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263章 面壁(一更)
    “这小子是何人?”两个灰衣老者一个须眉皆白,红光满面宛如婴儿,一个面容枯黄,一脸恹恹病容,皆目光如冷电般在他身上逡巡。

    “看心法是阁内弟子。”枯黄老者拈着颌下清髯,若有所思:“修为尚浅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弟子,一代不如一代!”鹤发童颜的老者冷哼一声道:“个个不知天高地厚,胆子越来越大。”

    楚离无法转动身体,眼睛看不到别处,大圆镜智却在盯着那两株灵草,枯荣经的灵气已经钻进去,这一会儿功夫,两株灵草已经被灵气所染,有了一丝枯萎之像,但非是楚离这般对灵草灵气敏锐之人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楚离要利用枯荣经将这两株飞升草弄成死亡之相。

    它们纵使再珍贵,死了也就没用,怕是会被处理掉,扔到一旁,楚离可以通过它们来定位,施展神足通瞬间过来把它们偷走。

    两株死了的飞升草即使失踪也没人会在意,不会惹起天机阁的重视,无声无息的盗走这两株飞升草,然后再利用枯荣经迅速的扩株。

    他能畅想得到飞升草,然后种下一片飞升草,在自己枯荣经的催动下飞快的生长,很快成熟,然后炼制成飞升丹,不停的增强修为,压过孙明月,想到这里他不由的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这一丝笑意被两个老者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他们正紧盯着楚离,一眨不眨,想看透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虽被封了穴道不能动弹,笑意却蕴于眼中,被两人看到,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混帐东西,敢闯进禁地,还能笑得出来!”病恹恹的老者怒哼一声,瞪着楚离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!”

    楚离嘴唇抽动一下,却动弹不得,张不开嘴。

    鹤发童颜老者轻拍一下他后背。

    楚离身体顿时松了松,能够张开嘴,忙道:“弟子徐笏,见过二位师叔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阁中弟子?”

    “弟子是刚进门,排于末位。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胆子,难道不知道这里是禁地?”鹤发童颜老者哼道,有了替他开脱之意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楚离迟疑一下道:“知道是禁地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是禁地还敢进来!”鹤发童颜老者没好气的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弟子就是好奇禁地里到底有什么,想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不知道踏入禁地的惩罚?”枯黄脸老者冷冷瞪着他道:“不会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楚离点点头:“知道,面壁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面壁一年。”枯黄脸老者沉声道:“你心服吧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鹤发童颜老者没好气的道:“小子,你就为了满足一下好奇心,宁愿面壁一年?”

    楚离点点头道:“能见识一下禁地,面壁一年也是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鹤发童颜老者笑起来,摇头道:“你这小家伙倒是有趣,说你聪明好呐还是说你蠢好。”

    楚离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:“两位师叔见谅,其实我也是迫不得已!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?有谁强迫你!”两老者脸色顿时沉下来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我如果不能看一下禁地的模样,会心里痒得受不了,心浮气躁,坐卧不安,与其如此不如面壁一年进禁地看看,面壁心里也踏实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鹤发童颜老者笑起来:“这性子倒是有不少,有的严重有的轻微,看来你是严重的!……好吧,你要有个准备,面壁可不是容易的事,现在可是冬天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楚离坦然答应。

    “去神目峰吧。”枯黄脸老者沉声道。

    鹤发童颜老者脸色一变,忙道:“李师兄,太狠了吧?”

    “谁让他闯进这里了呢。”枯黄脸老者冷冷道:“他运气不好,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鹤发童颜老者看着楚离,摇头叹一口气:“你运气确实不好,要是闯到别的禁地,不会罚这么重,神目峰最痛苦,但愿你能受得住。”

    楚离面露微笑:“死不了便好。”

    “一年之后你能这般,那我便敬你是一条好汉。”枯黄脸老者冷笑道。

    楚离笑笑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有骨气,我喜欢!”鹤发童颜老者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一直呆在这里守着飞升草,天长地久的也无聊,有这么个冒失鲁莽的小家伙闯进来,也是一个热闹。

    枯黄脸老者却觉得麻烦,清静惯了不喜欢有人打扰,于是提起楚离飘飘而去,来到了一处禁地,却是没有危险的一条禁地,便是神目峰。

    神目峰顶是一个方圆十米的平台,宛如一面镜子横放,风霜把圆形巨石打磨得光滑如镜,似乎站不稳脚,让人担心一阵风吹来,会不会把人吹滑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你面壁之处,你一年之后才能下峰。”枯黄脸老者冷冷道:“若用天人脱化术离开,那你就不再是天机阁弟子!”

    他把楚离放下,一道内力贯入,瞬间解开楚离的穴道。

    “李师叔,面壁,哪来的壁?”楚离问道,活动一下手脚。

    这一下算是赌对了,要是两人出手直接杀了他,他还真的来不及闪避,毕竟把修为散去,只留了一点儿天心诀的修为,仅入先天境界而已。

    “以虚空为壁!你若能领悟这句话,受益无穷!”枯黄脸老者冷冷道:“这里晚上有罡风,白天有烈阳,皆是难得一见的酷烈,天心诀到了第六层才能无视之,不再受寒暑之苦。”

    楚离抱抱拳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枯黄脸老者蓦的消失无踪,仅留下楚离一人。

    楚离俯看四周,皆被雾气遮住,看不清楚,大圆镜智再次失去效应,被阵法阻碍。

    他只能看到群山绵绵,天空茫茫。

    夕阳已经落下,暮色上涌。

    一阵暮风吹来,微带一丝寒意,但这一丝寒意好像实质般透进了宝衣,钻进身体,直接往五脏六腑里钻去,浑身血气顿时一缓。

    楚离脸色为之一变。

    这晚风有古怪,蕴着的寒意纯粹无比,竟然让他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了当初在阴阳洞内的情形,与这般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他如今的身体已经强横了一倍有余,即使内力散去大部分,仅留了天心诀的内力,如今闯阴阳洞也不会那般难受,但在这里,身体好像毫无抵抗之力。

    他隐隐感觉到日子不会好过,这才是傍晚,一旦到了子夜,不知会如何可怕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