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181章 天衍(九更)
    楚离睁开眼睛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好!好!”陆征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:“没想到你果然是奇才,我没看错!”

    楚离冷淡的看着他:“没能练到第六层,可惜!”

    “已经是极快了。”陆征君摆摆手道:“弹指惊雷威力太大,反噬也强,万万不可强来,若是觉得勉强就停下,免得走火入魔。”

    楚离点点头:“我若练成了弹指惊雷,可能打进内崖?”

    “还差一点儿。”陆征君想了想:“据我所知,赵天行修炼的是鹤舞九天神功,剑法也极精妙,你的弹指惊雷可以出其不意,但还需要别的武学掩饰。”

    “剑法?”楚离皱眉。

    剑法最容易掩饰弹指惊雷,对方一剑刺来时,往往会猜自己的剑会怎么应对,而会忽略捏剑诀的手要怎么动,若是忽然一指弹上剑身,则很容易中招。

    “剑法也成。”陆征君想了想道:“不过剑法难学难精,刀法倒是更快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剑法吧。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想练什么剑法?”

    “最好是那种速度快,能够一击必杀的。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,恰恰相反,你该练那种复杂而精妙的,……我帮你选一套剑法吧。”陆征君想了想:“你先把弹指惊雷练到第六层,再修炼剑法。”

    楚离点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的两天,楚离一直在苦修弹指惊雷,陆征君没过来打扰,他顺利的升到了第六层,弹指惊雷的威力过人,一击之下,足够让人周身发麻,片刻的失控。

    楚离暗叹,这弹指惊雷类似于天雷掌的威力,而天雷掌与弹指惊雷走的路线没有重合之处,让他暗自惊奇,原本以为弹指惊雷与天雷掌应该有些类似,结果两者丝毫没有相同之处。

    楚离晚上会离开木屋,出现在国公府,搂着自己的美人萧琪一起缠绵,早晨起来的时候再回到木屋,练功打坐,即使这般,进境也奇快无比。

    若非他怕太快了惹陆征君怀疑,他可能早就练好了弹指惊雷。

    这天清晨时分,陆征君过来送他一本秘笈,却是一部大天衍剑法。

    这套剑法周密详尽,剑出如天罗地网,无处不包,把所有的方位都考虑在内,每一剑都需要用尽心思,一剑与另一剑相连,连绵不绝,宛如下棋一般。

    楚离对这本剑谱非常感兴趣,觉得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,格外的新奇有趣,这样的剑法他见过,却没有一本如这一本般的详尽。

    他若能把这大天衍剑与自己现在的剑法相融合,剑势的威力更强。

    这大天衍剑与阵法,与他的万象归宗都有一丝契合,蕴着天地奥秘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适应这一类的剑法,这套大天衍剑法很少有人练,因为太过繁复,而且练会了也使不出,需要独特的天赋,你试着看看。”陆征君道:“若是不成,再换一套剑法。”

    “这套剑法确实不错。”楚离点头道:“不必再换,我能练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陆征君摇头道:“可惜我也没练过这套剑法,你要自己摸索了,不过我可以跟你对招,帮你理解这套剑法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楚离点头。

    他自己演练了两天之后,与陆征君对招时就能施展出来。

    这大天衍剑法宛如围棋中的布局,往往招招都在逼对方按自己的路子来,待对方反应过来,已经步入了绝境,无法脱身,大天衍剑法也有此妙,往往一剑接一剑,把对方的应对都算计在内,逼着对方按着一定的路子来,最终落败。

    楚离体会了这套剑法的奥妙,找到了破解之法,就是拼命破坏,招招都是同归于尽,才能勉强不被牵着鼻子走,避免最终一步一步进入绝境。

    陆征君与楚离对招时,有一种错觉,自己好像化为一只飞虫,落入了蜘蛛网内,被一下一下缠得越来越紧,最终无力动弹被咬住。

    所以要想不落到无法挣扎的结局,就要在开始的时候拼命,绝不能走寻常路。

    这天傍晚,两人对招过后,陆征君收剑归鞘,叹道:“可以了,你可以试着挑战赵天行了!”

    “明天我便挑战!”楚离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这一阵子他在这里苦修武功,在外人看来则是回到国公府避一避太子府的风头,秘卫府还在紧追着不放,据说有人举报楚离勾结光明圣教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楚离与光明圣教势同水火,偏偏秘卫府拿这个来质询楚离,要让楚离交待清楚,秘卫府的人已经跟到了逸国公府,却被挡在国公府外。

    除了国公府那边,他的另一个身份赵大河也在大风城闲着,偶尔出来露一露面,继续闭关,亏得运气好,光明圣教那边没有什么任务,他还能悠然自在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他有分身乏术的感觉,看来天魔功不是万能,毕竟一个人不能当成数人来用,时间有限。

    何树三人一直在练武场上,看到了楚离剑法的精进,还有与陆征君的比试,看得他们目瞪口呆,自叹不如,根本不用比就知道远远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时分,一个修长高挑的英俊青年缓步来到了练武场,扫一眼众人,沉声道:“在下赵天行,内崖弟子,听说外崖弟子陆光地要挑战?”

    楚离从屋里出来,抱抱拳:“在下便是陆光地,想要进内崖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赵天行沉声道:“那咱们就比一场吧。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我若胜你,便能踏进内崖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赵天行懒洋洋的看他一眼,点点头:“陆师弟你内力修为倒是挺深,不知道武功如何。”

    楚离哼一声道:“试试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说罢一剑刺出,逼着赵天行只能拔剑迎上。

    楚离的大天衍剑法施展开来,一招接着一招,让赵天行无从选择,只能见招拆招,渐渐落到下风。

    赵天行讶然,没想到一个外崖弟子的剑法有如此精妙,他渐渐感觉到不是对手,这么下去,还真要败了,那自己的名头也算毁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他开始变招,身形骤然轻盈若羽,宛如一片羽毛随风而动,剑尖刺至便有风动,他身体便随着剑尖而后退,总是差上一点儿才能刺中。

    楚离皱眉,他见过这武功,鹤舞功,先前与陆征君对敌时领教过,至今没想出破解之法,于是大天衍剑越发凌厉,宛如蜘蛛网一层一层的缠上去,要逼得他即使有鹤舞功也无法躲避!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