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155章 屈伸(一更)
    忽然一声厉啸声响起,宛如巨浪排空,眨眼间灌入他们耳中。

    楚离脸色微变,忙道:“赶紧走!”

    他扯起孙玉成便跑。

    苏老任老也知道不妙,顾不得伤势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梁吟歌三人也飘飘而去。

    待四道人影出现时,楚离他们已经消失无踪,仅留下一地打斗的痕迹。

    四个老者目光如电般扫过地上痕迹,哼一声,俯身凑过去仔细观察,一个胖乎乎的老者双掌贴在地上的掌印,正是梁吟歌留下的掌印。

    另一个削瘦老者则来到楚离一处飞刀位置。

    楚离每次射出飞刀,不管射没射中,都有收回飞刀的习惯,削瘦老者来到飞刀的位置,只能看到刀痕看不到飞刀,他盯着地面的深坑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然后又到旁边一棵树一棵树的寻找,又找到了刀痕。

    他脸色凝重,扭头看看另外三个老者,沉声道:“光明刀!”

    “光明圣教的人?”其余三个老者凑过来。

    削瘦老者指着树身的刀痕,沉声道:“这并非真刀,而是内力所凝,此人修为之深当真惊人,更厉害的是,他的光明刀境界极深,绝非一般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般精深的光明刀,难不成是孙明月亲来?”

    “孙明月不可能轻易来大傅。”

    “那会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光明圣教里除了孙明月,还有一个小家伙的光明刀火候极深,无人能及。”一个方脸老者皱眉道:“好像叫赵大河吧。”

    “赵大河……,听说过,光明圣教新崛起的厉害人物,天才中的天才。”

    “另一个家伙的修为也不弱。”胖乎乎老者沉声道:“看来就是那个梁吟歌了,他的胆子越来越大!”

    “年纪轻轻而有一身高深修为,行事难免胆大。”一个老者沉声道:“看来是那个梁吟歌与赵大河打起来了,倒是龙虎之争。”

    “要追上去吗?”有人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要追!”胖乎乎老者意外的强硬,沉声道:“要是不给他们一点儿教训,还以为咱们大傅是泥捏的,最好能宰了他们!”

    “看他们的修为,杀起来可不容易。”一个老者低头打量着地上的泥坑,摇摇头道:“咱们四个一起对付一个也未必杀得掉!”

    “嗯,年纪轻就火气大,一旦拼起命来还真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算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梁吟歌先不管,先对付赵大河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对付梁吟歌?”

    “梁吟歌身边肯定有玄机阁高手相随。”胖乎乎的老者沉声道:“应该是赵大河那边喊的话,为何这般叫喊,是因为形势不利,所以他们的实力更弱,而且说不定已经吃过大亏,咱们收拾起来也省点儿力,至于梁吟歌,收拾了赵大河,再去收拾他,多招呼一些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有理!”

    他们疾行了一百多里,苏老任老终于坚持不住,伤势加重,需要坐下来运功疗伤,否则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他们停在一片松树林内,找了个空地,直接盘膝运功,顾不得多说话。

    楚离皱眉道:“这梁吟歌的掌劲古怪。”

    孙玉成道:“这家伙练的是九杀掌!”

    他现在亲身领教了梁吟歌的厉害,才知道名不虚传,九杀掌的威力看苏老任老就知道了,灵药根本压不住。

    “九杀掌……”楚离想了想,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并没听说过九杀掌,这个梁吟歌很神秘,可能因为他身为玄机阁阁主,所以能够隐藏自身,只知其名,见过的人很少,往往是运筹帷幄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这个九杀掌极为霸道,苏老任老竟然化不去掌劲儿,不时的发作,如此下去甚至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“苏老,任老,我帮忙吧。”楚离说罢,坐到苏老身后,运掌按到他后背。

    苏老没说话,正在紧要关头,九杀掌劲要攻破自己心脉,若是挡不住,性命不保。

    但这九杀掌劲坚凝纯粹,宛如一根针,不停的前进,他的内力如水,竟然挡不住针的前进,眼睁睁看着它便要刺破自己心脉。

    忽然一道奇异气息涌过来,正在前进的九杀掌劲好像被这气息弄偏,这气息宛如一个漩涡,把九杀掌劲搅动,然后慢慢捻碎。

    这股奇异气息带着九杀掌的气息离开,他周身顿时一松,长舒一口气,慢慢睁开眼睛,看到任老也同时睁开眼睛,正在长长出气。

    楚离收回双掌,赞叹道:“好个梁吟歌!”

    “怎样了?”孙玉成忙问。

    苏老与任老冲楚离抱抱拳。

    楚离摇头道:“二老尽快恢复,咱们得赶紧赶路。”

    孙玉成道:“梁吟歌还敢追?”

    “即使梁吟歌不敢,大傅的人也不会放过咱们。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是得赶紧的。”孙玉成忙道。

    苏老任老起身:“那咱们走!”

    “哼,哪里走!”冷笑声中,四个老者似缓实疾,宛如电光一般划破夜空,来到楚离他们跟前。

    胖乎乎的圆脸老者沉声道:“你是赵大河吧?”

    他目光如冷电,气势惊人。

    楚离露出茫然神情:“谁是赵大河?”

    他若承认,那麻烦无穷,只能装聋作哑。

    “嘿,有趣!”胖乎乎老者冷笑一声:“连名字都不敢报,当真给光明圣教蒙羞。”

    楚离冷冷道: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光明圣教蒙不蒙羞他倒不在乎,一旦扯出光明圣教,大傅给光明圣教压力,倒霉的是自己。

    他想得深远,但在别人看来,却是对光明圣教一片忠诚。

    胖乎乎老者淡淡道:“跑我们大傅来惹来生非,当然要给你们一点儿厉害瞧瞧。”

    孙玉成皱眉瞪着他,哼道:“我乃大离十二皇子孙玉成,原本经过你们大傅,却被大郑玄机阁追杀,不是咱们生事,是梁吟歌!”

    他的异宝已经作废,而且不想跟大傅做对,当然要把自己说得可怜一些。

    “皇子!”苏老皱眉。

    “你是皇十二子?”胖乎乎圆脸老者皱眉看他。

    孙玉成抬手亮出白玉扳指。

    圆脸老者冷电般目光一扫,收回目光,若有所思的看向楚离:“如此说来倒冤枉了你们!”

    “我原本是来大傅历练,长长见识,没想到这梁吟歌竟然要刺杀咱们!”孙玉成哼道:“当真是丧心病狂!”

    “唔,那好吧,你们可以离开。”圆脸老者淡淡点头道:“在大傅不准生事,否则别怪咱们辣手!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孙玉成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楚离对这位皇十二子更加高看一眼,这般年纪能屈能伸,委实难得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