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193章 身亡(一更)
    ps:断网了,身在乡下,又急着写,没时间去城里找网,只能先写,实在抱歉。

    他出了小院后,蓦的消失,出现在了皇陵的附城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已经变成了另一个模样,面容枯槁的中年男子,身形瘦削,只是先天高手的层次,双眼明亮,走在人群里不会太显眼,也不会太普通。

    他缓步来到了许还德的小院外,轻轻敲门。

    刚到附城他已经看到了许还德的小院,方圆十里之内尽在脑海里呈现,他与萧琪的院子还空着,没有住人,但里面干干净净,显然经常有人打扫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在附城了,但这边还是留下了势力,由萧琪掌握,并入了国公府,有什么消息随时会传到萧琪手上。

    许还德正在练剑,听到敲门声,扬声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楚离进入许还德的门口时,恢复了自己原本相貌,抱抱拳笑道:“许统领。”

    “楚离?”许还德讶然。

    他忙迎上来,抱抱拳道:“你怎会过来?”

    “有事请教。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两人坐到小院的石桌旁,楚离左右打量一眼,笑道:“统领该换一间院子了,这里太狭仄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住习惯了。”许还德摇头笑道:“有个住的地方就行,也没必要那么多讲究,倒是楚离你怎有功夫过来了?”

    他虽在附城,与外界隔绝,却也知道楚离一旦出了附城,那就是龙归大海,绝没有闲着的时候,是个大忙人,难得回来附城,一定是有大事。

    “我想找傅统领。”楚离道:“怎么不见他影子,莫不是已经进了内陵?”

    “老傅……”许还德皱眉,脸色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楚离一看便知道不妙,皱眉道:“傅统领难道出了什么意外?”

    “老傅死了。”许还德叹了一口气,摇头道:“他在自己院子里被刺身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楚离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许还德叹道:“半个月了吧。”

    楚离皱眉。

    半个月时间竟然没能传出消息,萧琪若得到这消息,应该会告诉他,尽管他已经与傅梦山没了关系,毕竟还是有一点瓜葛,不是陌生人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附城的形势有变呐。

    许还德道:“这件事老傅已经有了准备,难免的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?”楚离哼道。

    许还德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“皇上要是还有用老傅的心思,会手下留情,要是不想再用他,那就不会让他活着。”许还德淡淡道:“谁让老傅知道了太多不该知道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皇上?”楚离皱眉道:“不会是别人冒充的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也不好说。”许还德摇摇头:“人已经死了,他现在不是统领,只是一介罪人,死便死了,掀不起什么风浪,也没人会追查。”

    楚离哼道:“我倒要查查看!”

    “老傅已经入土为安,不宜再惊扰。”许还德道:“就算了吧,他现在早就转世投胎,何苦再纠缠。”

    楚离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许还德忽然省悟,摇头失笑,自己在这里安逸了这么久,竟然有些迟钝了,楚离多聪明的人,岂能无缘无故找傅梦山,一定是大事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真要弄明白,查查也无妨。”许还德道:“我也想知道,到底是不是皇上。”

    楚离抬头看看他,摇头笑道:“许统领,你变了。”

    许还德笑道:“没了职责压力,我可没那么不识趣,对了,你找老傅有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“顾圻据说找到了我勾结光明圣教的确凿证据。”楚离脸色沉下来。

    许还德皱眉道:“他还咬着你不放?这家伙也太不知天高地厚!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他别的本事没有,韧性倒是过人,一次一次吃亏被教训,还一次一次的找回来,倒是有些可取之处,屡败屡战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许还德皱眉道:“你真跟光明圣教勾结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!”楚离哼道。

    “你怀疑是内应的事泄露了?”许还德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楚离缓缓点头:“这件事只有咱们三个知道,许统领你不会泄露,傅统领我就不敢断言,顾圻很可能从傅统领嘴里挖出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怀疑是顾圻刺杀的傅统领?”

    “顾圻动手,无异于皇上动手,他假公济私没人能分辨出,傅统领身在局中更难分辨,怕是……”楚离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傅梦山那般的人,绝望之下会抓住任何一根稻草,而且即使最终逃不掉,说不定也不想别人好过,会把自己化为赵大河打入光明圣教的事泄漏出去,找一个垫背的。

    傅梦山与许还德是完全不同的人,这样的事很可能做得出。

    许还德皱眉道:“那还真有可能!……这如何是好!”

    打入光明圣教内部,这是第一次,一旦泄露出去,前功尽弃不说,还会连累更多的人,楚离即使身在光明圣教,不可能一个朋友也没有,而且已经当了官,还有一群忠心耿耿的手下,一旦楚离的身份泄露,这些人的下场一定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楚离摇头道:“但愿不是傅统领说给顾圻吧,但愿傅统领没把这件事说出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要不,我先探一探顾圻的口风?”许还德道。

    楚离忙摆摆手:“你还是别趟这滩浑水了。”

    许还德道:“这可不是小事,而且顾圻是个小人,没什么大局观,恩怨大于一切,一旦你不听他的,一定会把这消息传得沸沸扬扬。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我自有办法!”

    “真有办法?”许还德皱眉道。

    楚离缓缓道:“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,我从没来过,你也没见过我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许还德缓缓点头,迟疑一下:“你别铤而走险,顾圻杀不得!”

    他毕竟当过楚离的上司,对他的肆无忌惮与胆大包天深有体会,怕楚离直接采用最简单的办法,杀了顾圻,那麻烦就大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顾圻可是皇上的心腹,秘卫府的统领,秘卫府的统领被杀那简直是天大的笑话,一定会彻查到底。

    楚离笑笑。

    许还德看看他,无奈的叹气,没再多劝,劝也没用。

    楚离摆摆手,蓦的消失。

    他出现在玉琪岛的花园,坐到石桌旁看着萧琪练剑。

    半晌后,萧琪停剑过来坐到他身边,打量着他,觉察出他有心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傅梦山被刺身亡,你可知道?”

    萧琪蹙眉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半个月前。”楚离摇头道:“看来对附城的掌控已经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待会去查查看。”萧琪道:“怎么会?……皇上?”

    楚离叹道:“八九不离十。”

    若不是皇上,肯定会大张旗鼓的查,表明他自己的态度,如今却无声无息,显然是有意压下来,毕竟傅梦山不是默默无闻的小人物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