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189章 下落(十七更)
    一路之上他碰不上少青鹿崖弟子,几乎都是青年,甚至中年都很少见,至于说小孩与老者更是不见,好像这座岛上只有青年们。

    他隐隐猜到,老者与孩子居处之处不在这边,而是在另一座岛上。

    这么庞大的一座岛竟然只是青鹿崖的一部分,这让他对青鹿崖越发好奇,看来有很多奥秘要发掘。

    不过他不想太过深挖,关键还是灵鹤诀,他来青鹿崖只想得到灵鹤诀,其余武功却没那么迫切,他如今所修的几门绝学已经足够用,不需要再贪多。

    他已经能进大光明峰的藏经阁,一一看过藏经阁的书目,却没有去多翻,免得分心他想,浪费了精力,反而疏忽了如今所修炼的绝学。

    青鹿崖的藏经阁虽比大光明峰的更胜一分,他也没有尽览其书的意思,只取其一,然后修炼至圆满,再想办法拿到其余几门心法,练到圆满。

    他发现这条路艰难无比,而且极耗时间,想要达到需要争分夺秒,容不得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转了一圈回到小院时,许梅已经不在,她只在吃饭的时候过来收拾一下,其余时间要修炼武功,虽然资质寻常,但比起平常人还是远胜。

    毕竟青鹿崖的环境极好,还有灵药筑基,远非寻常人可比,最差也能成就天外天高手。

    楚离接下来的几天一直在修炼灵鹤诀,发现速度确实极缓慢。

    随着灵鹤诀的动作,他周围有清气慢慢缭绕,这些清气便是灵气所在,然后灵气不停的滋润身体,以独特的方式在体内流转。

    通过这些灵气流转,他发现自己浊气渐少,身体轻盈几分,与风行丹的轻盈感觉不同,风行丹是身体变轻变快,灵鹤诀则是身体变轻变灵变柔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耐烦,这般修炼委实耽搁时间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时分,他敲开了赵天行的院门。

    赵天行正在院内练拳,看到他进来,仍然打了一会儿拳才停下,笑道:“看过了灵鹤诀,陆师弟你也练了吧,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太慢。”楚离摇头。

    赵天行笑起来:“你现在还好一些,毕竟是精神强盛,咱们小时候修炼,那真是痛苦无比。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我想知道,剩下的三层到底哪去了,能不能找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还真接触不到这个。”赵天行摇头道:“据我所知,好像是被某一位弟子带走,然后一直没还回来,流落到外,至于是哪一位弟子,这个就不清楚了,是青鹿崖的禁忌。”

    楚离眉头挑了挑:“背叛了青鹿崖?”

    “很可能是。”赵天行叹道:“好像是唯一一个背叛宗门的,所以大伙都不提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还可能找回来。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赵天行摇头:“真要能找回来,早就找回来了,咱们宗门的本事还是不弱的,一直隐忍不发而已,不逊于大雷音寺金刚寺。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那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没人能告诉你。”赵天行道“还是别打听了,反正也不可能找到,至于说灵鹤诀圆满,更是做梦,你先练完第六层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楚离缓缓点头:“我想下山。”

    赵天行一怔。

    楚离不好意思的笑笑:“是有点儿想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照理说,内崖弟子是不能随便下山的,咱们青年一代弟子中,也只有我下过一次山,其余都没有。”赵天行摇头道:“不过你现在是青年第一高手,倒是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真能下山?”

    “你要回听潮阁,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吧?”赵天行笑道。

    楚离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赵天行道:“我帮你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赵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什么。”

    赵天行匆匆而去,过了一刻钟回来,笑着点头:“没问题了,你可以下山,但腰牌要带好,不要丢了,否则你回不来青鹿崖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楚离笑道。

    楚离先回去跟何树三人见了一面,然后离开了青鹿崖,驾着一只小船飘飘而行,最终回到了海边,然后直接返回了国公府的玉琪岛。

    玉琪岛内煞是热闹,琴声幽幽,侍女们在剪着枯枝,冬天来到,虽然玉琪岛内温暖如春,树叶却开始枯黄,一些花草也开始枯黄。

    多数的鲜花还在绽放,这些都是珍奇花草,只在冬天开放,冬天原本是万物萧条,有这些鲜花,则多了几分生机,心情也格外的晴朗。

    循着幽幽琴声,楚离来到观星楼,萧琪正在低头抚琴,神情专注。

    楚离坐到一个绣墩上欣赏着她曼妙的身影,优雅的动作,悦心悦目悦耳。

    琴声忽然升高,然后戛然而止,她扭头回望。

    楚离露出笑容道:“怎么心情不畅?”

    从琴声中,他听得出萧琪心情不爽快,有不高兴的事。

    “秘卫府的人过来了!”萧琪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楚离皱眉道:“还真是欺人太甚,看来太子殿下非要我出一出丑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要如何应对?”萧琪道:“你好一阵没回来,进内崖了?”

    “进去了。”楚离笑道:“很惊险,……直接拒之门外就是了,他们还敢硬闯?”

    “看这架式是要硬闯。”萧琪蹙眉道:“我反而拿不定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交给我。”楚离点点头道:“我倒要亲自去会一会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。”萧琪轻轻摇头道:“你一旦出面就没了转寰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好,直接把他们打走。”楚离哼道:“若要硬闯,打断他们的腿!”

    “打断腿就太硬了吧?”萧琪道:“太飞扬跋扈。”

    “该硬须得硬。”楚离道:“难不成他们会因为国公府飞扬跋扈而有什么行动?”

    “……也是。”萧琪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她知道楚离一旦与太子殿下闹开,定会迁怒于逸国公府,楚离与逸国公府本就是一体,难分彼此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夫人你帮我打听打听,青鹿崖是不是有一位叛出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青鹿崖弟子不会背叛吧?”萧琪道。

    楚离摇头道:“曾经有一位,叛出了青鹿崖,还带走了青鹿崖的灵鹤诀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会帮你问问姑姑。”萧琪轻颌首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姑姑未必知道,还得打听别人,……试试看吧。”

    他想到了一个人选,说不定知道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