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124章 羞辱(一更)
    ps:正常情况是上午十二点一更,下午六点三更。

    陆光地忙一拍额头,做懊恼状:“瞧我,竟忘了楚离是有夫人了的!”

    陆玉蓉斜睨他一眼道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陆光地忙摇头道:“是我误会了,陆姑娘你才貌双绝,怎能看上一个有妇之夫呢,堂堂的国公府大小姐,怎能去给人做小,况且仁国公府与逸国公府也不对付,看来是我想多了!”

    陆玉蓉淡淡道:“行呀小陆,阴阳怪气,唇枪舌箭的,你这话里话外的讽刺我呢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哪敢呐!”陆光地忙不迭的摆手,做害怕状。

    陆玉蓉道:“你是不是觉得,我不敢怎么着你,有王爷的看重,就能有恃无恐了?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敢。”陆光地笑道。

    陆玉蓉冷冷道:“那就闭上你的嘴!……既然你不服气,好啊,去挑战楚离吧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陆光地一怔:“陆姑娘怎又同意了?”

    陆玉蓉道:“我要看看你怎么死!”

    陆光地失笑道:“陆姑娘太高看楚离,他再厉害,我想走他也留不住,安王府又不是龙潭虎穴,纵使是龙潭虎穴,我也要闯一闯!”

    “好啊,让我看看你的本事!”陆玉蓉哼道。

    陆光地道:“那陆姑娘就看好戏吧!”

    “那你明天就去挑战吧!”陆玉蓉道:“别晚了让楚离又走了,他现在可是大忙人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陆光地哼道。

    陆玉蓉对楚离的推崇让他很愤怒,不过一个小小的总管,陆玉蓉不但是国公府的小姐,还才貌双绝,远胜当世任何一个女子,她是视天下男子如无物的女人,竟如此推崇一个小小的总管,他不把楚离打倒怎能出一口恶气!

    他回到自己的小院后,直接开始练功,早早入睡,养精蓄锐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时分,他早早起来,精神饱满而激昂,浑身上下充满了斗志,觉得周身每一处都很兴奋。

    今天一定要把楚离踩到脚底下,狠狠践踏,把他踹倒地上,自己则一朝成名天下知!

    到时候,看陆玉蓉还能不能这般傲气,如此看不起自己!

    他换了一身青衫,衬得面如冠玉,磊落而潇洒,缓步出了景王府,一步一步来到安王府外,最终负手站在安王府的台阶下,对石狮旁的两个护卫视而不见,扬声道:“楚离何在,景王府陆光地前来讨教!”

    他声音缓慢而从容的传遍安王府每一处角落,让每一个人都能清晰听到,声音掠过安王府每一处地方之后,继续往外扩散,数里之内皆被扫遍,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楚离蓦的一闪,出现在安王府大门口的台阶上,居高临下的俯视他。

    楚离一袭白袍飘飘,皱眉看着陆光地,面沉似水:“你就是陆光地?”

    “正是陆某!”陆光地傲然挺胸,昂然的说道:“北楚离南杜风,好大的名声,但盛名之下其实难符,我今天就来会一会北楚离,看看你到底有几分本事!”

    楚离摇头笑道:“陆玉蓉昨天过来找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陆光地皱眉看他。

    楚离负手微笑道:“她是来替你求情的,说你是难得的人才,废了有些可惜,让我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陆光地脸色顿时涨红,愤怒的喝道:“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我胡说没胡说,你回去问陆玉蓉就知道了,你在她眼里不过是个顽皮的孩子,有点儿小淘气,需要来一点儿深刻教训。”

    陆光地怒喝一声:“闭嘴!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闲话休提,看看你的身手吧!”

    “看掌!”陆光怒哼一声,毫不留情一掌拍出。

    他胸口杀气沸腾,把楚离杀了才能洗刷这个耻辱。

    被自己喜欢的女人看轻,要去求另一个男人手下留情,这种感觉让他憋屈之极。

    他发现楚离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笼罩着,一点儿心思也看不出来,有一股无形的压迫传来,心下却有些相信陆玉蓉的说法,这个楚离确实厉害,想打倒了需要拼尽全力才有希望。

    他毫无保留,把平涛掌施展到极致,周身修为毕集于这一掌中。

    “砰!”楚离一掌按过来。

    两道掌力在空中相撞,发出沉闷响声。

    平涛掌劲原本是一浪接一浪,但一浪刚过,已经被楚离的掌力倒卷而回,陆光地甚至没有机会躲避,倒卷而回的掌力已经到了身前,把他击飞。

    楚离蓦的一闪出现在他后背,轻飘飘拍一掌。

    陆光地身子一僵,被封了穴道,倒在地上,嘴角已经涌出血。

    楚离摇摇头,低头打量着他叹一口气:“志大才疏,不外如是,实在不堪一击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陆光地想说话却说不出口,嘴里满是血腥味,胸口烦郁难受,眼前发黑。

    他杀机与愤恨快要把胸口炸开,对楚离只有无穷杀机,对自己更是愤怒之极,觉得自己不争气,竟然一招也没能接住。

    楚离扭头看向不远处的房脊:“玉蓉,你既然来了,还躲什么?”

    白影一闪,陆玉蓉从屋顶飘飘落到楚离身前,没好气的道:“你也太过份了!”

    她一袭白衫,雪白无瑕,白纱覆面,仅露出一双凤眸,顾盼勾魂。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不是按你的要求,没下毒手吗?……这已经是够可以的了吧,打上我门来,却要放过他,要是人人都像他这样,我还有安宁日子过了吧?原本准备拿他立威的!”

    “你总有理!”陆玉蓉白他一眼哼道:“现在你满意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句话应该我问。”楚离失笑道:“这个人情可记住了,把他拿走吧!”

    陆玉蓉哼道:“解了他的穴!”

    他猜到楚离的手段,还会再狠狠的羞辱陆光地,务必要把陆光地打击得一蹶不振,免得成长起来成为劲敌,像陆光地这般骄傲的青年,一旦打击太惨,很难重新站起来。

    依她估计,把陆光地带回景王府,很可能解不开楚离的穴道,只能任由他的穴道自解。

    换成是她就会这么干,楚离与她本质上是一类人,估计也会用这般手段。

    楚离摇头笑道:“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!”

    他上前轻轻一拍陆光地胸口。

    陆光地只觉周身一松,重新恢复自由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双眼似乎燃烧起来,死死瞪着他:“楚离,今日之赐,没齿不忘!”

    楚离微笑:“好啊,你这武功在你们听潮阁可能是最强,在神都根本排不上号,回去好好练几年再出来吧!”

    他这般羞辱陆光地,一是给那些想踩自己上位的人们一个警告,让他们伸量一下,还有就是要弄走陆光地,免得泄了卓飞扬的身份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