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209章 破阵(二更)
    “这个梁吟歌真这么厉害?”杜盈道。

    楚离点点头:“非常厉害!上一次就差点把我杀了,很难应付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何是好?”杜盈蹙眉。

    “圣女知道他多难缠,只是姑且让我试试而已。”楚离摇头道:“我会试着再杀杀看。”

    上一次虽被梁吟歌弄得狼狈不堪,却多是因为十二皇子孙玉成的缘故,若没有孙玉成拖累,也不会那般狼狈。

    虽然事后再较量了一番,还是不成,但找到办法的话未必不可一试,杀人未必一定武功强过对方。

    “赵师弟你一定成的。”杜盈笑道。

    楚离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他闭上眼睛,脑海里把刚才看到的卷宗重现,一条一条的分析,想找到他的弱点,行事之风,性格特质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没有什么大的收获,只能断言,他一定有一位极厉害的师父,他的师父非常神秘。

    “杜师姐,你回去跟圣女说,我想得到梁吟歌的师父的消息。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杜盈道: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楚离摇摇头:“再查一查朱烈阳的消息,是千年之前的天神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杜盈离开了小院,一眨眼功夫消失。

    楚离看着她离开,起身来到小院踱步。

    自从离开了秘卫府,他呆在光明圣教的意义已经失去,不需要他再潜伏下去,但他一直不舍得放弃这个身份。

    一是有此不甘心,堂堂男子汉大丈夫,一直受孙明月这个女人欺压,没能翻身做主委实憋屈,想要找个机会把孙明月扳倒。

    至于说让光明圣教崩散,却是没了动力,想到一切皆在大傅的操纵之下,他就提不起劲来。

    再者就是光明圣教比秘卫府甚至大雷音寺更胜一筹,他可以借助其力量做到常人无法想象的事。

    这次杀梁吟歌就是一例,他一直想杀梁吟歌,却杀不了,有了光明圣教的帮忙,或有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只要杀了梁吟歌,替平王报了仇,则给虚安铺平了路,将来有没有机会,还是要看虚安有没有皇帝的命,如果太子冷景华一直不犯错的话,那还真没有虚安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他相信冷景华不会不犯错,现在的冷景华与当上太子之前的冷景华已经不同,性情发生了变化,就更容易犯错。

    抓住冷景华犯错的机会就有一线希望,可若杀不了梁吟歌则没有这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杜盈七天之后再次回到了大风城,找到了楚离。

    这七天之中,李寒燕已经学会了那一剑,四两拨千斤之法。

    她的悟性让楚离也啧啧赞叹,确实是天生的剑客种子。

    这是他修炼大天衍剑与弹指惊雷时所悟,是灵光一闪的精华,没想到李寒燕短短的十天左右就能学了去。

    他把李寒燕送回雪月轩,返回大风城,便等到了杜盈回来。

    楚离看着卷宗,眉头紧锁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两人正在他的卧室内,杜盈坐在矮凳上,明眸一瞬不瞬的盯着他,看到他的眉头攒成一团,忙问道:“还是没用吗?”

    楚离摇摇头道:“这一次有收获,没想到朱烈阳与梁吟歌真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他当时说让查梁吟歌的师父还有朱烈阳,并没觉得两者有什么关联,只是想借助孙明月的力量查一查朱烈阳,看能不能找到更多的线索,从而得到灵鹤诀。

    没想到阳差阴错,竟然真有关系。

    从光明圣教所得的消息来看,梁吟歌所修的太阴九杀劫乃是朱烈阳的夫人一脉,虽然差了好几辈。

    看来想找到朱烈阳所藏的灵鹤诀,就落在了梁吟歌身上。

    杜盈道:“那你要行动吗?”

    楚离点头道:“杜师姐,你回去跟圣女说一声,我马上就动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一切小心。”杜盈轻声道。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放心吧,打不过我就跑。”

    杜盈点点头。

    登龙山下,梁吟歌站在一棵树下,抬头仰望着登龙山,身后跟着四个灰衣老者,脸色都有些晦暗难看。

    这四个灰衣老者的修为皆深,仅比梁吟歌逊一筹,此时站在梁吟歌身后,无奈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破不开阵法?”

    “破不开。”一个灰衣老者摇头,无奈的道:“阁主,这广寒宫委实有几分古怪。”

    “天王掌一脉,有这些本事不出奇。”梁吟歌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他一袭青衫,丰神如玉,淡淡看着登龙山。

    此时的登龙山雾气朦胧,若隐若现,看不真切,凭他的目力,便是再高也能看得到山巅,此时却被雾气笼罩,无法尽窥。

    他知道广寒宫便在这雾气之中,被阵法所笼罩,没办法窥得。

    仗着此阵,广寒宫超然独立,实力不强却傲气凌人,惹不了少的麻烦,尤其是对玄机阁,让他极为恼火,想要拔除这根钉子,杀鸡儆猴。

    可想对付广寒宫实在不易,偌大的登龙山并非只一座山,还是一座山脉,想要把整个山脉都封住,不让人出来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况且登龙山物产丰盛,即使不出来,也足够她们衣食无忧,据说广寒宫根本没多少人,消耗极小,根本不可能用困城之法。

    他略通阵法之学,大郑也有精通阵法之术的,他把最厉害的阵法大师都调来破广寒宫的大阵,结果十来天过去,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另一个瘦长的灰衣老者说道:“阁主,实在不成,烧山吧。”

    梁吟歌横他一眼,摇摇头。

    其余三个灰衣老者皆摇头道:“不成,烧山太伤天和,而且未必管用,当初设立阵法的大师如此厉害,岂能不防备这一点?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,大火之下还有什么办法。”瘦长灰衣老者哼道。

    梁吟歌道:“阵法之下,火烧是没用的,你们也学一学阵法,即使学不会,一些基本的常识也了解一些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四人低头答应。

    梁吟歌摆摆手,继续盯着登龙山看。

    其余四人暗自摇头,再怎么看也是没用的,破不开就是破不开,据两个阵法大师说,此阵乃是一座与山脉浑然融为一体的奇阵,千年以来一步一步相融,越来越紧密,所以有这般威力。

    他们有再大的本事,对这样的阵法也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去吧,我自己看看。”梁吟歌摆摆手。

    四人抱拳一礼,飘身后退,想要再闯一闯登龙山,看看会不会继续迷路。

    四人刚走,楚离蓦然出现在梁吟歌身前。

    梁吟歌皱眉看着他:“赵大河,好大的胆子,还敢来!”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