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265章 再枯(一更)
    他隐隐猜到其妙。

    灵气无处不在,与天地浑然一体,而大圆镜智则来自于他,天地人三才交线作用是阵法之道,以天地影响人,大圆镜智来自于人,受阵法制约,灵气则源于天地,不受阵法影响。

    他暗自可惜,枯荣经对灵气的操纵虽强,却远不如大圆镜智清晰,只能隐隐约约的感知,还是枯荣经的层次不够深,否则未必不能如大圆镜智。

    灵气感觉到两株飞升草埋入了地下,没有了生机的支撑。

    通过枯荣经,让这两株飞升草彻底陷入了冬眠状态,宛如死去无异,但会保持一缕若有若无的生机,只要他定期送去一股枯荣经灵气,能维持很久不死。

    随后,他以这两株飞升草为基,将灵气蔓延开去,又找到了两株飞升草,依法施为。

    楚离坐在神目峰顶,一天一夜却没有人过来送饭,好像忘掉了他这个人,让楚离有些怀疑是不是两老者把他往这里一扔便抛之脑后,整个天机阁都忘了他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时分,当两老者再次出定,来到灵药圃观瞧时,看到了另两株飞升草也枯黄如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枯黄脸老者仰天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鹤发童颜老者也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他们脸色都阴沉下来,知道不妙,这是染病的征兆,而非先前所认为的娇贵。

    两棵死了,现在又两棵死,找不到病由,怕是会继续还有飞升草死去,两棵便是一枚飞升丹,数十年修为,损失太过惨重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一个不好,说不定所有飞升草都不能幸免,如果是那样,他们简直是天机阁的罪人!

    “李师兄,小点儿声!”他忙喝了一声,压低声音道:“你是怕别人不知道怎的!”

    枯黄脸老者心疼如绞,痛苦的看着两棵枯黄的飞升草,咬着牙道: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病?”鹤发童颜老者道。

    枯黄脸老者摇头。

    他趴到地上仔细嗅着灵土,又嗅旁边周围的灵土,然后小心翼翼的翻开它们根部的灵土,没什么异样,再抬头嗅着空气,最终摇摇头道:“这不是病!”

    他对灵草的感觉敏锐之极,深入骨髓,若真有病,他能闻得出来,可现在灵土与灵草都清新如常,没有染病之相。

    依他的判断,这两株飞升草是寿终正寝,并没染病,像昨天已经埋起来的两株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“不是病是什么?”鹤发童颜老者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难以置信!”枯黄脸老者李承风摇头道:“应该不是病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鹤发童颜老者吴浩江哼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寿数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李承风皱眉不语,面露担忧。

    若真的是自己所料,那真的是大麻烦,说明这里已经不适合种飞升草,需要另觅他处,而飞升草需要的环境苛刻,想找到一处能够宜长之地难之又难,中间不知要损失多少飞升草的种子!

    “李师兄,这两株怎么处置?”吴浩江道。

    李承风叹一口气,不舍的看着两株飞升草,摇摇头:“埋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能再埋这里了!”吴浩江沉声道:“离这里越远越好!……要不然,就埋山脚下!”

    “这又何必!”李承风有些不舍。

    吴浩江道:“另外两株也一块儿拿出来都埋到山下吧,不能再埋这边,万一真是它们传染的呢!……不能不防,为了其他的飞升草,只能这样!”

    他也知道李承风对飞升草的感情,宛如亲生骨肉一般,即使死也不想让它们离自己太远,想埋在自己身边,还随时能看到。

    李承风枯黄的脸阴晴不定,半晌之后,颓然的叹一口气:“好吧,埋到山脚下吧。”

    吴浩江露出笑容,总算能听得劝,不必自己费太多口舌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边,我去埋了它们。”李承风叹息道。

    吴浩江点头。

    李承风把已经埋下的两株飞升草挖出来,再与另两株一块儿带走,飘飘下山,到了云梦山脚下的一片松树林里,挖了一个坑,小心翼翼的埋下去,合上土。

    四株飞升草埋在了一棵松树下,他在松树上做了一个记号。

    他没有将来再回来看的意思,只不想这四株飞升草没能化为飞升丹便默默无闻的死去,无人记得。

    他站了一会儿,满脸惆怅的离开。

    进了天机阁之后,在回到禁地的半路遇到一个妙龄美貌女子,修长曼妙的身形,精致的瓜子脸,正提一把长剑缓步而行,优雅迷人,显然是刚练剑回来。

    “见过李师叔。”妙龄女子抱拳一礼。

    “小舞,你去给神目峰的家伙送饭,他正面壁。”李承风沉声道。

    宋舞一怔,抱拳道:“哪一位师兄被罚面壁?”

    “最新入门的那个徐笏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徐师弟,他犯了什么错?”

    “闯禁地,自找苦吃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宋舞道:“徐师弟脾气古怪,做出这种事来也不出奇。”

    “别饿死就行,三天一顿吧。”李承风哼道。

    就是楚离闯进来之后飞升草才犯病,他仍把一腔怒火与憋屈迁怒到了楚离身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宋舞抿嘴笑道。

    李承风从袖子里掏出一块黑色剑形木牌抛给她,缓步离开。

    宋舞小心翼翼接过黑色令牌,有了这个就能自由进出神目峰,没有这令牌,进不去神目峰。

    她提着剑优雅离开,换了一身衣裳去了膳食殿,拿了一个饭盒飘飘上了神目峰。

    神目峰正是金光万丈的时候,阳光中的灼热在楚离的五脏六腑肆虐,痛苦难当,但比起正午时分差得远,楚离神情轻松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了四株飞升草已经离开禁地,出现在云梦山脚下,不枉他一番苦心与算计,可以不知不觉的盗走飞升草。

    看到宋舞出现,楚离惊奇的看她。

    宋舞年纪轻轻却修为高深,他只能隐约看到一丝她脑海情形,但他知道徐笏脑海里闪过很多次这道曼妙优雅的身影、精致美丽的脸庞。

    宋舞来到他身前,带来淡淡幽香,嫣然一笑:“徐师弟,饿了吧?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宋师姐,我以为要把我活生生饿死。”

    宋舞把饭盒放到他跟前,打开后取出四道菜两道汤,还有两碗饭:“快吃吧,徐师弟你这闹的是哪一出,禁地岂是随便能闯的。”

    楚离埋头猛吃起来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