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232章 言灭(二更)
    好不容易要杀了丁瑞洁,偏偏关键时候又有人阻拦。

    杀机如火山喷发,在他身体里喷涌,恨不得扑上前一掌毙了这个多管闲事的家伙,但此人修为深厚不逊于丁瑞洁,甚至更胜丁瑞洁一筹,他未必打得过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!?”楚离深吸一口气,压下滔天怒火,冷冷瞪向中年白衣人。

    白衣中年淡淡道:“天机阁祝华。”

    他说罢抬头看一眼天空渐渐凝聚的雷云,扭头看一眼摇摇欲坠的丁瑞洁,惋惜的摇摇头,沉声道:“不管你是谁,你不能杀丁姑娘,再会!”

    他说罢一扯丁瑞洁的袖子,飘飘而去。

    楚离大怒,身形一晃挡在两人跟前。

    天空的雷云渐渐成形,马上便要降下来。

    祝华蓦一下消失在楚离眼前,下一刻出现在百米之外,宛如一道流光划向远处,瞬间钻进了树林不见踪影,楚离忙用大圆镜智观照,却一片虚无。

    楚离憋屈异常,丁瑞洁一旦逃走,下一次肯定去找孙明月,那自己也就完了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看雷云,正在慢慢的消散,显然这祝华也施展了欺天诀,所以能够隐藏丁瑞洁,大圆镜智也观察不到,但即使看不到,楚离仗着追踪术,仍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可惜祝华的轻功厉害,一步跨出数十丈,而且无踪无迹,楚离即使能够追踪,也远远落后,凭欺天诀他也追不上,只能放弃。

    他站在一座山巅,看着丁瑞洁他们消失的方向,脸色阴沉,思索着对策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杀不掉丁瑞洁,只能另想他法,世事不如意十之八九,哪能凡事皆顺自己之意,顶多被光明圣教追杀,隐姓埋名即可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中午时分,光明殿内明亮异常,山峰闪动的亮光把大殿映得格外明亮。

    孙明月坐在案后,迅速的批阅着卷宗。

    她一袭白衫,白纱覆面,唯露出一双妙目,目光清亮湛湛,白衫掩不尽她曼妙身段儿,坐在那里,腰身笔挺,优雅而骄傲。

    一袭青衫的杜盈轻手轻脚的进来,裣衽一礼:“圣女,外面传来消息,一个天机阁的弟子在大光明峰下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天机阁?”孙明月放下卷宗抬头看她。

    杜盈轻声道:“是,丁瑞洁。”

    “是她!”孙明月蹙眉。

    她起身下了台阶,负手在案前踱步,明眸闪烁。

    丁瑞洁是梁吟歌的师父,而且与天机阁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她至今没能调查清楚到底有何联系,但说她是天机阁弟子也没什么错。

    梁吟歌死在赵大河手上,这丁瑞洁不会是想让光明圣教交出赵大河吧?

    “赵大河呢?”她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杜盈有些不自然的道:“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黛眉罩了一层薄霜,冷冷道:“咱们的人可堵住了丁瑞洁?”

    她派出人手去找丁瑞洁,想要缠住丁瑞洁,如今丁瑞洁到了大光明峰下,显然他们这些高手失手了,没能缠住她,赵大河那边就危险了!

    杜盈摇摇头:“据说丁瑞洁非常狡猾,悄无声息的,找不到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去大风舵?”

    “去大风舵的时候,丁瑞洁已经来过,而且赵大河也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孙明月深吸一口气,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她心中恼怒,却没发脾气,这几个老家伙仗着修为高,根本没把丁瑞洁放在眼里,也没把赵大河的性命放在眼里,所以漫不经心的。

    若是赵大河有什么三长两短,这几个老家伙别想好过!

    “……她见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说有话要对圣女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让她上来吧。”孙明月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杜盈答应一声,迟疑一下道:“圣女,赵师弟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他的造化了。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她现在也不能断定楚离是什么情形,照理说是没死,但丁瑞洁好好在这边,想必赵大河是不好过,说不定已经被丁瑞洁废了,逮起来。

    杜盈紧抿红唇,慢慢点头,退出了光明殿。

    一会儿功夫,杜盈飘飘回来,裣衽一礼:“圣女,她不肯上山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蹙眉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她很傲慢,说有几句话要跟圣女说,想不想随便圣女。”杜盈哼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沉吟片刻,道:“既然如此,我下山去听一听。”

    “圣女——!”杜盈不满的道:“您是何等身份,她是什么身份,岂能这般!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孙明月道:“她身怀天机阁秘术,说不定有什么重要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杜盈道:“不过她可不是咱们的朋友,而是仇人,说不定是不怀好意呢!”

    “我省得。”孙明月轻颌首。

    她莲步轻移往外走,杜盈只能不情愿的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两人身法极快,一会儿功夫到了大光明峰脚下,来到了一片树林旁的小亭里。

    小亭里已经坐了一个白衣中年女子,风韵犹存,正冷冷淡淡的坐在石桌旁,手里捏着一盏茶,一动不动,好像一尊雕像凝立。

    孙明月与杜盈来到小亭后,打量一眼这白衣中年女子。

    孙明月抱拳道:“见过丁前辈。”

    丁瑞洁淡淡瞥她一眼:“不敢当,我来此找你,是因为有一件事不能不提。”

    “丁前辈请说。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丁瑞洁道:“关于光明圣教的气运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一怔:“圣教的气运?”

    丁瑞洁缓缓点头道:“我无意中看到了光明圣教的气运,委实不妙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丁前辈解疑。”孙明月抱拳道:“圣教气运有何问题?”

    “从我观察来看,光明圣教灭亡就在眼前。”丁瑞洁沉声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问:“何时灭亡?”

    “十年之内必灭。”丁瑞洁道。

    “为何而灭?”孙明月不动声色的问道。

    丁瑞洁道:“因为传人之故,如想免除光明圣教灭亡之命运,须得圣女你主动去职,另选他人为圣女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我是祸害?”孙明月露出淡淡笑容,眼角挂着一线笑意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丁瑞洁缓缓点头道:“恕我直言,你与光明圣教相克,并不相宜,你任圣女,对你对圣教都无好处,你们还是分开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有趣。”孙明月笑容更盛,摇头道:“丁前辈的天机术当真厉害!……好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想光明圣教灭亡,你得尽快退位!”丁瑞洁道:“言尽于此,告辞!”

    她起身飘飘而去。

    ps:更新完毕,今天恢复了一些,明天会更好一点儿,争取多写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