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183章 克制(十一更)
    “唉……,这可是太大的人情。”陆征君摇头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大天衍剑接触越多的武功,进展越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,我试试看。”陆征君沉声道。

    他有些迟疑,看到楚离坚定的神色,决定试一试,至于大伙过来与他过完招,失望而去,那也怨不得人,只能怪他自己不争气。

    楚离抱抱拳没有多说,闭上眼睛继续修炼,弹指惊雷的心法从第一层开始流转,一直到第六层,然后再循环往复,一直从第一层到第六层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寻常人修炼,往往只能练上一层,因为一层的路线已经极复杂,走过一周天已经很耗神,一口气走六层心法,耗神之大超乎想象。

    楚离在此处虽不能用大圆镜智,精神力量只能困于体内,却仍旧强盛,足够支持他一口气走数遍。

    他发现这般修炼的奥妙所在,比起单独修炼某一层,效率大增,而且火候也增长得极快,弹指惊雷的内力越来越精纯,进境超常的快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弹指惊雷其实就是速成之法,对于精神强横的人来说,一蹴而就,对于精神不够强的人来说,实是一种折磨,比起精神强横的人,修炼速度如龟兔一般。

    他在修炼之际,脑海里一心二用,也在想着大天衍剑。

    大天衍剑可以与万象归宗配合使用,效果更强。

    大圆镜智是神通,在这里不能用,万象归宗却并非神通,而是一种奇异的心法,只作用于内,不作用于外,所以能够自如使用。

    第二天傍晚,有两个青年过来与楚离过招,切磋剑法。

    两人的剑法精绝,火候精深。

    楚离试着将万象归宗与大天衍剑法相合,威力大增,十几招后,两人一一落败,于是楚离想让二人联手,两人迟疑了一番,于是联手合攻,仍败在楚离剑下。

    两人收剑后吃惊的看着楚离,没想到他能将大天衍剑练到这般地步。

    大天衍剑剑法太复杂,修炼艰难,但更难的是施展,一学就是上千招,一般的人临敌之际,在刀剑临身之际,脑海里一晃而过上千招,怎能判断使哪一招,于是反而成了累赘,甚至还不如最基本的剑法。

    所以练大天衍剑最看重的就是天赋,需要绝顶的聪明人才有希望练成与施展,勉强练是徒费功夫,青鹿崖弟子皆是聪明过人之辈,修炼大天衍剑的近百年来只有他一个。

    楚离懒得多说话,言多必失,只是抱抱拳,转身回到了自己屋内。

    从第二天清晨开始,不断有内崖弟子过来与楚离练剑,楚离无一落败,大天衍剑与万象归宗相合,近乎无敌的存在,威风八面。

    何树三人看得心情激动,照这般下去,楚离可以打败所有人,能成为内崖弟子。

    楚离却知道,这些青年弟子并非顶尖高手,甚至还有刚入门没多久的过来凑热闹,像赵天行那般才是真正的阻碍,很难突破。

    他想凭大天衍剑击败赵天行很难。

    希望只能在弹指惊雷上,好在他弹指惊雷进展也极快,一日千里。

    十天之后,傍晚时分,夕阳斜照,晚霞满天。

    楚离与赵天行再次站在练武场上,彼此对视。

    赵天行一袭青衫,飘飘荡荡,打量着楚离微笑道:“陆师弟你把弹指惊雷练到圆满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楚离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你是有必胜的把握?”赵天行道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只能试试看!”

    “好!”赵天行笑道:“咱们索性也不必比剑法,我用拳法,你用指法吧,看能不能奈何我。”

    楚离摇头道:“还是比剑吧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对自己的剑法很有信心呐。”赵天行道。

    楚离缓缓点头道:“有些精进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开始吧!”赵天行赤手空拳,没有拔剑的打算。

    楚离却没理会,直接拔剑出鞘,一礼之后猛的击出。

    赵天行直接用了鹤舞功,飘飘后退,与剑尖再次保持相同的距离,好像被剑法推着往外移动。

    楚离却已经明白了鹤舞功的玄妙。

    身体如羽毛,空荡荡清虚轻盈,身体里只有一丝清气,其余不存,没有深厚的内力流转,只凭一丝气机来御使身体,如一根线扯动着身体无异。

    这乃是鹤舞九天心法的玄妙,没有灵鹤诀,没有鹤舞九天,身体就达不清气盈满,浊气不存的境界,就练不成这鹤舞功,所以外人学了也无用。

    而这一丝气机感应并不是落在剑身上,而是他的身上,他心思一动,对方便能感应得到,好像天外天高手的直觉一般,却更加敏锐,类似于他心通,比他心通更浅,范围更窄,却更清晰,他心通能感应到心绪的波动与想法的闪动,而鹤舞功却只能感应到身体气机的变化。

    知道了原理,楚离便有了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论对身体的操纵,他有大圆镜智,能够精微的操纵,虽说现在有青鹿崖天神丹的压制,大圆镜智不能散于体外,却能作用于自己身体。

    他看上去与平常无异,一剑又一剑,压制着赵天行,让赵天行只有后退之力,没有还手之机,一步一步后退。

    楚离忽然踏前一步,长剑刺到半途忽然散去内力,仅凭肉体驱动剑势一转,陡的一刺。

    他服过巨灵丹与风行丹,力大无穷,速度奇快,这一剑虽不如有内力催动的快,却也远胜平常的天外天高手,加之这一剑的方位精妙,而赵天行太过依赖鹤舞功,骤然失去感应之下,反应顿了顿。

    于是楚离的剑刺中了他肩膀。

    “砰!”他猛的一掌击中长剑,飘身后退,脸色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楚离还剑归鞘,抱抱拳:“承让了,赵师兄!”

    赵天行皱眉瞪着他。

    楚离不甘示弱的回瞪他。

    何树三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半晌后,楚离道:“赵师兄要重比一场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用!”赵天行沉声道:“你确实胜了,明天开始,你可以登上挑战台了!”

    “挑战台?”何树忙问:“赵师兄,什么挑战台?”

    “不会以为战胜了我,就能进内崖了吧?”赵天行哼道。

    “赵师兄不是青年第一高手吗?”何树问。

    赵天行摇头:“说是没用的,要比过才知道,你要登台三天,有人上去挑战,如果你能胜过所有人,则能进入内崖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楚离沉声道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