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162章 内情(四更)
    楚离道:“给圣女回信。”

    梁吟歌摇头道:“跟她说,我这边时机未至,再等一等,时机到了会给她传信!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若无信物为证,空口无凭,或者写一封回信,或者给我一个信物。”

    梁吟歌清冽的目光盯着他,淡淡道: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楚离微眯眼睛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梁吟歌一言不发的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交,宛如迸射出刀光剑影,都透出森森杀意,彼此的心思都能看得到,都要杀了对方,一个是杀不了,另一个是没把握。

    半晌后,楚离道:“看来你没把咱们圣女放眼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是个送信的,别忘了自己的本份。”梁吟歌淡淡道:“我跟圣女的事,还轮不到你插嘴,乖乖回去就好!”

    楚离皱眉看着他:“来连信都懒得写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梁吟歌冷笑一声:“胡搅蛮缠,我今天不会写回信,你死了这份心吧。”

    楚离冷冷道:“原来是故意刁难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就好。”梁吟歌冷冷道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那只有打了再说!”

    他蓦的一闪,出现在梁吟歌身后,双手齐挥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嗤!”双手幻成一片模糊的影子,接连挥动两次,四把气刀笼罩向梁吟歌。

    梁吟歌身法奇快且感觉敏锐,光明刀射中的是他影子,他已经出现在楚离身后,无声无息的按出一记九杀掌。

    楚离蓦的消失,再出现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梁吟歌跟着消失。

    两人身法皆是奇快绝伦,宛如鬼魅般变幻莫测。

    楚离有神足通,梁吟歌也有类似的身法,移形换位之快超乎反应速度,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楚离笃定自己的神足通远距离必胜梁吟歌,但这般近距离移形变位却没了优势,一时之间僵持不下,身如转蓬,虚虚实实究变幻之极致。

    一眨眼功夫,两人交手二十几招,却谁也奈何不了谁。

    楚离没有着急,一直运转着大圆镜智与万象归宗耐心观察。

    三十招后,他蓦的两气刀射向虚空。

    接着又两气刀射向虚空。

    跟着又两把真刀。

    连续三次射向虚空无人处。

    “嗤!”最后一次,梁吟歌现出身形,胸口挨了两刀。

    他轻轻一抖,雪亮晶莹的飞刀被震落地上。

    梁吟歌的青衫破了两个洞,飞刀却没能刺进去,被他的宝衣挡住。

    他的宝衣极为厉害,凭楚离的修为,光明刀的威力强横之极,宝衣也未必不能射穿,而且即使射不穿也足以震伤。

    看梁吟歌的神情毫无异样,没有受伤,两把飞刀的威力伤不了他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光明刀!”梁吟歌皱眉看着楚离。

    这赵大河的光明刀厉害处不在速度快,是在洞察先机,能够抢先一步射出,避无可避,这般情形下只有宝衣才行,武功无法对付他。

    楚离哼道:“你穿的什么宝衣!”

    梁吟歌淡淡道:“宝衣无名,我只要宝衣在身,你便无可奈何于我,赵大河,你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仗着宝衣护身,堂堂的玄机阁也真够可怜!”

    “宝衣也是实力的一种。”梁吟歌露出傲然神色:“玄机阁历代阁主都有宝衣护身,你这样无权无势之人体会不到权势之妙,还是尽早回去吧,再打下去也无趣!”

    他斜睨着楚离,一幅不屑状。

    楚离哼道:“天下没有射不穿的宝衣,我回去后会找一找宝刀。”

    梁吟歌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这倒是不能不防,万一真能找到足够锋利的宝刀,可洞穿宝衣,这个赵大河就太危险。

    看来得早早除去他才是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练功的心思越发急切,摆摆手道:“请吧!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回信!”

    他看出来梁吟歌的心思,是巴不得自己赶紧走,好赶紧练功。

    梁吟歌皱眉想了想,哼了一声,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抛给楚离:“拿回去吧!”

    楚离扫一眼,看到信里只写了三个字:“时未至”。

    他满意的收回了信笺,摆摆手:“咱们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梁吟歌冷笑看着他:“下一次见面,我会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!”楚离微笑,飘飘而去,宛如御风而行。

    梁吟歌猛的一跺脚,巨石轻轻一颤。

    将杀意释放出去,梁吟歌才舒服一些,郁闷之意消散,继续练功。

    楚离飘飘而行,吐出一口浊气,也郁闷难言。

    这个梁吟歌如此难杀,宛如刺猬一般,当真可恨,他对梁吟歌有一种莫名的敌意与杀意,好像冥冥之中感觉此人是劲敌,一定要杀了他才舒服。

    他赶回光明殿,把回信奉上,孙明月撕开信笺,扫一眼后便蹙眉不语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圣女,到底什么事,要不要我出手?”

    孙明月看看他,淡淡道:“你现在是舵主,知道了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楚离精神一振的看他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是关于大季朝的平王。”

    楚离心一沉,脸色不变的道:“平王……,好像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哼道:“看来你对圣教的事不够关心。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这平王不是已经削了兵权,不再理事了吗?而且好像大季朝的太子之位已经定下,平王翻不起风浪,不出意外的话,应该不可能再执掌兵马了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满意的点点头,看来赵大河虽忙着练功,对天下之事也用心了解,不愧是聪明人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平王是因为王妃被害,所以心灰意懒退出朝堂的吧,是咱们动的手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孙明月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楚离讶然道:“不是咱们圣教动的手?”

    孙明月轻轻摇头:“不是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谁?”楚离道:“平王跟咱们仇深似海,咱们动手才对!”

    “玄机阁。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杀王妃……,这个也太过份了吧?”

    孙明月斜睨他一眼,淡淡道:“没想到你还是个怜香惜玉的!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我只是觉得,怎么刺杀平王都没关系,但杀王妃,她毕竟是个无辜之人,而且还是个弱女子,动手刺杀这样的女人,委实不妥!”

    “国与国之战,哪有这么多讲究。”孙明月淡淡道:“我是想杀平王,没想动王妃,梁吟歌却抢先一步杀了王妃,我再刺杀平王时,损失惨重,说起来是被他暗算了一次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