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213章 归还(三更)
    禇总管知趣的退下去。

    楚离与萧诗又说了一阵子话,直到夕阳西下时,他一闪再次出现在登龙山,要看看梁吟歌他们三个的下场。

    没有阵法大师在,想硬闯几乎是不能。

    梁吟歌虽然厉害,但闯过这样的大阵也会严重受创,他正好得渔翁之利,比先前出生入死的打斗强得多,也更有把握。

    他一出现便扫视四周,顿时皱起眉头,竟然没发现梁吟歌他们,只留下一地狼藉,不仅是先前两个灰衣老者留下的,还有梁吟歌留下的。

    楚离皱眉不已,难不成他们竟然破阵而出?

    那倒要好好的感应一下,现在的梁吟歌是最虚弱的。

    他们消失不见,也可能去广寒宫,他身形疾闪,以梁吟歌原本位置绕圈,一圈一圈的绕去。

    他在一刻钟后忽然停住,发现了梁吟歌。

    梁吟歌正盘膝坐在一棵老松树下,周围没别人,不见了先前的那两个灰衣老者,楚离有些奇怪,但也顾不得那么多。

    梁吟歌脸色苍白如纸,英俊的脸庞平静从容,周身虚弱异常,好像随时会被风吹走。

    楚离没急着上去,只是盯着看,静静的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梁吟歌身上似乎格外的明亮,一股若有若无的光芒在身上流转,寻常人不会注意,楚离目光锐利,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他松一口气,看来梁吟歌的伤是真的,不是假装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他观察四周,寻找最佳的方位,要利用阵法之力,一击必中。

    观察了一会儿后,他蓦的一闪,出现在上方二十米的一处地方,两刀同时射向梁吟歌。

    刀光如电,一闪即过。

    梁吟歌发现不妙,弹身射出,便要避向空中。

    “嗤嗤!”恰在这时又出现两抹刀光,他仿佛把大腿送过去挨射。

    楚离为防止他又穿上宝衣,先射腿。

    梁吟歌脸色阴沉的瞪着楚离。

    楚离现身,微笑看着他:“梁阁主别来无恙!”

    “卑鄙无耻!”梁吟歌冷冷道:“你想杀我,来吧!”

    楚离笑着摇头道:“可惜你的宝衣仍救不回一条命,两个阵法大师死了,你们大郑的损失一定很大吧,唉……,实在抱歉,谁让圣女有命,身为光明圣教弟子,我实在无法违命,要怪还是怪圣女吧。”

    他嘴里胡乱说着,要引开梁吟歌的注意力,而圣女是最能吸引梁吟歌注意力的。

    “嗤!嗤!”两道刀光同时射向梁吟歌,一处喉咙一处小腹。

    他跟着再挥手,另两把飞刀射向右侧位置。

    梁吟歌气色极差,身法却如鬼魅,瞬间往右避开两把飞刀,正撞上后来的两把。

    万象归宗已经窥得他要躲避的位置。

    此时再想避开,他已经做不到,双掌齐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“嗤嗤!”两刀分别穿过掌心,从肩膀上方斜射进空中。

    楚离摇头暗叹着再出飞刀。

    梁吟歌心性之坚忍超常,用手掌硬生生改变飞刀方向,靠的不仅仅是巧劲,更是对疼痛无所畏惧的狠劲。

    飞刀射穿手掌时,手骨恰到好处的撞击飞刀,从而让高速飞行的刀改变方向,看似不难,却先要对自己足够狠。

    这让楚离更加忌讳。

    他杀心更浓,于是一刀又一刀,一口气把身上带的飞刀全部射出,一共二十四刀,十二刀射中梁吟歌。

    梁吟歌如血葫芦一般,整个人都被血染透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脸色更加苍白,不是虚假,楚离上前与他硬撼一记,逼他用秘术,一旦用了秘术,还破不开阵法,那就彻底输了。

    一连拼了数记掌力,楚离手掌被梁吟歌染红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九杀掌的掌劲至阴至纯,一波接一波,有地藏转轮经的一丝影子,楚离这一次却是克制了他,对九杀掌劲毫无畏惧。

    通过掌力硬接他发现梁吟歌确实虚弱异常。

    他忽然有一个猜测,很可能梁吟歌已经用过秘术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再无顾忌,秘术猛的施展出来,顿时身子高大一截,速度与力量倍增,瞬间把梁吟歌击倒,然后一掌拍在他丹田位置,废去了他的修为。

    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僵持良久,转折却在一瞬间完成,瞬间之后,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楚离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梁吟歌脸色阴沉,怨毒的瞪着他,却没说话。

    楚离大圆镜智运转,盯着梁吟歌笑道:“说说吧,梁阁主,你是喜欢咱们圣女吧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梁吟歌哼道。

    楚离读到了他的心思,确实对孙明月怀有爱慕之意,这般回答是为了掩饰,好像故意说错一般,误导楚离。

    楚离心下大喜,终于能够看到梁吟歌脑海,不知能窥得多少隐秘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他便莫名的兴奋,迫不及待的道:“不知梁阁主师承何人?”

    “说了你也不知道。”梁吟歌冷冷道。

    他倒是没有一言不发,知道只会吃苦头,这个赵大河可不是心慈手软之辈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朱烈阳?”

    梁吟歌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楚离笑眯眯的道:“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谁也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朱烈阳是死是活?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活着,他是天神。”梁吟歌哼道:“你知道朱师祖,倒也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朱烈阳乃是青鹿崖弟子,叛门而出,而且偷走了灵鹤诀,对吧?”楚离目光转向别处,嘴里却是不紧不慢的问,似是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梁吟歌皱眉看向他:“你到底是谁?光明圣教弟子不可能知道这个!”

    这种事绝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,是隐秘中的隐秘,况且青鹿崖超然世外,招收弟子严格之极,唯一一个叛徒就是朱烈阳。

    那个时代群星灿烂,朱烈阳虽是天神高手,也极少有人知道他的出身,他不说,青鹿崖也不可能说,谁又能知道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代,更罕有人知道这个秘密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想到光明圣教的弟子会提起这个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我偶尔听说过,很好奇,真没想到青鹿崖还有这个秘闻,朱烈阳的灵鹤诀没还给青鹿崖吧?想想也知道,要是没仇也不会叛出师门,怎么可能把灵鹤诀还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了又有何用。”梁吟歌淡淡道:“灵鹤诀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练的,你们光明圣教再厉害也得不到灵鹤诀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练过灵鹤诀?”楚离哼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梁吟歌摇头。

    楚离却已经读到,朱烈阳竟然把灵鹤诀还给了青鹿崖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