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170章 赠别(一更)
    他脸色顿时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好个楚离,到了这一步,还要来看自己的笑话,当真可恨之极!

    他想到这里,升起了滔天的杀意,再次涌出一掌拍死楚离的冲动,可惜自己即使武功鼎盛时也做不到,更别说现在这样,只能生生闷气。

    “陆公子?”两老者顺着他目光看去,看到了楚离。

    两人认得楚离,皱眉不已,也觉得楚离过份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避开他?”一个老者温声道。

    陆光地咬咬牙,最终摇摇头:“不必,即使他来了,那就要听听他到底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何必呢。”另一个老者道:“要是落井下石的,往伤口上撒盐,不如避开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避开岂不显得我怕他?”陆光地摇头缓缓道:“我倒要听听他的奚落,也能给我修炼的动力!”

    他知道身处仇恨时,修炼起来格外的快。

    他能有如今远超同侪的修为,固然是天赋过人,更重要的是疯狂修炼,日夜为了超越那个该死的父亲,要让他后悔与懊恼,所以拼了命的修炼。

    但自从进了神都之后,他似乎再也没有了那种疯狂修炼的劲头,再也聚集不起恨意,可能随着自己眼界的提升,渐渐理解陆征君的难处,所以宽和一些,不那么极端,也没那么愤怒。

    想要尽快恢复武功,还是需要拿出那种疯狂劲头,可现在偏偏很难提起来,楚离来得正好,他若狠狠的奚落自己,讽刺挖苦嘲笑自己,自己恨不得生食其肉,对恢复武功益处极大。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两老者对视一眼,觉得要刮目相看,这陆光地也不是一无事处,最少有一颗强大的心。

    三人催动骏马,缓缓来到了离别亭外。

    楚离站在小亭里,身边跟着的肌肤雪白、清冷如冰的女子正是雪凌。

    雪凌看到陆光地过来,直接拿起碧玉壶,斟上两杯酒。

    陆光地缓步踏进了小亭内,来到楚离跟前,冷冷瞪着楚离。

    楚离微笑,端起一只白玉杯递给陆光地,微笑道:“陆兄,我是特来给你饯行的!”

    陆光地没理会他的酒杯,冷冷瞪着他:“姓楚的,你不觉得太虚伪了吗?”

    “虚伪?”楚离笑道:“不过是英雄惜英雄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陆光地脸色缓了缓。

    楚离把白玉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雪凌持碧玉壶斟满白玉杯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陆兄既然不喝,那我便自己喝。”

    陆光地哼一声,抢过他的白玉杯,一饮而尽,翻了翻杯底:“好了,还有什么话,赶紧说,我要赶路!”

    雪凌上前斟满。

    楚离微笑道:“陆兄的修为深厚我是素来佩服的,想必会很快恢复武功,尤其你有一个好父亲,得了天元丹后可在一夜之间恢复修为。”

    “哼,难道你怕了?”陆光地冷笑道。

    楚离摇头:“怕倒不是怕,我是见猎心喜,可惜陆兄不能再回神都,咱们不能再战,尤其可惜!”

    “我会再向你挑战的!”陆光地哼道。

    楚离点点头道:“那就好,我也有此意!……这是我的信物,只要捏碎此佩,我马上会现身!”

    他从怀里掏出一枚白玉佩递给陆光地。

    陆光地一怔,一脸嘲笑之意的斜睨楚离。

    楚离笑笑:“我知道陆兄不信,但拿着又何妨,一枚玉佩而已,还怕我害你不成?”

    “哼,谅你不敢!”陆光地哼一声,接过来塞进怀里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陆兄想跟我再打一场,也可以捏碎了此佩,我马上会现身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陆光地点头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或者陆兄遇到危险,生死关头,也可以捏了此佩,我会过来助你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“嘿,助我一臂之力!”陆光地冷笑道:“你是巴不得我死吧!”

    他冷笑不已,觉得楚离虚伪之极,明明恨不得杀死自己,偏偏还说要救自己,天下之大,口是心非到这个程度的人也是少见。

    楚离摇头道:“陆兄这可错了,我想杀你早就杀了,何必要废你武功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陆光地撇撇嘴。

    他不敢杀自己,还不是因为太子殿下的震慑,否则早就杀了自己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我真想杀你,才不会管太子殿下怎么想,太子殿下又能拿我如何?”

    陆光地皱眉看他。

    这个楚离胆大包天,竟连殿下都不放在眼里,简直是大逆不道!

    楚离摇头道:“总之,陆兄你这一路不会太平,还是小心点儿好,别回不去听潮阁,半路被人刺杀了!”

    “危言耸听!”陆光地不屑的冷笑。

    楚离笑笑不再多说,把桌上的白玉杯再次一饮而尽:“好,那我就不耽搁陆兄你的行程了,一路好走!”

    他放下白玉杯后抱抱拳。

    陆光地也一饮而尽,放下白玉杯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看着三人的背影消失在尽头,雪凌不解的道:“公子,何必跟他客气,给他这般大的脸面!”

    楚离笑笑:“想要获得,当然要付出!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公子的仇人嘛?”雪凌道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恩仇轮转,万事皆可转化,谁又能分得清呢。”

    雪凌嗔道:“公子——!”

    楚离转头笑道:“我是有个谋划,现在多说无益。”

    雪凌无奈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楚离笑而不语,转身出了离别亭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冷景华傍晚回到太子府后,来到后花园。

    夕阳染红了后花园,陆玉蓉正坐在一间小亭里读书,一袭白袍,白纱覆面,仅露出翦水般明眸。

    不远处九女正在各自忙自己的,隐隐把她包围其中,形成一个阵势,瞬间能发动。

    冷景华来到小亭,坐到陆玉蓉对面:“玉蓉,听说你又调动了几个护卫,暗中跟着陆光地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陆玉蓉放下书卷。

    冷景华道:“已经废了的陆光地何必如此重视?”

    “姑父难道不担心他被人刺杀?”陆玉蓉道。

    冷景华皱眉道:“他现在是一介废人,没有什么威胁,而且他父亲是陆征君,杀他就不怕陆征君报复?”

    “不是所有人都怕陆征君的。”陆玉蓉道:“杀了他,陆征君会如何做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报仇。”冷景华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找不到仇人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倒是不能不防。”冷景华回过神来,发现先前的思路不妥当,脸色阴沉下来,沉吟半晌后,缓缓道:“找不到仇人,他会收拾楚离,然后再迁怒于咱们?”

    “想对付咱们的可不少,借陆征君的手岂不更省事?”陆玉蓉道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