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187章 残缺(十五更)
    楚离斜睨他一眼,哼一声,小心翼翼的把玉佩放进怀里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这枚玉佩的来历。

    不过他用特殊手法改变了这玉佩,所以有这般妙用,原本玉佩并无此用。

    这般做也是为了打消华天阳的顾虑,他昨天离开问心堂之后,想到种种的办法,想要再次过第二关,怎么才能蒙混过去,主意便弄到这玉佩上。

    既催眠了自己,也弄出这个玉佩转移注意力,如今总算侥幸过关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内崖弟子,直接跟我来吧。”陆征君沉声道。

    楚离点点头。

    陆征君带着他往上走,穿过一片树林,眼前豁然开朗,顿时一片连绵不绝鳞次栉比的楼阁亭台显现出来,飞檐吊角,古色古香,浩大而壮丽。

    一座座高楼约有百米高,巍然参天。

    他仿佛来到了建安城的感觉,甚至比建安城更壮阔瑰丽,美轮美奂。

    这一处地方与先前在外崖的树林,简直一个天一个地,仿佛大傅都城建安与偏远山村的差别。

    陆征君见他瞪大眼睛,笑了笑:“外崖那般是为了让大伙专注的练功,不被俗物所扰,而到了内崖,则不理世俗琐事,即使这般奢华,也能专注修炼。”

    楚离点点头。

    陆征君道:“你以后有时间可以随便逛一逛,欣赏一下这边的风景,瑰丽与华美更胜神都,这是数千年流传下来的建筑,绝非神都之流可比。”

    楚离摇摇头:“我住在哪儿?我想尽快修炼灵鹤诀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陆征君赞许的点点头:“看来你有一颗勇猛精进之心,很好,随我来吧!”

    他带着楚离踩着鹅卵石小径,穿过一座一座古色古香的壮丽建筑,来到一座幽雅精致的小院内,小院内的梅树苍劲有力,粗壮如骨肉虬结的胳膊。

    淡淡的梅花香气飘溢在小院内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你的住处。”陆征君笑道:“怎么样,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。”楚离心不在焉的点点头道:“我自己一个人住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陆征君道:“这样避免互相打扰练功,旁边的小院都有人,你东边是赵天行,西边是许志光,都是内崖弟子中顶尖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楚离点头:“那我什么时候能开始练灵鹤诀?”

    “明天吧。”陆征君道:“明天会发下你的腰牌,凭着腰牌就能进藏经阁,想练什么武功就练什么,切忌贪多嚼不烂!”

    楚离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先歇着吧,练好你的弹指惊雷,这指法精妙得很,关键时候能扭转战局。”陆征君道。

    楚离点头。

    陆征君道:“我也该闭关修炼了,你进了内崖我也算了却一番心愿,可以毫无挂碍的闭关苦修,剩下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,应该可以应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楚离欲言又止,只是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陆征君露出笑容,摆摆手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楚离皱眉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,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总算离开,否则自己一直不安,很有负担。

    他坐到梅树下的石桌旁,长长吸一口气,露出笑容,这一番苦心终于没有白费,终于还是进到了内崖,能够接触到灵鹤诀,在天神之路上扎扎实实的踏出一步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心中愉悦难言,恨不得直接回到国公府,抱起萧琪转几圈好好庆祝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这里是内崖,更接近天神丹的地方,他不敢乱来,只能老老实实忍住,尽量这段时间不回去,先学了灵鹤诀再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赵天行站在门口,抱拳朗笑。

    楚离抱抱拳。

    他发现青鹿崖内的赵天行与在青鹿崖外的赵天行不像一个人,爽朗大气,丝毫没有先前遇到的那般心怀敌意,戒备万分,反而是敞开了心房。

    “陆师弟,咱们以后真成同门了。”赵天行笑道;“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我,知无不言!”

    楚离抱抱拳:“多谢赵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陆师弟你将来可会是咱们青年第一人,我可要巴结一下。”赵天行笑道。

    楚离摇头:“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“但凡从外崖踏进内崖的,无一不是青年第一高手,陆师弟你也不会例外,不过我是不会甘心服输的,一定会努力的追赶你。”赵天行道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好啊,你追我赶,挺有趣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”赵天行道:“我先前一直是被其余师兄师弟们追着,现在终于也要追别人,真是有趣。”

    楚离笑了笑。

    赵天行很快告辞离开,楚离则拔剑出鞘,开始修炼大天衍剑。

    他想把大天衍剑融入自己原本的剑法,如此一来,可以兼顾速度与精妙,这定是艰难无比,一旦真能成功,那自己剑法的威力自是惊人。

    练了一会儿剑法,再开始练弹指惊雷,时间如流水,好像一眨眼就到了第二天。

    清晨时分,他正在练剑时,赵天行再次上门,交给他一块儿木牌。

    这块木头材质奇异,坚硬异常,散发着淡淡清香。

    他有通闻经,嗅觉异常敏锐,带着这块木牌,即使隔着一里之外也能闻得到,而且此味有镇定心神之效,显然不是凡木,很像是传说中的通天木。

    若真是此木的话,那这块令牌还会有诸多妙用。

    “陆师弟,走吧,知道你最想去的是藏经阁,随我来!”赵天行笑道。

    楚离抱抱拳,跟着赵天行出了小院,走出一里多远,来到一座巍然高楼。

    站到楼下,他发现此楼乃是黑铁所铸,巍然高耸,站在楼下感觉到了庞大的压力,自己格外的渺小,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找什么秘笈?”赵天行问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灵鹤诀。”

    “哦,筑基功法,你要从头开始练青鹿崖武学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灵鹤诀之后你要练鹤舞九天?”赵天行笑眯眯的道:“那你得加紧了,灵鹤诀可不好练,咱们都是从小开始,花了数年才练成一层。”

    楚离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照理说,灵鹤诀练得越深,练鹤舞九天越容易,可惜灵鹤诀练起来太慢,往往都是练了一层就开始练鹤舞九天,你准备练几层?”

    “练圆满。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赵天行摇头笑起来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赵师兄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想练圆满是不可能的,咱们的心法根本就不全。”赵天行笑道:“只有前面六层,后面三层没了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