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202章 受创(一更盟主alin)
    ps:第四十二位盟诞生,盟主alin!

    孙明月淡淡看一眼邓大通,平静的道:“小心点儿赵大河。x中文x小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邓大通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也有点儿担心,赵大河有过杀坛主的经历,杀起圣教同门来绝不会手软,自己原本以为赵大河年纪轻轻,自己只要说几句好话就能哄好了,现在看来赵大河根本不吃这一套,一个不好恐怕会反噬自己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你这一次打错算盘了,估计没什么希望。”

    邓大通脸色一变,勉强笑道:“圣女,难道他真敢违命不遵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淡淡说道:“他有一股不怕死的劲儿,即使不敢违命,却不会老老实实的执行,估计会出些花招,你自己小心吧。”

    她本心对邓大通是不耻的,但身为圣女,行事公正,不以好恶而用人,即使再不耻也不能因此而弃用,否则行事不公,诸人退避,无益于圣教的强大。

    圣教想要强大就得兼容并蓄,如大海一般,既有清流又得有浊流,否则离着灭亡也就不远了。

    这般御人之术是身为圣女的基本能力。

    邓大通暗自叫苦,勉强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去吧,还剩下八天了。”孙明月道:“你现在知道李寒燕所在?”

    “去雪月轩外面总能找到。”邓大通笑道:“我只要杀几个雪月轩弟子,就能把她引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雪月轩可不好惹,你得小心。”孙明月蹙眉道:“她们与杜风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还跟楚离也有瓜葛,得楚离庇护,你们很可能遇上楚离。”

    “那正要领教。”邓大通笑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看他浑然不在意的样子,暗中皱眉,却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她只负责发号施令,至于底下的人怎么去完成,她却不会胡乱干涉,各人有各人的行事之法,有些甚至离经叛道,却很有效。

    她摆摆玉手。

    邓大通吃力的站起来,抱拳一礼,恭敬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一退出光明殿,略带着蹒跚的下了台阶,脸色便阴沉得要滴出水来,死死咬着牙,双眼如喷火。

    泥胎也有三分火性,况且是一向自视极高的他,楚离如此辱他,他是在圣女跟前保持风度,不想破坏了自己的形象,否则早就……

    他脸色再次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要收拾这个家伙竟然打不过,一身修为当真惊人,现在才发现自己还是小瞧了这个家伙!

    “噗!”他再次弯腰,吐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他脸色骤然变得苍白如纸,原本慢慢平伏的两股气息再次剧烈冲突起来,好像两方交战,半场歇战之后再次打起来,而且冲突更烈。

    两股截然相反的气息在体内冲撞,五脏六腑仿佛被搅得一团乱,他觉得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,被两股内力彻底的控制住了,肆无忌惮的冲撞着。

    “噗!”他喷出一道血箭,软绵绵的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此处正是大光明峰的峰顶,罡风凛冽,寒气如刀。

    他先前内力充沛时,有内力护体,一时之寒不能近身不能入体,此时骤然虚弱,寒气也趁虚而入,眨眼之间他就被冻得嘴唇僵住,身体麻木。

    他心下大恐,这般下去,怕是盏茶时间自己就要被冻毙。

    “邓师兄?”青衣少女杜盈恰好经过,发现了他的异状,停住后关切的问。

    她正是先前带楚离回来的青衣少女。

    邓大通已经说不出话,脸上的肌肉甚至也被冻住,只能转了转眼珠,露出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可惜对于不熟悉他的人而言,看不清他眼神的意思,杜盈疑惑的看看他,见他一动不动,脸色难看,却不敢乱动他,这情形好像是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她扭头四顾,周围没有人来。

    “邓师兄,你先等一等,我去招呼人来。”青衣少女道。

    邓大通内心焦急欲喊,再这么下去自己就要冻死了!

    那真成了大笑话。

    他暗自痛骂楚离,这内劲委实阴毒,竟然一波接一波,照这么下去,自己真要被杀了,难道这赵大河如此胆大包天,真敢杀自己!?

    “李师兄!”杜盈忽然惊喜的叫道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男子飘飘而来,沉声道:“杜师妹,我要见圣女,你这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李师兄你快看看邓师兄怎么了?”杜盈忙指了指坐在地上、浑身冻得颤抖不止、脸色青紫的邓大通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李去病淡淡瞥他一眼:“哦,是受了伤。”

    “那快救救邓师兄吧。”杜盈忙道。

    李去病道:“他这般情况,还是不要乱动的好!”

    邓大通心里痛骂,好你个李去病,竟然见死不救,不就是有点儿小误会嘛!

    杜盈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给他服一颗灵丹吧。”李去病淡淡道:“助他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给他一颗灵丹。”杜盈忙点头,从袖里掏出一个瓷瓶:“我只有这个固元丹了,帮邓师兄补充一下内力看看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嗯,很好。”李去病道。

    杜盈把固元丹往邓大通的嘴里塞。

    邓大通快要冻僵了,嘴张不开,李去病伸手扳开他的嘴,在邓大通两腮留下清晰的指印,用力极大,邓大通脸已经麻木,感觉不到疼痛。

    固元丹入体之后,一阴一阳两股内力竟然同时增涨。

    它们本是同源,固元丹同时补充两者,于是好像被注入了新的动力,折腾得更厉害,五脏六腑受创更重。

    “噗!”邓大通再次吐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这时候嘴已经张不开,血从两嘴角汩汩流下。

    “邓师兄!”杜盈吓一跳,忙扭头看李去病。

    李去病皱眉道:“看来受伤不轻呐,也顾不得了,我背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。”杜盈忙不迭的答应。

    李去病道:“杜师妹你也一块儿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,不用了吧?”杜盈道。

    李去病摇头道:“我跟这家伙有点儿过结,要是他万一有个三长两短,我有嘴也说不清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杜盈笑道:“不过我相信再有过结,李师兄也不至于要杀邓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假。”李去病点头道:“这个老邓虽然无耻了一点儿,我们的仇倒没那么大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话,提起邓大通衣领,飘飘往下走,杜盈跟着一起,来到了半山腰一座小院,正是李去病的小院。

    一踏进小院,顿时骤然温暖起来,与顶峰上的罡风呼啸宛如两个两世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