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215章 下落(二更)
    “唉……,这回是阴沟里翻了船,这小子利用阵法来困我,要是没阵法相助,他早就被我杀死多少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在他手上没能讨得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他护送大离的十二皇子来大郑,被我追杀得狼狈不堪!”

    “追杀得那般狼狈,可占便宜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小子狡诈,竟然利用大傅的高手,与大傅的人联手,在我手下全身而退。”梁吟歌悻悻的哼一声。

    他想起来也觉得窝火,这家伙滑不溜手,总是捉不到,一个不小心反而要被反噬,当真该死。

    “那不就是了嘛!”

    “师叔你到底是哪边的!”

    “我是看你越来越骄纵,将来会吃更大的亏,下一次我未必能救得了你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有师叔在,我高枕无忧!”

    “师叔我哪一天不在了,你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梁吟歌笑道:“师叔一身精深武功,一点儿不显老,不知能活多久呢!”

    “你这张嘴呀,净会糊弄人。”中年美貌女子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梁吟歌道:“师叔,我这可是一片至诚的心里话,绝不是奉承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中年美▽t貌女子回道:“过一阵子,我要去一趟大季,可能很久才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大季……”梁吟歌皱眉道:“师叔去大季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回去看看。”中年美貌女子淡淡道。

    梁吟歌迟疑一下,问道:“师叔,师祖他到底在不在世?”

    “不在。”中年美貌女子皱眉道:“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忽然起来,师叔你一直没说过师祖他何时离世的。”梁吟歌道。

    “一千多年前就离世去了天外天。”中年美貌女子道:“太阴九杀劫就是师父他离世前所传,他说以后灵气减少,不能依靠灵气成天神,需要另寻他路,于是创下了这门太阴九杀劫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师父为何会走火入魔?”

    “他偷炼了灵鹤诀。”中年美貌女子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灵鹤诀不能练?”

    “先练太阴九杀劫,就不能再练灵鹤诀,练了灵鹤诀则可以练太阴九杀劫。”中年美貌女子丁瑞洁淡淡道:“师父在世时,一直不忿青鹿崖门槛如此之高,最终自己创下这门太阴九杀劫,……不过太阴九杀劫的门槛更高,所以师父彻然大悟,理解了青鹿崖的苦衷,让我的师兄,就是你的师父把灵鹤诀还回青鹿崖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梁吟歌皱眉道:“我听说师祖出身于青鹿崖,又叛出青鹿崖,为何还要把灵鹤诀还回去?直接留下多好,反正青鹿崖不会原谅师祖。”

    “无愧于心,才能顺利升入天外天。”丁瑞洁淡淡道:“况且也不想咱们这一脉与青鹿崖结成死仇,怕被青鹿崖报复。”

    梁吟歌道:“青鹿崖有那般实力?”

    “青鹿崖的实力比你想象得高得多!”丁瑞洁淡淡道:“不论是大离大季,四大宗门都不容小觑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梁吟歌点头。

    他现在对这句话深有体会,谁能想到光明圣教一个偏远地方的舵主,竟然有如此的修为。

    梁吟歌又道:“那师父到底还没还秘笈给青鹿崖?”

    “师父的命令,他岂能违,自然是还了。”丁瑞洁淡淡说道:“不过依他的性子,也不会甘心就这么老老实实的还回去。”

    梁吟歌想了想,摇摇头,不知道师父会怎么做。

    丁瑞洁道:“他跟青鹿崖做了一个约定,新一代传人武功能够强得过你,才能修炼灵鹤诀后三层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师父也真够坏的。”梁吟歌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他的资质可谓天下难匹,纵使青鹿崖弟子厉害,怕也强不过自己。

    丁瑞洁淡淡道:“青鹿崖他们是大宗门,难免好面子,尤其在咱们跟前,这一代的传人若没有把握,就不会过来挑战。”

    梁吟歌笑道:“师叔,他们过来挑战,要不要我松松手?”

    “看你自己的。”丁瑞洁瞥他一眼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师侄是她亲手所教,自然明白他的性子,只显露七分本事,善于伪装,青鹿崖弟子觉得有把握,却未必真能胜。

    梁吟歌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自己师祖晚年时代师收师叔入门,师叔在二十年前,代已经走火入魔死去的师父收自己入门,总之自己这一门,代别人收徒都成传统了。

    师叔看着中年,却已经是数百岁,至于究竟三百还是两百甚至四百,他也不知。

    丁瑞洁忽然扭头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他追上来了?”梁吟歌笑道。

    他巴不得楚离追上来。

    凭丁瑞洁的轻功,两人早就脱离登龙山范围,没阵法笼罩。

    丁瑞洁轻颌首,淡淡道:“地狱无门他偏要来。”

    “师叔……”梁吟歌忙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丁瑞洁淡淡道。

    梁吟歌道:“如果没阵法,我自己杀他还是有把握的。”

    丁瑞洁瞥他一眼:“当杀则杀,你杀与我杀不都一样,休得啰嗦!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梁吟歌知道自己多说也无用,师叔根本不会听。

    她故意放缓了速度,淡淡道:“倒小瞧了他的轻功。”

    楚离如果不追,她会直接带梁吟歌离开,不下杀手,楚离若追,那便是自己找死,她也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她推衍之术通幽,行事自有其法则。

    远处传来楚离的影子,一袭青衫飘飘,看身法有几分洒脱超然,速度奇快,一会儿功夫追上了丁瑞洁。

    楚离心中憋闷异常,对丁瑞洁愤怒不已,即使她是个美人儿,还是个驻颜有术的美人儿,他也要动手。

    梁吟歌呵呵笑道:“赵大河,你挺聪明的呀,怎么犯浑了,自己找死?”

    楚离冷冷道:“堂堂男子汉大丈夫,却要一个女人搭救,你还有脸笑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师叔。”梁吟歌笑眯眯的道:“被师叔所救,有什么丢脸的,这一次是你运气好,可惜我没机会报今日之仇了!”

    楚离明白他的意思,是说自己今日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他看向丁瑞洁,冷笑道:“就她?”

    他话音乍落,蓦的一闪,却仍没能闪过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声闷响,他感觉自己被无形的力量撞在胸口,眼前的一切都在飞速倒退,这个时候,胸口传来剧烈疼痛。

    一股奇异的力量钻进身体,至冰至寒,却倏然转成了至热至炎,然后不等楚离的内力迎击,再次转成至冰到寒。

    楚离忙催动地藏转轮经迎上,它寒则寒,它热则热,不停的将其转化为自己的内力,避免了五脏六腑受创。

    “砰!”他却在空中喷出一道血雾,借用了这一掌之力,催动了大光明身,身形陡然加速离去,当血雾落下时,他已经消失在梁吟歌视野之外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