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160章 耳光(二更)
    “啪!”清脆响亮的耳光声把众人的目光吸引过来。

    周围护卫们以及来往看热闹的人们瞪大眼睛,难以置信的看向楚离。

    他们万万没想到楚离竟敢打一个皇子耳光,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。

    楚离退后一步,淡淡看着眼睛充满血丝、死死瞪着自己、浑身颤抖的孙玉敬:“嘴下留德,再无礼,莫怪我无情,下次就不是耳光了!”

    “啊!”孙玉敬仰天怒吼,疯狂的冲向楚离:“给我宰了这个丑鬼!”

    楚离迎上前,又一巴掌扇出。

    “啪!”一声脆响,孙玉敬翻滚着飞出去,在空中喷出一口血,然后血中夹着三颗牙齿。

    楚离轻松自如的避开冲上来的众护卫,扬声道:“皇子,咱们进城吧?”

    “进城!”孙玉成兴高采烈的叫道。

    楚离忽然射出两把气刀。

    正在猛攻苏老任老的两个老者蓦的一退,避开气刀。

    苏老任老趁机退出战圈,来到孙玉成身边,与楚离护着他冲向城门。

    孙玉敬倒地之后,众护卫们不敢再追楚离他们,围到孙玉敬身边,生怕他有个三长两短。

    四人冲进城内后,一口气冲回到十二皇子府,才终于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孙玉成站在皇子府跟前,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楚离摇头笑笑。

    孙玉成扭头看向楚离:“好!痛快!赵兄打得痛快!”

    苏老任老目光奇异的看向楚离,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给他们一千个胆子,也不敢这么干,这不仅仅需要强横的武功,更需要包天的胆量,简直是大逆不道,乎想象,他们怎么也做不来。

    虽说这个天下,皇子并不能无法无天,横行无忌,但毕竟是皇帝之子,不看僧面看佛面,皇子只能皇上教训,其余人不能打皇子。

    这种观念已经深入人心,楚离今天这两巴掌,关键不是武功厉害,而是打破了无形的束缚。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皇子,皇上不会收拾我?”

    “他先无礼的,而且又没伤着他。”孙玉成哈哈笑着摇头:“他没脸跟父皇告状,再说了,父皇也不会搭理他,一定会嫌他没本事!”

    楚离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孙玉成心中痛快,但也猜得到,再过一阵子,孙玉成就会泛嘀咕,难免会生出物伤其类、兔死狐悲之感。

    自己此举毕竟打破了世俗观念,大逆不道,万一所有人都学自己,那这些皇子的日子可不会好过。

    “走,进府!”孙玉成大笑道:“今天要痛快的喝一顿,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楚离摇头:“皇子,在下要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孙玉成讶然看他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我的任务已经完成,需要回山复命。”

    “赵兄,先在府里歇一晚。”孙玉成道:“我还要重谢赵兄你一番。”

    楚离摇头微笑道:“圣女自会赏赐,不必皇子破费,在下告辞!”

    他说罢抱抱拳便要走。

    孙玉成忙道:“慢着!”

    楚离扭头看他。

    孙玉成迟疑一下,沉吟道:“不知我该如何跟赵兄你联系?”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我这次回山之后,不出意外,会继续做大风舵的舵主,去大风城找我即可。”

    孙玉成露出笑容:“咱们不要断了联系。”

    楚离笑着抱抱拳,蓦的消失。

    孙玉成看着他消失的方向,摇头叹道:“如此人物,不能为我所用,可惜!”

    “皇子,跟圣女讨要就是。”苏老笑道:“我看圣女对皇子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九姐不会参与皇子之争。”孙玉成摇头道:“她不会让手下过来帮我的,这一次是因为我去大郑所以破例,下一次就没这般好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跟小赵共过患难,再结以恩义,到时候找他帮忙,会有几分把握。”苏老道:“是人都有弱点,小赵年纪轻轻,更容易交结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……”孙玉成叹一口气道:“一路行来,我现他没什么弱点,好像对女人没什么兴趣,对钱财也没什么兴趣。”

    任老道:“可能他喜欢武功秘笈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光明峰什么秘笈没有?”孙玉成道。

    “很多皇宫秘库的秘笈大光明峰没有吧?”任老道。

    孙玉成迟疑,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皇宫秘库的秘笈不能外传的,但关键时候也顾不得,传给赵大河也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想想办法,无论如何要把他拉笼过来。”孙玉成道。

    苏老任老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有一个赵大河,抵得上十个百个天外天高手,这绝非虚言,尤其碰上顶尖高手的时候,再多的寻常高手抵不上一个赵大河。

    大光明峰光明殿

    灯火通明的大殿内,楚离一动不动的站着,目光平视。

    一袭白衫,白纱覆面的孙明月负手踱来踱去,不时扭头横他一眼,冷笑连连:“真是好威风!”

    宽大的白衫掩不去她曼妙婀娜的身段儿,行走之间带着独特的韵律,优雅宜人。

    楚离一言不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孙明月哼道:“皇子说打就打,你真够威风的!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皇子难道就打不得?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知道圣教与皇室的微妙关系!”孙明月哼道:“你只想着自己逞威风,出一口恶气,你知道惹了多大的麻烦吗!”

    楚离淡淡道:“他那般辱我,不给他两巴掌,整个圣教都要被人耻笑,我不是寻常的圣教弟子,是一方舵主,难道容他如此羞辱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孙明月蹙眉瞪他,却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,站在楚离的角度,给六皇子两巴掌是理所应当,打出了圣教的威风,但站在中间人的角度,却会觉得光明圣教胆大妄为,飞扬跋扈。

    若站在皇室的角度,那更是大逆不道,圣教是根本没把皇室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圣女,不管你怎么罚我,下次再碰上这般情况,我还是会动手给他两耳光,仗着是皇子就如此辱人太甚,就是欠揍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楚离撇撇嘴不说话。

    孙明月瞪着他:“赵大河,你一天不给我惹麻烦就难受!”

    楚离一言不,却露出不服气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!”孙明月坐回案后的太师椅中,哼道:“不管怎样,你这次能护得十二皇子平安,也是大功一件,恢复你的舵主之位。”

    楚离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不过,你不再是大风舵的舵主。”孙明月道。(未完待续。)8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