪水,只能被冲垮。

    能提升修为的内力却是一种独特的、迥异于武功心法的内力,能扩充经脉与丹田,却不会伤害经脉与丹田,这种内力独一无二,妙用无穷。

    这种内力也有修炼法门,但这种内力既然是增强内力,自然没有伤人之能,修炼了之后不能用来对敌,否则就是资敌,自取灭亡。

    往往有一些顶尖高手感觉自己到了大限,没办法再突破,必死无疑,便修炼这种灌顶秘术,在临死之前把修炼的内力灌顶给后代,从而提升其修为。

    但这种秘术修炼艰难,不是什么人都能练成,能灌顶传承的少之又少,而且这种灌顶传承算是拔苗助长,也有其害处,所以练者更少。

    楚离推测,孙明月能够达到如今的成就,恐怕与这种灌顶秘术有关。

    他静心凝神之下,修为飞涨,窥天术一层一层的推进,从第一次开始,一直推到了第三层,一气呵成,仅是片刻之间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楚离飘身出了卧室,看到小院内的谭古已经起身,正坐在石桌旁休息,还没有余力出小院。

    他瞥一眼谭古,转身去拉开院门。

    宋舞正俏生生站在门外,亭亭玉立,风姿动人。

    她一袭玄衫飘飘,肌肤若雪,嫣然笑道:“徐师弟,没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楚离笑着摇头:“宋师姐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宋舞道:“听说谭师兄过来你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谭师兄在呢。”楚离笑道:“我正跟谭师兄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进去听听。”宋舞道。

    她隐约听到过谭古的事,捕风听影的一些传闻,好像喜欢欺负后辈,抢过后辈的飞升丹。

    她一听到谭古进了楚离的小院,便匆匆赶过来,气还没喘匀,看到楚离脸色如常才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轻盈优雅的跨进院内,看到谭古正坐在石桌旁,气色灰败,浑身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她冷淡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谭古看到她进来,脸色越发难看,勉强的笑笑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宋师姐,你来得正好,谭师兄刚借给我一枚飞升丹,我刚服下在修炼呢。”

    “谭师兄借给你飞升丹?”宋舞一怔。

    她顺势优雅的坐到谭古对面,讶然看他。

    谭古勉强笑笑。

    宋舞觉得自己要刮目相看了,飞升丹谁能借给别人,数十年的修为呀,怎么可能借给别人!

    她随即反应过来,看谭古灰败的脸色、勉强的笑容,都说明了他不是心甘情愿的借,而是被硬借的。

    她一下恍惚大悟,谭师兄想抢徐师弟的飞升丹,结果反而被抢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她觉得痛快之极,扭头看向楚离,妙眸放光,恨不得给楚离鼓掌喝彩。

    她最痛恨这种恃强凌弱之辈,谭古的做法让她极不齿,在楚离身上吃一个大亏,她觉得非常解气。

    她嫣然一笑,抱抱拳:“谭师兄,真是佩服!”

    谭古摇头道:“徐师弟初来乍到,修为太弱,为了不给咱们天机阁丢脸,所以就借给他飞升丹,让他尽快提升修为,至于我,倒是不急。”

    “谭师兄确实不必急。”宋舞若有所指的道。

    她能感觉到谭古在隐藏自己的修为,若是抢别的师弟们的飞升丹,他修为肯定是突飞猛进,偏偏遮遮掩掩,显然是心虚不敢示人。

    谭师兄一定没想到他终于撞上了铁板,强抢不成反被抢,有苦说不出,看到谭古这般模样,她舒爽畅快,恨不得多看一会儿,所以才跟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是是。”谭古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宋舞道:“谭师兄与徐师弟有什么交情,竟借给他飞升丹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说话投机。”谭古笑道。

    宋舞赞叹的点头笑道:“真是慷慨大方,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谭古摇头笑道:“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宋舞起身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先回去,不打扰徐师弟练功,谭师兄也一起走吗?”

    “好啊,一起走。”谭古忙点头。

    他在宋舞跟前一直碰钉子,宋舞素来不怎么搭理他,如今骤然听到借飞升丹给徐笏,态度马上大变,让他心中滋味复杂,既心痛如绞,又快乐无比。

    宋舞翩然起身而去,一出楚离的院门,眨眼功夫不见了影子。

    谭古无奈的摇摇头,只能努力撑着回到自己的小院。

    刚坐下服了灵丹,想要打坐运功疗伤,外面再次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他过去打开门,却是两个朋友挤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没想到谭师弟你是如此慷慨大方,真是看错了谭师弟你!”两人一进来就笑着赞叹。

    谭古一怔,不解的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ps:更新完毕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