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225章 上门(三更)
    “公子,再来!”雪凌哼道。

    她的内力已经越来越精纯,不至于如此不堪一击,虽被他一掌击飞,下一次有了防备却未必不能接住一掌,跟他交手可是难得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……”雪凌一次一次被击飞。

    楚离一掌拍出,天王掌力一出手,并不厉害,很让人失望。

    他同时用枯荣经调动灵气,四面八方的灵气汹涌而至,瞬间包裹住了天王掌力。

    于是天王掌力顿时变身,凶猛的吞噬着灵气,眨眼间把灵气吞得一干二净,枯荣经调动的灵气似乎来不及喂饱它。

    天王掌力飞出三四米,就已经涨大了数倍,达到了身体一般大小,楚离第二掌跟着追至,两股掌力相合,陡然凝缩,于是化为拳头大小,撞上雪凌的玉掌。

    雪凌在这般掌力之下毫无反抗之力,好像一只羊被奔驰的骏马撞中,直直的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天王掌的威力在灵气的支撑下,威力无异于增强了十倍,殊为可怕,论刚猛霸道,胜过他修炼的任何一门掌法。

    怪不得天王掌能在那个天神众多的时代称雄于世。

    而如今,自己有了天王掌,实力顿时大增。

    随着他越来越强,反而越发觉得自己武功不够,一山总有一山高,遇上的人个个都强过自己,让他很是无奈,这便是运气了。

    天王掌正是让他寄予厚望的,可惜练起来失望异常,失去灵气的环境,天王掌便如无源之水。

    他一直用枯荣经搬运灵气来助天王掌的修炼,却不知天王掌不是因为修炼起来需要灵气,而是施展的时候才最需要灵气。

    雪凌一次又一次的被击飞,一次又一次的重新扑过来。

    翠绿的衣衫已经染上了泥土,白玉似脸庞也沾了一些草叶,少了几分清冷,忽然多了几分小家碧玉的气息。

    她对太阴掌领悟越来越深,收获极多,有这么一个可以让自己全力施展,又能点出自己不足的高手帮忙,修炼起来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两人练了一个多时辰,雪凌不知道自己到底摔了多少次。

    一次又一次,已经摔得麻木,只知道起来继续攻击,最终楚离挥手停住:“今天就到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继续吧,我行的。”雪凌忙道。

    楚离摆手:“别急于求成,一口吃不成胖子,一点一点来,才能根基扎实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雪凌对这种每时每刻都精进不停的感觉迷恋不已。

    楚离冲她笑笑,蓦然消失。

    他下一刻出现在大风城内,在自己的屋子,坐到榻上继续修炼,丁瑞洁就像一把剑,剑尖就搁在他喉咙前,随时会刺入,这种感觉极不爽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夕阳西下,楚离坐在床榻上,大圆镜智观照方圆十里之内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大风舵热火朝天,大伙都在院内练功,楚离看得心中欢喜。

    他忽然有些羡慕这些人,一天到晚练功即可,除了练功,只要听命行事不必再操别的心,心思纯正练功则进境极快,活得简单也更快乐。

    哪像他一天到晚算来算去,思维如电,算计之多抵得上常人半辈子。

    这些单纯快乐的帮众要是被丁瑞洁所害,自己会良心不安,所以这一阵要守在这里,不能让丁瑞洁跑过来杀人。

    圣女孙明月承诺会派出顶尖高手对付丁瑞洁,楚离却没放心,丁瑞洁通晓天机术,岂能算不到这些?

    凭天机术躲过光明圣教的高手应该不难,算到自己所在也不难。

    如果她不计较寿元损失,不顾一切的找自己报仇,那真是莫大的灾难,自己未必能过去这一关。

    她不必多说什么,只说自己身怀数种身份。

    这一句话说出来,会勾起孙明月的怀疑。

    凭孙明月的本事想查到自己的根脚很容易,至今没查是因为没想到,没想到是因为他一直在努力的牵扯着她的目光,不让她往那方面去想。

    赵大河的性格与相貌,无论如何,也无法与他原本的身份扯到一起,完全就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他正想着这些,忽然脸色一变,看到一个老妪缓步往大风舵而去,手上拿着一个篮子,颤颤巍巍的往大门而去。

    大风舵大门口摆着两座巨大的狮子,石狮子两旁站了两个精气神完足,目光锋利逼人的青年,双眼如电,乃是先天高手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圆满,却也差不太多,凭他们这般年纪已经殊为难得,毕竟像自己法圆陆玉蓉等是罕之又罕,否则也不会那般大的名气。

    一个削瘦青年踏前一步,挡在老妪跟前:“这位大娘,咱们这里是大风舵,无关之人不能进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找人呐。”老妪干净利落,看得出年轻时是一个美人儿,此时五官犹好,皮肤却松弛有皱纹,即使如此也不觉得丑,气质独特。

    “谁呀?”另一个圆乎乎的青年笑呵呵的问:“看看我认不认得。”

    “赵大河。”老妪说道。

    “赵……赵舵主?”两个青年皆一怔。

    老妪点点头:“就是这个小子。”

    两青年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不知你是赵舵主的……?”

    “哦,我是他的老乡。”老妪叹一口气,摇头道:“真没想到这小子没爹没娘的,竟然这么出息了,特意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两人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不让她进吧,是舵主的老乡,说不定还是亲戚,让进吧,不合规矩,毕竟没有证明,万一是坏人呢,他们的护卫是干什么的!

    两人仔细打量几眼老妪,看得出老妪不懂武功,而且颤颤巍巍的,委实不像能有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那你就进去看看吧。”削瘦青年轻声说道:“不过舵主事务繁忙,未必会在舵内。”

    “不在?”老妪皱眉,迟疑的不想进去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寇穷大步流星过来,要进大门。

    两青年护卫忙恭敬行礼,然后忙把老妪的事说了。

    寇穷打量几眼老妪,眉头很快皱起来。

    说有问题吧,没有感应出什么,说没问题吧,他觉得奇怪,觉得不妥当。有点儿不对劲,可看起来这老妪感觉没问题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。”寇穷微笑道:“舵主不在,要是舵主回来,我让舵主去找老人家你便是。”

    他决定还是相信直觉,不放老妪进舵。

    ps:更新完毕!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