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205章 指点(一更盟主忘记不痛快)

第1205章 指点(一更盟主忘记不痛快)

    ps:感谢忘记不痛快老大的再次盟主支持!

    楚离这才彻底的放下心。

    “李大哥,要不要看我的剑法?”李寒燕看他想走,忙道。

    楚离沉吟一下点点头:”你的剑法已经很不错,继续加深火候就好,而且随着你的厮杀,领悟会越来越深,最适合你的才是最好的,同一套剑法,一个人使出一个样,不能强求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李寒燕点点头道:”我明白的,不过我还想让李大哥你指点一下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楚离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一探手,捉住了李寒燕的手腕,隔着袖子仍能感觉到紧实与弹性,然后两人蓦的消失。

    楚离与他出现在国公府的小岛。

    在这里的小岛上,他才是最放松的,谁也不需要防备,否则即使在安王府,也会下意识的戒备。

    李寒燕不是第一次过来,偶尔也会过来玩,扫一眼四周,看到了雪凌,冲雪凌笑了笑。

    雪凌冲她也笑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可以多切磋一下。”楚离笑道。

    雪凌道:”李妹妹修为大进,我是不如的。”

    她成了为天外天之后,就没有那么殷切的修炼之心,往往杂事缠身,比起修炼,她更喜欢帮楚离处理琐事,包括天灵院的事。

    李寒燕笑道:”我可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“嗯,雪凌这一阵子确实懈怠了。”楚离点头道:”不过底子打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她修炼的是太阴诀,最是难练无比,前面艰难,后面却快得多,她在楚离的帮助下,打下了深厚的根基,现在即使修炼不上心,修炼速度也不慢,比起寻常人快得多。

    雪凌笑道:”公子,我还要继续修炼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修炼无止境,不进则退。”楚离点点头道:”你该收收心了,其余的事比起修炼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雪凌脆声应道。

    三人出现在花坛中央的一片空地,正是练功之处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”咱们切磋一下吧,到底要怎么改进,你自己领悟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李寒燕兴奋的应道。

    楚离一直采取的就是这般传授之法,多是启发,而不是直接把武功传给她,让她感悟出自己的东西。

    楚离伸伸手,雪凌递上一把长剑。

    李寒燕拔剑出鞘,娇叱一声”看剑”,身如鬼魅,瞬间出现在楚离身前,剑尖已经刺至。

    楚离轻轻一荡剑。

    李寒燕顿时长剑弹开,不服气的再刺。

    她感觉到剑上的力量不大,却恰到好处,妙到毫巅。

    如此精妙的一剑,关键时候能够扭转战局,她当然不能放过,于是继续出剑,楚离再次一荡剑。

    李寒燕的剑再次被荡开,毫无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“好剑法!”她娇喝一声,继续出剑,剑势更快,要看看能不能破了这精妙的一剑。

    楚离依旧只用这一招剑法,偏偏不管李寒燕怎么变,一直能轻巧的荡开,让她再精妙的招式也施展不出来。

    一口气刺出二十多剑,李寒燕无可奈何的道:”李大哥,这一剑到底有没有破解之法。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楚离笑道:”天下武功哪有破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破?”

    “你先学了怎么用再说破法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教教我。”李寒燕带着撒娇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你自行感悟。”楚离摇头道:”我教给你,你学的只是一招,其实所有的招式都能这么用出来。”

    李寒燕若有所思,继续出剑。

    她一口气出了一百多剑,仍没能摸到窍门。

    楚离不厌其烦的出这一剑,每一剑都轻轻松松,好像信手而为,李寒燕感觉自己在楚离跟前就像小孩子挥剑,所有的招式都是破绽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这让她有些气馁,原本以为经过这么久的苦修,能与楚离缩短一点儿距离,如今看来却是越来越远,已经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楚离一言不发,就是出这一剑,务求让她能够领悟。

    若能领悟,便能将剑法提升一个层次,在剑劲中蕴着这股力量,威力大增,即使碰上内力深于她的,也有以弱胜强之机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杜盈飘飘来到光明殿,裣衽一礼。

    孙明月扫她一眼:”这般匆匆,有什么事!”

    “圣女,大事不妙!”杜盈忙道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孙明月放下卷宗,明眸望过去:”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邓师兄受重伤。”杜盈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皱眉道:”受伤不是很寻常的事,有什么不妙的?”

    “可他不是马上要去杀李寒燕吗?现在受这么重的伤,不可能去了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圣女,这可是误了大事啊!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误了他自己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难道就眼睁睁看着李寒燕逍遥法外?”杜盈蹙眉:”常师兄的仇就不报了?”

    “邓大通不行,还会有别人。”孙明月淡淡道:”不是还有赵大河吗?”

    “圣女,现在这般情形,赵师弟怎么可能再帮忙!”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,赵大河不能以常理度之。”孙明月道:”好啦,你别操这个闲心,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哦,是关于赵师弟的,他已经返回了大风城,让我转给圣女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赵师弟说,他准备自废武功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废吧。”孙明月没好气的道:”倒要看看他怎么自废武功。”

    “赵师弟说,圣女不给他留活路,练了武却不能快意恩仇,反而被不停的暗算利用,还不如不练武。”杜盈道。

    她露出同情的神色,觉得这次邓大通与圣女都过份了,太伤赵师弟的心。

    “他净想好事,快意恩仇!”孙明月冷哼一声:”我都不能快意恩仇,他凭什么快意恩仇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杜盈不说话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”邓大通的伤很重?”

    “是,差点儿没命。”杜盈轻轻点头道:”好像邓师兄自己运功治不好,需要前辈高手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孙明月摆摆玉手。

    “圣女,要不要帮他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杜盈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她本来心里也不想让圣女帮忙,而且不想让其余人帮忙,邓大通自己做的孽还是自己受着吧,天作孽犹可活,自作孽不可活。

    杜盈心下欢喜,却装作担心的道:”那邓师兄的军令状是白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他自己的事了。”孙明月道:”已经帮了他太多,再完成不了,那也怨不得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杜盈抿嘴笑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对她的心思洞若观火,摇头笑笑,摆摆玉手:”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杜盈裣衽一礼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