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186章 进内(十四更)
    楚离过了好一会儿没见到陆征君,就知道不妙。

    青鹿崖很可能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,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脱身,径直离开,那谁也找不到自己,否则青鹿崖发动起来,说不定能留下自己。

    但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是难得之极,这么贸然离开,委实有些可惜,自己还有神足通,一旦不妙马上离开,随后想到神足通不能用,自己想逃走,还是要靠自己的武功。

    虽说自己不能天下无敌,青鹿崖也卧虎藏龙,高手无数,但骤然之下,说不定有一拼之力,脱身的话应该能够做到吧?他其实并无信心,毕竟青鹿崖乃四大宗门,手段极多。

    到底是哪里引起了怀疑,难道是自己幻想出来的梦境有问题?

    他冥思苦想。

    他对那块问心石羡慕不已,此石不但可以测心,还可以制敌,直接催动,把方圆一里之内的敌人拉到梦境里,然后在梦里杀死他,岂不是一了百了,不是刺杀的刺杀。

    可惜他只能想想,断不敢去偷此石,否则面对的是整个青鹿崖的追杀。

    若有下一次,自己该如何应付问心石呢?

    要再次运转枯荣经,把所有的武功全部隐去?

    或者要把自己催眠回去,然后放开所有戒备,一旦被催眠,他也能自如的反应?

    吃晚饭的时候,陆征君也没出现,好像忘了这边,楚离心反而安定下来,不急不躁。

    何树三人与他凑在一起,四人都聚于树林中的一个石桌旁,坐在树墩上吃饭。

    “陆师弟,你要进内崖了,可喜可贺。”何树赞叹道:“百年来第一人,前途无量,将来咱们可就指望着陆师弟你关照了。”

    楚离摇头道:“怕是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有更厉害的对手??”何树忙道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这件事不好说,你们以后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问心堂的存在是不是保密的,不想贸然说出去招来麻烦。

    “到底为什么不能说?”张崖急切的道:“你打败了所有青年弟子,不就是能进内崖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关。”楚离道:“这一关是什么,大伙也别问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不问不问。”何树忙道。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,陆征君匆匆过来,沉声道:“你明天随我一起过去,有事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楚离低头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陆征君打量他一眼,摇摇头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何树三人都感受到了严肃的气氛,没有乱说话,默默的吃过饭离开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楚离随着陆征君再上问心堂。

    明媚的阳光照耀着崖上。

    茅屋在阳光下透出宁静的气息,好像时光在这里停滞了。

    华师叔坐在屋前的白玉床上,懒洋洋晒着太阳,悠然自得,看到二人过来,只是笑着指了指对面,两人坐到了对面的长方形石头上。

    风霜把石头打磨得圆润光滑,坐在上面很舒服。

    “师祖。”陆征君抱拳。

    华天阳摆摆手道:“坐吧,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楚离抱抱拳。

    华天阳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掏出问心石,然后再次催动。

    这一次问心石发出更加逼人的黑芒,很快笼罩了楚离,然后楚离开始迷糊起来,却仍隐隐有一丝清明。

    华天阳忽然停住,指了指楚离胸口:“征君,你去看看他胸口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陆征君忙上前拉开楚离衣领,发现一块白玉佩,皱眉道:“师祖,是这个吗?”

    “解下来。”华天阳忙道。

    陆征君食指中指一夹,顿时把玉佩系绳剪断,然后接住白玉佩,目光在玉佩上流转不停,脸色也跟着变幻不已,最终化为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拿过来。”华天阳道。

    陆征君双手递过去:“师祖,这是他娘留给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凡物,怪不得呢……”华天阳叹息道:“他有镇定心神之妙,能抵去问心堂的效力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般妙用?”陆征君一怔。

    华天阳道:“此佩看着不起眼,却是价值无穷,原本只能修炼一个时辰,带了此佩修炼,便能延长一个时辰,而且不会走火入魔,可谓宝物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这小子修炼这么疯狂也无事。”陆征君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他打量一眼这白玉佩,摇摇头,实在没想到。

    楚离仍迷迷糊糊的似乎在做梦,华天阳道:“替我护法,我进去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陆征君忙点头。

    华天阳右手握紧问心石,左手食指点上楚离眉心。

    他轻轻一颤,顿时被引进楚离的梦境中。

    再次经历了先前的一幕,他收回手指,握紧问心石,仍旧身处梦中,却保持着清醒,问楚离“你恨不恨父亲”“是否对青鹿崖心怀不轨”“先前可有师父,都是谁”“进入青鹿崖内崖想干什么”等几个问题。

    楚离一一回答。

    待问过之后,华天阳松开问心石,慢慢放回怀里,皱眉打量着楚离,心下清明,那一丝不妥当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他不由望向陆征君怀里那块白玉佩,缓缓点头,明白了原因,看来就是因为这块白玉佩所致。

    此玉佩能够让人即使身处梦中,仍旧心智清明,不会被邪念所侵。

    既然这玉佩有如此功效,那他就不是心思不正的人,可以引入青鹿崖内崖。

    “师祖,如何?”陆征君忙问。

    华天阳缓缓道:“可以入内崖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祖!”陆征君大喜过望,起身深深一礼。

    华天阳摆手:“原来都是这块玉佩所致,此佩须得小心保管,莫要遗失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陆征君忙点头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收到了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华天阳笑了笑没说话。

    楚离悠悠醒来。

    陆征君笑道:“还不赶紧谢谢华师祖,你过关了!”

    楚离一怔,抱拳深深一礼。

    华天阳摆摆手道:“恭喜你了,从此之后是青鹿崖内崖弟子,好好修炼吧,你才智过人,会是青鹿崖的杰出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楚离点头,神情平静。

    华天阳摆手道:“去吧去吧。”

    陆征君再次深深一礼,带着楚离下了山崖,然后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百年来第一人,自己这个私生子还真是争气,竟然成了百年来的第一人!

    楚离伸出手。

    陆征君一怔。

    楚离淡淡道:“玉佩!”

    陆征君道:“我代你收着吧,你现在也用不到。”

    楚离皱眉看着向他。

    陆征君叹了一口气道,慢慢把玉佩递还过去,看到这玉佩,仿佛看到陆光地母亲柔美的模样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