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214章 得救(一更)
    ps:这几天参加公司组织的作者沙龙,所以更新不给力,实在抱歉,等过了这十天左右,会弥补的。

    他若有所思,想了想,最终落到梁吟歌的身上:“朱烈阳为何把灵鹤诀还回去?”

    “师祖的想法谁又能清楚?”梁吟歌淡淡道:“他身为天神高手,所思所想岂能与平常人一样,劝你也没必要乱猜,徒费心思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倒也是。”楚离点点头道:“看来他跟青鹿崖的关系不是外人所想,还是很复杂的,很让人好奇。”

    梁吟歌淡淡一笑,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难道你就不好奇?”

    “不好奇。”梁吟歌摇头:“都是古人的事,现在好奇有何用,改变不了结果。”

    楚离道“朱烈阳真的死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何意?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还没死呢,天神高手的寿元到底有多少,谁又能说得清楚,现在的说法未必是真的。”楚离摇头道:“是用来混淆众人。”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一国只有两个天神高手,但皇陵之行让他明白,再明确不过的事,也可能是假的,皇陵内就出过天神高手,却从没流传出来。

    通过这件事,他对所有的事情都持怀疑态度,所有的常识都要打一个疑问,到底是不是真的,是有人故意这么说,有意误导吗?

    梁吟歌皱眉道:“为何要混淆众人?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我所好奇的。”楚离摇头道:“不过朱烈阳死没死,你也不清楚吧。”

    梁吟歌眉头皱得更紧,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他原本笃定师祖是死了的,但被楚离这么一说,心思一动,却是觉得未必说得没理,师祖怎么死的,尸首何在,或者天神丹呢?

    这些都是谜,而且师父也没说过师祖就死了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你们玄机阁在大离与大季都有秘谍吧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梁吟歌坦然点头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说来听听呗,给你一个痛快!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会说?”梁吟歌轻笑一声,摇摇头道:“没想到你也这般幼稚!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对痛苦的承受力很强呐。”楚离道:“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挨过搜魂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以试试啊。”梁吟歌道。

    楚离眉头挑了挑,却没动手。

    他从梁吟歌的脑海里看到,梁吟歌身怀一种秘术,可以短暂的借劲,从而燃烧精血,是与当下武林走的完全不同的路子。

    楚离施展搜魂手须得用内力,而梁吟歌便能借着这股内力,激发自己的秘术,燃烧精血,即使被废掉了武功,仍能化精血为力量,力大无穷,速度如电。

    此乃借元术。

    借元术燃烧的是精血,其实是寿元。

    楚离从他的脑海里看到,每施展一刻钟,减寿十年。

    楚离觉得此术奥妙,虽然代价有点儿大,但关键时候,比起彻底死去,减寿十年又算得了什么,甚至二十年,三十年,五十年,甚至一百年,比起马上死,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梁吟歌皱眉看向楚离:“你有他心通?”

    他绝顶聪明,楚离的话好像句句击中自己的内心,好像看到自己所想一般,他马上想到了他心通,或者类似于他心通的绝学。

    他虽不会他心通,但通过细致入微的观察与对人心的理解,一眼就能把别人心思看得七七八八,所以年纪轻轻就能掌控玄机阁,如臂使指,威望前无古人。

    楚离心下一惊,脸上却露出笑容:“他心通?呵呵,有趣,你还真能异想天开,我要有他心通,还能只是一个舵主,早就成法王了!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梁吟歌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赵大河的修为足够强大,仅逊自己一筹,这已经是极了不起,论身份天差地远,武功却差不太多。

    这只能说明赵大河不得志,他上一次的事后,调查过赵大河,仔仔细细的查个清清楚楚,知道他受性格所累。

    而一旦有了他心通,可不会是那般性格,一定会被改变,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,绝不会是他那般冲动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你跟圣女到底在合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聪明人,能猜得到吧?”梁吟歌道。

    楚离摇摇头。

    梁吟歌道:“说来也没什么,对付大傅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胆子倒不小。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梁吟歌冷冷道:“谁甘心一直做大傅的傀儡,受他们摆布?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可有什么希望?”

    梁吟歌道:“大傅的强大超乎想象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楚离摇头道:“真那么容易,早就推翻了大傅,不过你们勇气可嘉,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“你想杀我就杀吧,死在孙明月手上,也不算冤。”梁吟歌哼道。

    楚离微笑道:“好吧,那就送你上路!”

    他抬起手准备射出一刀,却蓦的感觉到危险,一闪消失在原地,一道掌力无声无息的击中他原本所在位置。

    一个深坑瞬间出现,跟着一道白影闪动,落到梁吟歌跟前,扯起他化为一道白光而去,眨眼间不见影子。

    楚离纵使城府深沉,此时也不由勃然大怒,便要得手的时候竟然有人横插一杠子,救了梁吟歌,简直不可饶恕。

    为了废梁吟歌,杀梁吟歌,他花了多少心思,费了无数心力,天时地利人和之下才有如今的局面。

    便要功德圆满之际,竟然失手。

    梁吟歌嗅到淡淡幽香,扭头看过去,露出笑容:“师叔!”

    正扯着他袖子飘飘如御风,快如流光的是一个中年美貌女子,乍看起来像是少女,皮肤光滑细腻,雪白晶莹,宛如一块白玉,但她眼角隐约有鱼尾纹,岁月还是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。

    “师叔你怎么来了?”梁吟歌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美貌中年女子一袭白衣如雪,飘飘如姑射仙子,不食人间烟火,与萧琪的气质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“算到你有大凶之相,只能破关赶过来。”中年美貌女子淡淡道:“你什么时候也会吃这个亏了!”

    虽是亲手所算,亲眼所见,她仍觉得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梁吟歌可是绝世天下,数百年一出,资质之高大郑国内无人可及,自从下山以来,从来是让别人吃亏,从不吃别人的亏。

    万没想到他也会有这一天,被人废了武功马上杀死,而且还是一个青年所为!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