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223章 领悟(一更)
    楚离道:“既然如此我就不插手,看你自己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楚大哥你就放心吧,我不会大意的。”李寒燕笑盈盈的道:“我知道楚大哥你是担心我骄傲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的武功。”楚离摇头道:“他们既然能来,就是有必杀你的把握!”

    “是是。”李寒燕忙不迭的点头。

    楚大哥什么都好,就是有点儿啰嗦,当然他在自己跟前是啰嗦了点儿,在旁人那里却是很少说这么多的话,风度翩翩,洒脱从容。

    楚离瞪她一眼,摆摆手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李寒燕笑容慢慢敛去,恨恨瞪向雪月轩谷口的方向,光明圣教这帮家伙真是阴魂不散,没完没了,真是烦死个人。

    可惜光明圣教强大,比大季的四大宗门更强几分,不会因为自己教训了他们,杀他们几个高手,就会停下报复,反而会越来越狠。

    惹上了他们就是惹上了麻烦,要一直打下去,直到某一方倒下。

    怎么想来都是自己先倒,自己不是楚大哥,一个人能对付一个宗门。

    她蹙眉沉吟了片刻,最终决定还不能尽全力去杀,一直打着不分胜负,维持一个平手的状态,反正不管自己多厉害,也不可能对付了整个光明圣教,自己胜一次,他们会派来更强高手,到头来还是要败。

    所以只能藏拙,不能太显锋芒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她摇摇头,不知道楚大哥知道自己这般决定会不会失望,他刚教了自己绝妙剑法,自己就先退缩了。

    楚离站在雪月谷外,看到了李寒燕的想法,满意的点点头,她确实成熟了。

    换了以前,她一定是不顾一切的杀,非要杀得他们胆寒,年轻则气盛,天性如此难以违逆,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脱离这最本能的反应。

    理智能压得过情感,不会鲁莽冲动坏事,也能让人放心。

    楚离想了想,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灵鹤峰

    清晨的阳光格外明媚,天空湛蓝,空气清新宜人。

    大季刚刚下过了一场雪,这里仍旧温暖如春,一树的果子越发饱满,香气浓郁,弥漫在整个灵鹤峰,萧琪与萧诗在树下摘果子,现在落在地上的已经不捡,树上结着的一串串就吃不完。

    他们吃一半,剩下的一半,萧诗与萧琪要亲自酿成果酒,这样就不怕旁人看出来根底,平时也能经常的喝,易于贮藏。

    楚离则在观看灵鹤。

    两只小鹤已经飞出去玩,两只老鹤则一只腿站在松树上,罡风猎猎,它们细长的腿站得稳稳当当,丝毫没有吃力感觉。

    楚离仔细观察它们的肌肉与内力变化,如何能不动声色的卸去罡风。

    它们站得稳只是身体的自然反应,楚离能够看得清,它们的重心无时无刻不在变化,卸去罡风强大力量,这本身就蕴着极高明的身法。

    他将这种无时无刻都在运动的法门与灵鹤诀相辅,对灵鹤诀的领悟更深一层,仅是这片刻功夫,就抵得上苦研灵鹤诀半个月。

    他自得到灵鹤诀以来,仗着与灵鹤熟悉,觉得修炼起来会如鱼得水,一气贯通,万没想到灵鹤诀如此艰涩,与它的名字截然不同符。

    灵鹤诀最要命的就是看似简单,偏偏做不到,秘笈越简单,想要练成就越花心思,想练成得自己揣摩,就跟行走路线一般。

    而且灵鹤诀关键还是对灵鹤的观察与对天地的感悟,需要的不仅仅是动作,还有心境相符,前者与后者对十万大山之外的人都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楚离有灵鹤观察,得天独厚的条件,但还体会不到这些独特的心境。

    他隐隐明白青鹿崖为何如此神秘,而且不准弟子下山,却是在通过青鹿崖上的环境来培养他们的心境,从而加快修炼灵鹤诀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他明白,想把灵鹤诀练成,还需要重回青鹿崖,在青鹿崖那般环境里修炼,最有利于灵鹤诀的进境。

    而且更重要的是灵鹤诀的最后三层。

    先观其大略,知晓始终,心里有数之后再领悟,那就是另一番天地,不知最终目标,眼睛只盯着脚下去修炼,速度进境必然缓慢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管康亲王那边了?”萧诗把一个黄呈呈的果子抛给他,信口问道:“神都传得越来越凶,满城风雨的,这一回康亲王可算是出了大名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是故意的吧?”萧琪道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咱们这位太子可不是宽厚之人。”

    做上太子之前,冷景华虽严肃庄重,却并不苛刻,做上了太子之后,顿时变得严厉苛刻,不讲情面。

    “他怎能容不下康亲王?”萧琪蹙眉淡淡道:“要说容不下,也是宝亲王吧?”

    宝亲王曾经掌兵,如今军中还不乏他的老部下,说话在军中极管用,岂能不惹皇上与太子相忌。

    康亲王则不然,只是一个吃闲饭的亲王,安份守己,平时也就与宝亲王凑在一起吃吃喝喝,不做什么恶事也不做善事,大伙极易忽略他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会因这件事扬名神都,都在谴责他荒唐,爱美人不爱江山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有这些老家伙在,他将来行事束手束脚的,不如趁着还没登基,皇上在位的时候请走,也不会留下骂名。”

    若是他登基之后再对付这些亲王们,肯定影响名声,觉得心隘不能容人,留下一个刻薄寡恩的评价,那也太不美。

    “人心太复杂。”萧琪淡淡道。

    这件事闹成满城风雨,是陆玉蓉故意为之,她为何如此,显然是经过周密考量,最终才敢这么做,这样的事也只有陆玉蓉与楚离能应对从容,游刃有余,对旁人来说也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其实说复杂复杂,也简单也简单,她身为太子谋主,只需考虑太子就是,其余人不关紧要,得罪也就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“楚离,你该做这个秘卫统领的。”萧诗摇头道。

    她一直觉得楚离最适合,让给陆玉蓉实在可惜。

    楚离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萧琪忽然蹙眉:“又来飞蛇了!”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