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266章 星辰(二更)
    宋舞看着他狼吞虎咽,摇头失笑,看来确实是饿得惨了,不由有些怜惜,妙目柔和。

    楚离飞快把所有饭菜送进肚子里,抬头冲宋舞笑笑:“多谢宋师姐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宋舞摇头。

    她实在不知说什么好,无知者无畏,初生牛犊不怕虎,刚进门没多久就敢这么干的弟子还是头一个,也不怕将来前途不测,被打压至平庸。

    楚离把碗筷放回盒内,叹一口气道:“宋师姐,是不是要三天吃一顿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猜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惹恼李师叔了,不过我会一天送一顿过来,一天三顿是不可能了。”宋舞道:“忍一忍吧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李承风根本不会记得这些小事,一眨眼就会忘,即使知道了也不会怪罪她,毕竟讲同门之情不是什么错,真三天一顿反而是错。

    楚离点点头道:“多谢宋师姐。”

    宋舞道:“面壁的滋味不好受吧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楚离装作蛮不在乎的样子,微笑道:“我发现天心诀精进了一丝,确实是修炼的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这般想就好。”宋舞抿嘴笑道:“神目峰是修炼天心诀最好的地方,这也是咱们天机阁教给弟子最重要的一个道理,阴阳互生利弊相间,面壁是苦事却蕴着机会,就看你自己能不能抓住,狠不狠得下心!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确实修炼不易。”

    在这般痛苦的情形下修炼天心诀,需要极强的意志与强横的精神,没有这两条,痛苦会把人的神志直接摧毁,无暇运功,面壁越久越倒退,直到精神崩溃成为废人。

    宋舞道:“徐师弟要面壁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一年。”

    “一年……”宋舞摇头叹一口气,怜悯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一年的面壁可谓是重罚,一般人坚持不住,一个不好就能把人废掉,李师叔看来真的恼了,竟然下此重罚。

    “我会去跟阁主求求情。”宋舞扭头看一眼四周,压低声音道:“看能不能减免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宋师姐。”楚离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所扮成的徐笏相貌清秀,惹女人喜欢,不过天机阁弟子多是相貌过人,宋舞帮他也不是看在相貌,而是看他年纪小,平时独来独往,孤独一人很可怜。

    宋舞提着食盒优雅的离开。

    楚离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离开的方向,然后又看向飞升草的方向。

    他沉吟,到底要弄多少棵飞升草,要不要一窝端了。

    自己控制灵气可把所有飞升草都弄成假死状态,都埋下去的话,自己都能得到,但如此一来一定会惊动天机阁所有人,说不得会施展窥天术,未必不会发现自己捣鬼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最终还是决定抽手,自己如今的实力还是低调为好,免得惹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有这四株飞升草已经足矣,不惊动太多人,李承风他们只以为是意外,没想着用窥天术算一算。

    他蓦的消失在原地,天人脱化术同时施展,一次呼吸之间离开神目峰,到了云梦山脚下,找到那四株飞升草,回到逸国公府的小岛。

    雪凌正在岛上巡视,感应到他出现,白衣飘飘的过来。

    楚离与她一块儿把四株飞升草种在天灵树旁边,灵气最旺之处。

    飞升草最喜灵气,灵气越旺之地,飞升草长势越旺。

    枯荣经运转,飞升草很快从冬眠假死状态下复苏,在枯荣经的灵气催动下飞快的扎根,与天灵树的气息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即使没有枯荣经催动,在天灵树的气息之下,飞升草的成熟时间也会大大缩短,这正是天灵树的妙用。

    忙完这些,楚离匆匆离开返回神目峰。

    再次坐到神目峰上,他打量四周,苍茫一片没有异样,应该没人发现自己的离开,于是继续对抗阳光中的灼热。

    按照他原本计划,到夜色深沉的时候,把原本的徐笏带过来替换了自己,徐笏不会乱说话,会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,否则他的前途也就完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却改变了主意,因为这里是天心诀修炼的绝佳场所,在这里闭关修炼可飞快提升天心诀的层次,短短不到三天时间,他已经修炼到了第三层。

    一旦天心诀修为大进,修成窥天术后威力惊人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天心诀的进境会令万象归宗精进,甚至提升大圆镜智与枯荣经的威力。

    天心诀对枯荣经的提升他已经感觉到,自然不会放过这一处修炼宝地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楚离浑身冷汗的睁开眼睛,看到宋舞正怜悯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宋舞一袭玄色罗衫,肌肤如雪,明眸如水,站在清晨的万丈金光中,容光逼人。

    “宋师姐。”楚离抱拳。

    宋舞盘膝坐到他跟前,幽香扑来,轻轻叹道:“徐师弟,能撑得住吧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楚离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宋舞道:“我已经跟阁主求情,阁主答应减免到三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三个月……”楚离露出笑容:“多谢宋师姐。”

    宋舞摇头道:“我原本是打算减到一个月的,可惜阁主没同意,说李师叔那边很生气,不能减得太轻,否则李师叔会不依不饶。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三个月已经足够短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得撑住,别垮了。”宋舞道。

    她看楚离脸色苍白如纸,浑身气息微弱,好像要撑不住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才是第三天,继续这么下去,那真要出事,弄不好徐师弟就废了。

    楚离微笑道:“我能撑得住。”

    宋舞轻轻点头,却没有信心,一双妙目上下打量楚离,露出担忧神色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,左右看一眼,迅速塞到他手上:“实在撑不住就了吃一枚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?”楚离讶然。

    “小培元丹。”宋舞低声道:“不是什么珍贵丹药,但恢复内力与精神却极有效。”

    楚离收入袖中,轻轻点头,没有说谢。

    他有些心情复杂,不知道将来会不会与这位宋师姐成为仇人,一旦兵戈相向不知如何面对。

    “宋师姐,”楚离沉吟道:“咱们阁主的窥天术最厉害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宋舞缓缓道:“论窥天术,当属阁主第一,阁主不是修为最厉害的,窥天术却是最强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楚离笑道:“窥天术能看到别人的命运,那阁主能看到咱们天机阁的命运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宋舞轻轻点头道:“阁主身怀星辰石,几乎无命不窥。”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