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269章 分丹(二更)
    第二天上午时分,宋舞再次翩翩而来,露出歉然神情:“徐师弟,你只有七天时间,七天时间一过就得下峰,不能再拖延。”

    “七天足够了。”楚离点头。

    他已经摸到了门窍,感觉随时能够突破,七天时间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“可惜不能在这里服用飞升丹了。”宋舞摇头叹道:“这样罢,下峰之后,你跟我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成!”楚离摇头道:“已经很感谢宋师姐了。”

    宋舞妙目盯着他:“是不是觉得托庇于一个女人很丢脸?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宋师姐已经助我良多,不能再麻烦宋师姐你了,我能应付得来,七层天心诀难道不够强?”

    “嗯,这倒也是,七层天心诀足够用。”宋舞轻轻点头道:“你下峰就展示一番自己的修为,让别人知难而退。”

    七层天心诀的修为在天机阁已经是中等水准,她也不过是八层而已,已经是奇才,压过同辈多数人。

    这一代弟子多数是六层,七层者少,八层更少,九层还没有。

    天心诀的修炼需要时间的积累,对天地的感悟与对岁月的感悟,很难速成,修炼越到后面越难,足够的心境与悟性、足够的运气,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。

    即使是上一代弟子,寿元快要耗尽,多数还没达到九层圆满。

    楚离点头微笑。

    七天时间一眨眼便过,他水到渠成般突破到了第七层。

    经历数次生死,洞悉人心天心,拥有前世深厚的天文地理、物理化学及各种时空理论,这些深厚的知识体系让他对天地的理解远远超过这个世界的人们,所以修炼天心诀极易,突飞猛进、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这天清晨时分,明媚的阳光照耀着万物。

    他在宋舞的接应下,缓步下了神目峰,跟着她一步一步离开了这座禁地,沿着一条青石路往下走向自己的小院。

    宋舞一袭玄色罗衫,肤白如雪,脸庞如玉,笑道:“徐师弟,咱们先去膳食殿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楚离点头。

    他身体在流转着窥天术心法,迫不及待的修炼着窥天术。

    他对窥天术极好奇,不知道修成之后到底会是什么模样,偷窥别人命运是什么样的情景。

    窥天术也有九层,他现在第一层还没能练成,还不能施展窥天术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走进了膳食殿,惹来一道道奇异的目光。

    楚离扫一眼众人,低声道:“宋师姐,看来大伙都知道我面壁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大伙都知道了。”宋舞颌首。

    她暗自叹一口气,徐师弟原本是独来独往,大伙往往忽略他,即使很长时间不见,不会有人知道他面壁,只以为他躲在自己的小院里苦修呢,却是谭古谭师兄嘴快,把消息宣扬得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她低声道:“面壁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,你能坚持三个月,大伙都暗自佩服你呢。”

    楚离笑起来。

    宋舞白他一眼,与他一起要了几道菜,对面而坐,被周围一道道惊奇的目光笼罩着。

    “呵呵,宋师妹,徐师弟。”朗笑声中,谭古一屁股坐到楚离身边,面对宋舞露齿而笑:“徐师弟平安归来,真是可喜可贺!”

    楚离颌首道:“谭师兄。”

    他神情冷淡的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谭古不以为意,紧盯着宋舞笑道:“宋师妹怎跟徐师弟这般熟悉?”

    “徐师弟面壁,我奉命给他送饭。”宋舞冷淡的回答,继续吃饭,显然不想搭理他。

    谭古不以为意,宋舞对旁人都是这样,呵呵笑道:“原来如此,徐师弟还真是好福气,这叫因祸得福呢,怪不得能坚持下来。”

    有宋舞这般美人儿在一旁鼓励,换了是他也能坚持住面壁。

    楚离低头吃饭不语,宋舞也如此。

    谭古呵呵笑道:“徐师弟,面壁之后武功大进了吧?”

    楚离摇头:“哪有这么容易,能捱过来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这句话,继续埋头吃饭。

    宋舞抬头瞥他一眼,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为什么不显一显自己的本事,反而要藏拙。

    马上便要分发飞升丹,他这么做可不妙。

    谭古笑道:“徐师弟真是谦虚,修为是进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他能感觉到楚离的修为增涨了一截,不过也没在意,能捱过面壁多多少少会增长一点儿修为,但想在神目峰定下心修炼是痴心妄想,增也不会增太多。

    他随后又缠着宋舞说话,宋舞爱搭不理,谭古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“徐师弟,吃饱了?”待楚离放下碗筷后,宋舞也放下来,关心的问:“要回去吧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楚离点头道:“宋师姐,我自己回去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回去。”宋舞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楚离点点头,冲谭古抱抱拳:“谭师兄,告辞。”

    谭古脸色僵硬,勉强笑着抱拳。

    他笑容难看无比,盯着楚离与宋舞并肩离开。

    他跟着出来,站在膳食殿外的台阶上,看着楚离与宋舞说说笑笑沿着青石路往下去,一直回了楚离的小院。

    谭古脸色越来越阴沉,双眼寒芒闪动,腮帮子滚动,牙齿咬得吱吱响。

    两天之后的傍晚时分,楚离正在小院里修炼窥天术。

    他刚刚回去一趟,逸国公府一切如旧,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逸国公府境内的武林各派安安静静,没有一个闹事的,很让人省心,逸国公府内也很平静。

    他这三个月来不时的回去,没有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安王府那边也平静无比,对外宣布他闭关,然后安王府几乎对外关闭,萧诗忙着修炼天心诀,没有时间出去应酬。

    至于说他化身的赵大河,一直在大光明峰闭关修炼,孙明月偶尔过去一趟,也没有多打扰。

    他在阵外布置了一个预警阵法,一旦有人靠近他就会感应得到,马上赶回去,不至于露馅。

    他暗自庆幸,这是天公做美,能让他静下心来苦修,有机会找孙明月算帐。

    “砰砰。”敲门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他上前拉开门。

    门外站了四人,两个须眉皆白的老者,一个英俊青年,一个是玄衣雪肤的宋舞。

    楚离抱抱拳。

    宋舞道:“徐师弟,你的丹药。”

    她修长纤手递过来一个白玉小瓶,拇指大小,温润莹莹。

    楚离双手接过:“是,多谢。”

    他神情冷淡,对两老者与英俊青年抱抱拳,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四人怎么称呼,毕竟不是真的徐笏。

    宋舞摆手道:“好啦,你先忙你的吧。”

    楚离抱抱拳关上了门。(未完待续。)。

    a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