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250章 借用(二更)
    时间不停的流逝,仍不见楚离的身影。

    楚离在山洞内划来划去,脸色沉静如水。

    他已经猜到孙明月正在李寒燕身边等着自己出现,自己若不能出现,她会真正怀疑祝华的话。

    那将是麻烦的开始,一旦真正彻查,凭孙明月的本事一定能查个水落石出,自己必将受光明圣教追杀,自己很难活命。

    不说别人,仅是孙明月一人杀自己就绰绰有余,更何况光明圣教高手如云,不仅仅自己,国公府与王府都要跟着倒霉,甚至雪月轩也难幸免。

    这般后果宛如千斤巨石般压在他肩膀,要把他压垮。

    他思维越发灵动,所见所闻的阵法在脑海里融汇贯通,大圆镜智拼命催动,想冲破阵法束缚看清它们的大概,从而洞彻这到底是哪一门阵法。

    大圆镜智像是被遮住了一层纱,朦胧看不清,他如今只能根据朦胧的轮廓来猜测,然后通过一些细节来验证,然后拼命的想破解之法。

    他在与时间赛跑,一个时辰为限,一个时辰之内不出现在孙明月跟前,孙明月一定会怀疑,会开始调查。

    他要在一个时辰之内破解这阵法。

    这时候他无比渴望天机阁的那门秘术。

    若有那门秘术,自己纵使承受代价,也不愿承受这么大的风险与压力,直接施展秘术脱出阵外,出现在孙明月跟前就能释疑。

    这般想法一闪即逝,全部精神很快集中于破解阵法上。

    时间不停往前,他却一直没有进展。

    大圆镜智仍被一层纱蒙着,无法窥得阵法全貌,只能通过猜测来破阵,猜测阵法的出处。

    孙明月睁开明眸看向李寒燕:“看来楚离不会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楚大哥会回来的。”李寒燕紧抿红唇:“不知究竟出了什么事,但早晚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时辰了吧?”

    “快要一个时辰了。”李寒燕蹙眉道:“圣女你找楚大哥到底什么事?不会只想见一面吧,你可是日理万机,时间金贵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想见一见。”孙明月左右扫一眼周围:“不会是看到我在,他躲到一边了吧?”

    李寒燕道:“楚大哥为何要躲圣女?”

    孙明月哼道:“他在大季神都杀了不少圣教弟子!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李寒燕蹙眉道:“难道圣女是为了报仇?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有机会教训他一顿,当然不能放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楚大哥真可能避开了。”李寒燕点头道:“他不会吃眼前亏的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她感觉敏锐,楚离一旦出现她一定能发现,楚离至今仍没出现,到底去了哪里有待考量,楚离与赵大河到底是不是一个人今晚就能见分晓!

    赵大河阵法再精也不可能短时间内破开阵法脱身,若楚离一直不现身,那祝华的话倒不能完全忽视,需要好好查一查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楚离双手划个不停,地上是一道道痕迹,密密麻麻,他却眉头紧锁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流逝,压力越来越庞大,他依然没有头绪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脑筋不够用,不够快,若是能够再快几分,说不定就能拨开迷雾,不需要完全依赖大圆镜智,依凭推衍就能破解了阵法。

    可惜他思维运转如电,却不可能真像电一般快,时间剩下的越来越少,他却仍没有进展,这么下去很快就要超过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他一直想着自救之法,忽然灵光一闪。

    脑海虚空的四佛一魔忽然停下了诵经,同时开始思索阵法。

    他从前想控制四佛一魔几乎毫无反应,并不听他的,只一味的诵经,其余事不做。

    他原本不抱希望,只是试一试,但这一次四佛一魔仿佛也知道是关键时候,不再违逆,顺从的思索起了阵法。

    他顿时头脑清明无比,思维灵动绝伦。

    他这一次终于感受到了思维如电是什么滋味,当真是快逾闪电,念头一动即达终点,平时需要苦思好一会儿才能想通的,如今却是一想便通,如风驰电掣般掠过种种关隘,瞬间到达终点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让他真正明白了什么是智慧通天,当真有洞悉天地,万物皆在自己一念之间之感。

    他不敢分心,只专注于阵法。

    脑海虚空渐渐出现一个阵法,从一个局部变成一个整体,从一幅轮廓变成一座具体清晰的阵法,竟然通过推衍,把外面的阵法重现。

    这仅是片刻的功夫便完成。

    这样的推衍换成先前的时候,怕是一天也完不成。

    他马上把欣喜压下,弄清楚了是什么样的阵法,下面便要开始破解。

    恰在这时,疲惫汹涌而至,他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,似乎随时要昏迷过去,脑海虚空的四佛一魔失去了柔光,变得黯淡,生机似乎在消散。

    他暗叫糟糕。

    四佛一魔的力量竟然只能支撑片刻,撑不住了,四佛一魔调用的是自己的精神,他精神强横如斯却也仅能坚持这片刻。

    他眼前一阵阵发黑,已经看不清阵法的模样,想要破解却是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他知道再坚持下去,脑海虚空会崩溃,四佛一魔也要消失,自己将会被打回原型,比废了武功更可怕,真正失去希望。

    他心下怒吼,满是不甘。

    老天竟这般捉弄自己,看到了希望,却又马上又送来绝望,难道自己真命该如此,马上就要绝命于光明圣教之手?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孙明月抬头看了看夜空,摇摇头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寒燕也起身:“圣女要走?”

    “嗯,他既然躲着我,那便罢了,也不强求相见。”孙明月淡淡说道:“跟他说一声,我会再找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李寒燕抱抱拳。

    她心下却觉得不妙,感受到了孙明月的森森杀气,而且比先前更强烈的杀气。

    孙明月摇摇头,暗自叹息,看来自己错了,这个赵大河果然有问题!

    想到这里她五味陈杂,无法言述。

    转过身去,她冲李寒燕挥挥手,便要离开,其实不想离开,觉得说不定下一刻就能看到楚离,从而不必去调查赵大河,不会让光明圣教成笑话。

    但她很快狠下心,斩去逃避之念,便要离开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