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207章 相抵(三更)
    两人来到光明殿,孙明月坐到太师椅中,静静看着她:“杜盈,你还是要去找赵大河来。”

    “圣女……“杜盈忙叫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摆摆手道:“规矩就是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跟邓师兄说不罚赵师弟了嘛!”杜盈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过是糊弄他的。”孙明月道:“我还真能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免于处罚赵大河?”

    “邓师兄又没什么大碍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没有大碍的?“

    杜盈疑惑的看她。

    孙明月摇头道:“赵大河这次下手太重,伤了邓大通的根本,即使恢复,怕是有很长一段时间也没办法做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杜盈道: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“他下手没轻没重,根本就是奔着毁邓大通根基去的!“孙明月哼一声。

    杜盈默然不语:“其实也难怪赵师弟这般辣手,是邓师兄太恨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啰嗦啦,赶紧去招呼他过来。”孙明月摆摆玉手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。”杜盈点点头,识趣的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她知道再多说的话,圣女可要翻脸了,纯粹是自讨没趣。

    看着杜盈曼妙的身段儿离开光明殿,孙明月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这一幕似曾相识,因为她已经用过一遍美人儿计,当初就是用李若兰束缚住赵大河,好像一条绳子缚住他这条狂龙,结果很有效,现在又要用一遍。

    杜盈与李若兰骨子里有些相似,但外表却不同,一个是成熟而稳重,一个是善良而又爱憎分明,不掩饰自己,这样的女人很容易走进赵大河心里。

    现在就看杜盈能不能击开赵大河的心了,要是能奏效,那就容易得多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叹一口气,为了驾驭这个赵大河,自己耗费的心力最多,目前看效果最差,还是没能完全的驾驭他,不能如臂使指,需要特别的手段才能使得动他。

    还好他确实值得自己这么做,武功卓绝远胜常人,虽是舵主,却有不逊于坛主甚至法王的武功修为,而且才智过人,别人往往被他外表所欺骗,以为他是个鲁莽之人,不会用计,只会一力降十会,却往往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杜盈来到大风城时,楚离正在自己的宅子里修炼,寇穷亲自领着她来到了院子里,恭敬的站在院内不动。

    杜盈暗自打量着寇穷。

    他年纪一大把,看样子不止一百岁了,一身武功很厉害,修为高深,在光明圣教内的话,应该是去第四峰荣养,好好享受,不会还这般抛头露面。

    寇穷三人自从成立大风舵以来,武功被楚离调教了一番,修为大涨。

    楚离倒不是为了奖励他们,而是纯粹想要偷懒,若是他们武功弱,那就会动不动就麻烦自己,武功足够强了才能自己处理事情,不需要自己露面。

    寇穷恭敬的站在小院内,一动不动如泥胎,看得杜盈奇怪,便要开口询问,却被寇穷竖指于唇前,示意不要说话出声。

    杜盈露出好奇的眼神。

    寇穷指了指屋内,再次不动。

    杜盈被他弄得心虚,也不敢出声了,只能跟着他一块儿等。

    约摸盏茶时间,楚离的声音传来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公子光明圣教的杜姑娘来了。”寇穷忙恭敬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杜师姐,进来吧。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寇穷示意杜盈进去。

    杜盈摇头笑笑,这个赵师弟御下还真有一套呢,这般厉害的高手竟然如此恭敬,显然是发自内心的敬畏,并非做一做样子,不知道赵师弟是怎么做到的,她极为好奇。

    寇穷轻轻退了出去,杜盈则进到屋内。

    楚离正盘膝坐在榻上,温和平静的看着她,抱抱拳:“杜师姐,圣女又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“圣女召赵师弟你回去。”杜盈道。

    楚离皱眉道:“又要回去?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不是好事了”杜盈叹一口气道:“你伤得邓师兄太重,圣女要罚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死了没?”楚离哼道。

    杜盈摇头:“邓师兄这样的哪这么容易死呀。”

    楚离笑眯眯的道:“没死那就是了,不算自相残杀,圣女怎么又要罚我?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差点儿死了。”杜盈叹一口气道:“邓师兄的伤越来越重,要不是圣女亲自出手,真的很难说是死是活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楚离点点头:“好吧,我随你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杜盈叹道:“赵师弟你一定很讨厌看到我,每次我过来,都不是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楚离失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他能看到杜盈的心思,单纯而善良,又不是那种没原则的宽容,反而爱憎分明,很合他的胃口,所以一点儿不讨厌她,甚至与她相处时很轻松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杜盈笑眯眯的道:“赵师弟,这就是你的办法?把邓师兄打成重伤,让他不能完成军令状?”

    “如何?”楚离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挺歹毒的,釜底抽薪呀!”杜盈笑眯眯的道。

    楚离点点头:“现在看来邓师兄没有我想得强,难道就没找一个高手帮忙,照理说能控制得住的!”

    “邓师兄的人缘很差的,没有前辈高手愿意帮他的。”杜盈道。

    楚离起身离开床榻,然后与杜盈一块儿离开了自己的宅子,飘飘朝着大光明峰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之人两人说说笑笑,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光明殿。

    已经是傍晚时分,夕阳西下,光明殿内却明亮异常,大光明峰顶的冰峰反射夕阳,一道一道的夕阳照进了光明殿内,格外的明亮,光明殿也有此故而得名。

    他进到光明殿内时,孙明月正站在大殿的一角,若有所思的看着他进来,清亮的目光上下打量,似乎要看透他的内心。

    楚离抱抱拳:“圣女,说吧,这次要怎么罚我。”

    “罚你去把李寒燕杀了。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楚离皱眉:“我不会帮他杀李寒燕,我知道,我杀了李寒燕,功劳还是要记在他身上,算是他完成了军令状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你若杀了李寒燕,你伤邓大通的事就算没发生。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那你直接罚我就是!”

    “大风舵的舵主我给你留着。”孙明月淡淡道:“你去杀另一个人,也算相抵。””圣女,据我所知,教内根本不能功过相抵的,再大的功劳,也不能抵消罪行的。“楚离道。”有的能相抵,有的不能抵。“孙明月道:”不能一概而论,你这次没酿成大祸,可以功过相抵。“”杀谁?“楚离哼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”梁吟歌。“

    ps:更新完毕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