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166章 征君(二更)
    陆玉蓉一怔,露出笑容:“姑父是想给他点儿厉害瞧瞧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冷景华道。

    陆玉蓉忙点头道:“再好不过!……不过他是安王府的大总管,对付他的话,难免牵连到安王,会让人觉得欺负孤儿寡母,有损英名。”

    她早想杀一杀楚离的威风,在他手上总讨不了好,这种感觉很讨厌,有机会给他找点儿麻烦,她心中欢喜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冷景华沉吟着点头道:“暂且不说他,陆光地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姑父的意思呢?”陆玉蓉道:“姑父想留下他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冷景华沉吟道:“他的父亲可是一位大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哪一位长老?”陆玉蓉道:“被姑父这般看重,一定不是寻常长老吧?”

    “青鹿崖一百多年有一个弟子下山。”冷景华道:“你可能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陆玉蓉道:“姑父说的是陆征君吧?”

    冷景华笑道:“你还真知道?”

    “陆征君的大名我也听说过。”陆玉蓉摇头道:“只是没想到陆光地的父亲会是他,怪不得这般天赋奇才,可惜心性不行成不了大气候。”

    冷景华点头道:“能在听潮阁修到这般境地,委实难得,不过他缺少历练,加之又在听潮阁一支独秀,难免骄纵。”

    “姑父你想拉拢陆征君,难!”陆玉蓉蹙眉道“他心高气傲之极,绝不会依附于朝堂,而且他性格怪僻,行事莫测,拉拢过来也是个麻烦。”

    冷景华道:“青鹿崖底蕴丰厚,若能拉拢过来,也能压一压大雷音寺。”

    大雷音寺是每一任皇帝的心结与心病,一直致力于千方百计打击大雷音寺,削弱大雷音寺。

    “就怕青鹿崖未必敢跟大雷音寺做对。”陆玉蓉摇头:“姑父这一番算盘怕是打不响,现在陆光地跟楚离打赌,在那么多人跟前发话,输了的要永远离开神都。”

    “我强行命令陆光地留下,他身为府里的护卫,总不能拒绝吧。”冷景华哼道:“楚离也没话说。”

    “就怕旁人说。”陆玉蓉叹道。

    她当然是巴不得陆光地赶紧滚蛋,免得在身前碍眼。

    不过听说了陆光地的父亲是陆征君,她便知道很难如愿以偿,陆征君的份量委实太重。

    百年前的陆征君就像现在的楚离一般,风头一时无两,隐隐是青年第一高手,无人能及。

    可惜在最后关头,被大雷音寺那一代的青年弟子所败,失去了成为天神的机会,退隐山林。

    没想到陆征君看似退隐山林,心灰意懒,却不改风流本性,竟然有了这么个私生子。

    冷景华道:“也顾不得旁人说了,只要拉拢了陆征君,就不怕他不对付大雷音寺。”

    陆玉蓉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陆征君同大雷音寺势同水火,一定对大雷音寺恨之入骨,毕竟夺去了他成为天神的机会,比杀父之仇更深一层,有机会给大雷音寺找麻烦,陆征君绝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冷景华道:“楚离那边,你去跟他说说,让他别咬着不放。”

    “姑父。”陆玉蓉道:“不必自讨没趣,说了也没用,他一定不会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一点儿不给孤这个面子?”冷景华皱眉道。

    陆玉蓉道:“姑父别忘了他当初是怎么被发配到皇陵去的!”

    皇上的命都敢违,何况太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冷景华失笑,摇头道:“他倒有几分不畏强权,强项令的风采,难得!”

    陆玉蓉道:“姑父要如何收拾他?”

    “不必我动手。”冷景华道:“自有人教训他。”

    “陆征君?”

    冷景华缓缓道:“陆征君心高气傲的性子,即使儿子再不济,也容不得旁人动手教训,他一定会狠狠教训楚离。”

    陆玉蓉迟疑道:“就怕陆征君未必能如愿。”

    冷景华看向她。

    陆玉蓉道:“楚离如今的修为深不可测,陆光地这一次闭关出来,修为已经极厉害,比我更胜一筹,可在楚离跟前仍是不堪一击。”

    冷景华沉声道:“楚离厉害,毕竟修炼时间尚短,陆征君百年前已经是顶尖高手!”

    陆玉蓉没有反驳,她发现姑父自从继承太子之位后,性情变化,听不进别人的逆耳之言了,自己从前的时候还会坚持己见,现在却不会。

    冷景华道:“对付楚离的不是陆征君,远水不解近渴,……若能把楚离逼离神都最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姑父不放心平王爷?”

    “孤怎能放心?”

    “我看平王只想报仇,不想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人都是会变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陆玉蓉轻轻点头道:“那把楚离逼出神都!”

    “若秘卫府不成功,陆征君若来,你敲敲边鼓,让他来个以其人之治还其人之身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陆玉蓉笑道。

    她明白了太子的手段,是要用秘卫府来治楚离。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话,陆光地缓步而来,垂头丧气的抱抱拳:“殿下,陆姑娘。”

    冷景华打量着他,摇摇头:“男子汉大丈夫,别缩头缩脑的,你不过败一场而已,下次打败他就是!”

    “殿下,我不想离开神都。”陆光地看一眼陆玉蓉,无奈的道:“可已经发出话去,不走的话,失信于人!”

    陆玉蓉心下鄙夷,脸色却淡淡的。

    “孤明天会传令下去,让你不得擅离神都。”冷景华温声说道:“如此一来,不是你失信于你,而是被逼无奈,旁人也不能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殿下!”陆光地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再打一场的话,你能不能胜过楚离?”冷景华问道。

    陆光地迟疑一下,摇摇头。

    冷景华道:“你现在修为更胜楚离一筹,还胜不过他?”

    “我内力是深,但未必就胜过他,他深藏不露的,而且他剑法神妙,我远远不如。”陆光地叹一口气道:“听潮阁的武学毕竟不是顶尖武学!”

    陆玉蓉淡淡道:“楚离他也不是名门大派出身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他有什么奇遇吧。”陆光地道:“反正这一身剑法绝不寻常!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陆玉蓉道:“据说他是揉和各家剑法,自创而成。”

    “嘿!”陆光地撇撇嘴不屑的道:“他倒敢吹牛,自创剑法!”

    他不是没试过,知道自创武功有多难,绝不相信楚离如此年纪,练武不超过两年,能够自创剑法。

    陆玉蓉懒得跟他多说。

    冷景华道:“可惜本王的功法也寻常,没办法给你找一门奇功。”

    陆玉蓉淡淡道:“青鹿崖武学丰瞻,收藏了不少的奇功,随意拿一门就够用。”

    陆光地脸色顿时大变。

    ps:更新完毕,今天状态不佳,实在对不住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