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206章 再计(二更)
    孙明月摇头叹了口气。@中文@小说。

    她起身离开了太师椅,下了台阶,慢慢踱步,慢慢的思索,脑海里回想起楚离先前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她当时就看出楚离是捣了鬼,那股内劲有古怪,但没想到楚离的修为那般厉害了,竟然能够将邓大通重创。

    邓大通也算是咎由自取,机关算尽,却最终一场空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,楚离答应得那么痛快就是笃定邓大通是治不好伤。

    这个赵大河真是桀骜不驯之极,自己不想干的事,自己再怎么勉强也没用,不是没罚过他,却不管用,民不畏死,奈何以死惧之,从前李若兰活着的时候还好,起码有一个镇住他的人,能让他听话,还有弱点可抓,李若兰一死,他再也没了弱点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,叹一口气,还是没能想出什么好主意,不过对于男人来说,最重要的一个办法就是美人计。

    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,不单单是哪一个,是几乎所有的英雄人物都过不了美人关。

    她明眸闪动,想着教内的女人们。

    光明圣教弟子个个都是精选细选,精中选精,男弟子们多数英俊,女弟子们多数美貌,像楚离这般丑陋的难得一见,是异数。

    天地造化往往喜欢钟情一人,把所有的优点都集中于一人身上,美貌与智慧往往并存。

    那些资质优异过人的,往往相貌也过人一等。

    不过教内诸多美貌女弟子,能让赵大河心动的却不多,并非因为不够美,是因为走不进他的心里。

    她暗叹一口气,摇摇头,还是李若兰所致,因为李若兰的死,赵大河的心算是彻底的关上了。

    杜盈轻轻进来:”圣女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又回来了?”孙明月淡淡道。

    杜盈轻声道:”好像邓师兄昏迷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虽说厌恶邓大通,却有些不放心他,万一他真的死了,那真正倒霉的就是赵师弟了,他要因为残杀同门而受罚,甚至会被废武功。

    他已经杀过坛主,这一次再犯,会加重惩罚,甚至会逐出圣教,为了这么一个邓大通,太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“昏迷过去了?”孙明月皱眉道:”伤得很重?”

    “是,怕是有性命之危,要不,圣女还是过去看看吧。”杜盈小心翼翼的看着她的脸色。

    孙明月哼一声道:”好吧,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杜盈露出笑容,忙道:”圣女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出了光明殿,很快来到李去病的小院,看到了床榻上的邓大通。

    邓大通已经昏迷在榻上,一动不动,好像死过去一般,心跳良久才会有一下,胸口良久才会起伏一次。

    “圣女,邓师兄不要紧吧?”杜盈忙问。

    “嗯,死不了。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杜盈拍拍高耸的胸口,高耸随之颤巍巍一动。

    孙明月看到她规模雄伟的胸脯,打量一眼她美丽的脸庞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圣女?”杜盈被她看得脸色涨红。

    就算是女子,盯着自己那里看,也会觉得别扭,即使她是圣女。

    “嗯,没什么,我想事情呢。”孙明月仔细打量着杜盈,暗自点头。

    杜盈疑惑的看着她,却没有多想,又盯着邓大通:”圣女你要把邓师兄的伤治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孙明月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……”杜盈再次拍一下自己傲挺的胸脯。

    孙明月伸出玉掌,轻轻拍在邓大通胸口,数掌之后,双手平掌在空中,隔着邓大通半米高,轻轻一摄。

    邓大通身子浮起来,在虚空中一转,面朝天浮在空中,被孙明月再次拍中数掌,然后飘飘落下。

    孙明月收回玉掌,淡淡道:”看来你很关心赵大河呐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呀。”杜盈忙摇头。

    孙明月哼一声:”我会看不出来?”

    杜盈忙道:”真的没有,圣女,我只是看不惯邓师兄这样占赵师弟的便宜,赵师弟太可怜了!”

    孙明月笑了起来:”你是头一个说他可怜的!”

    杜盈道:”邓师兄算计他,圣女也压着他,他立下那么多功劳,偏偏只能在偏僻地方当个舵主,被发配得远远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风城可不是偏僻地方。”孙明月道:”你的眼睛也太偏了。”

    杜盈不好意思的笑笑。

    她忽然想起来大风城也是名城,并非偏僻之地,不过总觉得离大光明峰很遥远,虽说赶路一天就能赶到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”罢了,你再去一趟大风城,看看到底偏不偏。”

    “圣女,要处罚赵师弟?”

    “嗯,他伤得邓大通这么重,自然要处罚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其实怨不得赵师弟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伤的,怎能不怨他?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杜盈蹙眉道:”我觉得很可能是邓师兄故意如此,明明赵师弟没伤他,他却借题发挥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聪明,倒打一耙。”孙明月摇头道:”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杜盈无奈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邓大通慢慢的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孙明月淡淡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邓大通那些小把戏当然瞒不过她。

    他早已经醒过来,不过一直紧闭双眼装昏迷而已,显然是听到她要处罚赵大河的话,所以醒过来。

    邓大通道:”圣女,确实不能怨赵师弟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不怨他?”孙明月语气轻轻淡淡的,好像没有一丝感情掺杂在其中。

    邓大通摇摇头道:”其实怨我学艺不精,我实在惭愧,身为师兄,却远远不如师弟,合该有此难!”

    孙明月淡淡道:”如此说来,你是怨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邓大通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”你能这般想,不枉我看重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圣女!”邓大通吃力的抱抱拳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这般说,那就不罚他了。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邓大通露出奇异的笑容,说不出的古怪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,圣女既然要罚,应该无论如何,不管谁求情都没有的,自己卖一个人情展示一下自己的宽宏大量,何乐而不为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圣女竟然一违平常,竟然接纳了自己的求情,竟然因此而改主意不罚赵大河了!

    他既恼怒又无奈,勉强自己露笑容,否则定会被圣女看出什么。

    杜盈暗自抿嘴,感觉到了圣女的捉弄,显然借机敲打他的虚伪,让他老实一点儿,别在圣女跟前耍小手段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疗伤吧,咱们走啦,杜盈。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杜盈娇应一声,笑眯眯跟着她出了小院,往光明殿方向而去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