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131章 波澜(二更)
    楚离皱眉不语。

    “宗主,咱们能知道,为什么宗主非要练御龙诀吗?”白长老笑呵呵的问。

    楚离看他一眼哼道:“我想练灵兽心法,成就天神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四人一怔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怎么,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宗主,很久很久都没有练灵兽心法成神的了,这是谁跟宗主建议的?这不是要害你嘛!”杜长老没好气的道:“要练灵兽心法成神,就要进十万大山,十万大山进了就出不来,即使天神也活不了!”

    楚离淡淡道:“我自有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宗主,你若是练天魔功,还有希望成神,现在你的成就可谓震古烁今,即使咱们天魔宗的祖师也未必胜得过你,何必要舍近求远!”杜长老沉声道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楚离的天魔功因为天魔噬灵术变得强横绝伦,更重要的是他很年轻,如此年纪有如此修为的,怕是历代宗主都没有,傅青崖已经是厉害无比,照样被他吞掉。

    凭宗主现在的修为,想要修炼到圆满并非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楚离摇头道:“你们以为天魔功修炼到圆满就容易?历代宗主都没能完成,我可没这个把握,而且天魔像高深莫测的,我还不如练灵兽心法呢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四大长老无奈的叹气。

    要是换了一个人,达到宗主现在的成就,也就心满意足,即使打不过天神,在天神之下也少有对手了,逍遥自在,他又这般年轻,何必去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他们随即又明白,正因为他年轻,所以锐意进取,野心勃勃,要是到了自己这般年纪,还真不会如此急进,竟然要练灵兽心法成神!

    他们看楚离神情坚定,无奈摇头,知道挡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练御龙诀。”楚离沉声道:“别想着不可能,总有办法的!”

    四大长老都摇头。

    楚离斜睨他们一眼,哼道:“四位师祖你们真没用!”

    “宗主,不是咱们无能,是引仙山真的不好惹,御龙诀没传出来。”杜长老苦笑道:“想修炼御龙诀只能成为引仙山的弟子!”

    “如何能成引仙山的弟子?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杜长老摇头:“引仙山不开山门收弟子,都是他们主动寻找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就无隙可钻?”楚离皱眉道:“哪一宗与引仙山的关系好?”

    “引仙山向来站在八大宗门顶端,俯视其余七宗,要说关系好一点儿的,只有观星阁了。”杜长老沉吟道:“不过观星阁与引仙山差不多,也是遗世独立,不与尘俗相合,混不进去的!”

    楚离哼道:“我就不信有天衣无缝的宗门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宗主何必费那个心思,有这份心不如钻研天魔功。”白长老无奈的道。

    楚离摇头道:“我意已决,你们再想办法,我过几天过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四人无奈的点头。

    楚离蓦的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夜色已深,月光如水。

    楚离忽然睁开眼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怀里搂着萧琪温软柔嫩的玉体,淡淡幽香缭绕。

    萧琪伏在他怀里睡得正香甜。

    楚离不想惊醒她,轻柔的抽出身子,披上绸缎睡袍,一闪消失在卧室,出现在小院内。

    月光下站着一个曼妙女子,月白罗衫,凤眸散发着盈盈光华,宛如月华无异,正静静打量着他,正是陆玉蓉。

    楚离摆摆手示意别说话,飘飘出了小院。

    陆玉蓉轻皱一下琼鼻,看一眼卧室方向,跟着他飘飘而行,离开小院。

    两人出现在后花园。

    月光如水,后花园里灯火通明,昆虫的鸣叫声不绝于耳,夜晚绽放的鲜花散发着幽香,浮动轻荡。

    楚离坐到小亭内,无奈的看着她:“这么晚,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?”

    “楚离,是不是你捣的鬼?”陆玉蓉哼道,凤眸紧盯着他。

    她玉脸没遮白纱,露出风情万种的真容,在月光下宛如一块白玉雕成,散发着温润光华。

    楚离哼道:“到底出什么事,赶紧说,我还要回去睡觉呢。”

    “搂着萧琪睡得很香吧!”陆玉蓉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再不说我真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说平王勾结光明圣教!”陆玉蓉哼道。

    楚离皱眉道:“笑话!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儿不好笑!”陆玉蓉道:“确实在平王府里找到了光明圣教弟子,已经逃走!”

    “……秘卫府干的?”楚离皱眉。

    陆玉蓉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平王爷一直跟大离敌对,光明圣教恨不得杀他而后快,这逃走的光明圣教弟子说不定是要刺杀他的,怎说成了勾结?”

    “这光明圣教弟子不一般。”陆玉蓉淡淡道:“是王妃的侍女。”

    楚离皱眉不语。

    这光明圣教还真是神通广大,他虽为舵主,还真没接触到这般机密,对于用谍,光明圣教有独到之处,其余各派远远不及。

    “纵使是王妃,也未必就说明平王与光明圣教勾结吧。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陆玉蓉道:“所有人都说平王与光明圣教勾结,……我觉得有人在兴风作浪!”

    楚离若有所思,起身负手踱步。

    陆玉蓉哼一声道:“人们都认为是景王爷下的手,要彻底打垮平王,让他彻底失去继承太子的可能!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背了黑锅?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陆玉蓉道:“否则我也不会急着找你,这事非同小可!”

    皇上让景王继承太子之位,却并不意味着对平王漠不关心,恰恰相反,皇上对平王更加内疚,这件事一出,皇上肯定会恼怒,觉得景王不够宽宏,行事狠毒,平王太可怜,被人在伤口上又撒一把盐。

    即使这一次不能改变太子的人选,这样的恼怒积累下来,天长日久,难免将来皇位继承不会生变。

    这般手段,很可能是平王使出来的苦肉计。

    楚离停住步子,皱眉道:“看来还有人不甘心呐。”

    陆玉蓉道:“真不是平王?”

    她知道平王与楚离关系莫逆,这种手段平王也未必能想出来,说不定就是楚离的主意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依我的了解,不是平王,真不是景王爷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!”陆玉蓉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楚离沉吟道:“那可能是成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成王!”陆玉蓉蹙眉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