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128章 试探(三更)
    “姑姑,你不会当真吧?”陆玉蓉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景王妃道:“小陆,你去了只能听着不能说话,别惹事,尤其别去招惹楚大总管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陆光地道:“我会闭上嘴,当自己是哑巴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景王妃笑着点头道:“那你就充当一回玉蓉的护卫!”

    陆光地抱拳沉声道:“王妃放心,我一定会护好陆姑娘!”

    陆玉蓉斜睨他一眼道:“你这三脚猫的武功,还保护我,我保护你还差不多!”

    陆光地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景王妃道:“玉蓉,你反正也要带护卫过去,不多他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陆玉蓉明眸转了转,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陆光地讶然,没想到陆玉蓉答应得这么痛快。

    景王妃松一口气,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她也奇怪陆玉蓉这么快就松口,还以为要苦口婆心的劝很久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傍晚时分,华灯初上,楚离来到了青云楼外。

    来到大宅子前,他把请帖呈上。

    门口的一个护卫带着他进了一座小院,乃是玉雪院。

    他没约在莫晴雨的晴雨院,若是他自己一个,自然要找莫晴雨,带着朋友则不宜来晴雨院。

    莫晴雨半退半隐后,崛起的就是这位玉雪姑娘,艳冠青云楼,不是什么人都能见着的,即使有钱也不成。

    琴声铮铮中,他进到玉雪院,踏进屋内,看到平王正在一张矮几案前盘膝而坐,眼睛眯着在欣赏琴声。

    他腰背笔挺,煞气隐隐,显然过了这么久还没能完全脱离沙场,军人的仪态已经融入了他的骨头里。

    一位娇小玲珑女子正在低头抚琴,琴声高旷,气象不俗,与她娇小的身子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娇小女子抬头看来,露出秀美动人的脸庞,精致绝伦,让人赞叹造化之妙,竟然将神秀集中于一人,造就这般无一不精致的美人儿。

    平王睁开眼睛,冲他颌颌首,又闭上眼睛欣赏琴声。

    楚离颌首,坐到了平王身旁的一张矮几前,一个秀气的小丫环端上茶盏,瓜果与点心早已经摆好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给我一壶酒,两只杯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秀气小丫环柔声应道,很快换了一银壶酒来,端上两只碧玉杯。

    楚离斟满了两只碧玉杯,递给平王一杯。

    平王睁开眼睛,接过玉杯,两人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秀气小丫环坐到楚离身边,执壶给二人再斟满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王爷最近可好?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好不好。”平王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楚离皱眉道:“王爷还没能走出来?”

    平王摇摇头,平静的道:“现在本王是醉生梦死,过一天算一天。”

    楚离摇头笑笑。

    琴声铮铮,陡然爬高,似乎白鹤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楚离轻啜一口酒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两人专注的欣赏琴声,打量着玉雪姑娘醉人的容颜。

    琴声幽幽,慢慢沉静下来,玉雪姑娘葱白玉指离开琴弦,屋内似乎还有琴声在缭绕。

    楚离与平王都没说话,沉浸在余韵中。

    半晌后,楚离打破了宁静:“王爷可听说了要立太子的事?”

    平王皱眉看他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此事应该假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真够迫不及待的!”平王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玉雪姑娘有些吃惊,看向楚离又看看平王,觉得自己这些话不该听,却不知该如何退下。

    楚离看一眼她,微笑道:“玉雪姑娘,帮我们再沏一壶茶吧,待会有一位姑娘要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玉雪姑娘暗松一口气,袅袅娉娉的一礼,盈盈退下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王爷难道就不着急?”

    “急也没用。”平王放下碧玉酒杯,叹一口气道:“父皇一直心向着六弟,这次趁着我放开兵权,马上要立六弟为太子,就是不让我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楚离点点头。

    平王道:“我现在只要一开口,所有人都会攻击我,而且我也无法阻挡六弟登上太子之位。”

    楚离叹一口气道:“时势不对,徒呼奈何!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平王平静说道:“此事不急,暂且让六弟得意一阵子,十年间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!”

    楚离微笑道:“王爷能如此稳得住,我也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叫陆玉蓉过来?”平王道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安景王爷的心。”

    平王轻颌首。

    两人话音乍落,外面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玉蓉,进来吧。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房门推开,两人缓步进来。

    陆玉蓉一袭雪白罗衫,戴了一顶宽大帽子,垂下白纱遮住脸,再加上脸上还戴着白纱,完全掩住脸庞,身后跟着陆光地。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没想到陆公子也来凑热闹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陆玉蓉:“护花使者?”

    “王妃非要他跟着,说青云楼不宜女子单独来。”陆玉蓉摇摇头。

    她摘下了帽子与白纱,露出风情万种的玉脸,稳稳压了玉雪姑娘一头。

    陆光地一言不发,似乎当成自己哑巴,只走到角落里人坐下。

    陆玉蓉抱拳冲平王一礼:“见过王爷。”

    平王摆摆手:“坐下说话。”

    陆玉蓉横一眼楚离,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她原本想利用自己洞察入微见人心的本事,看一看平王的心思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却是白费心机,平王周身笼罩一层淡淡的光华,这股光华是由楚离身上散发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这次的会面却是无用功,又被楚离耍了一回。

    平王道:“陆姑娘你是来问本王对太子之位有何看法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陆玉蓉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她对端上茶盏的玉雪姑娘颌首道谢,又看向平王:“王爷虽说放了兵权,在军中影响仍旧举足轻重,兵部诸衙门也唯王爷马首是瞻。”

    平王淡淡道:“本王对太子没有兴趣,让景王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王爷。”陆玉蓉抱拳。

    平王道:“如果景王能够答应将来攻打大郑,由我亲自带兵,我可以承诺放弃皇位之争!”

    “果真?”陆玉蓉一怔。

    平王淡淡道:“我现在活着就是一具行尸走肉,唯一的念想就是替王妃报仇,不做他想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会如实禀报。”陆玉蓉缓缓道:“我若直接答应了,王爷也不会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让景王亲自过来跟我说吧。”平王道。

    陆玉蓉露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有了这一条,这一趟总算没有白来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