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123章 消息(四更)
    ps:更新完毕!

    “楚兄有事但说无妨。”法圆请楚离坐到禅院的石桌旁,不等茶盏上来,直接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楚离把宁氏三兄弟的事说了。

    法圆皱眉道:“秘卫府的秘卫的话……,我怕是说不上话,这属于降魔院的事。”

    楚离似笑非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法圆露出无奈神情:“好吧,我问一问,明天给楚兄一个答复,不过楚兄放心,敝寺不会轻易开杀戒的。”

    楚离哼道:“把人废了也够受的。”

    法圆微笑道:“只要性命无忧,其余的何足道哉!”

    “你们废了他们三个,那我只能废你们大雷音寺三个天外天高手。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法圆道:“看来楚兄不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楚离这般说是怕自己下令废了三人,毕竟他们是禁宫秘卫,是大雷音寺的对手,少三个对手总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楚离哼一声道:“谁让你是大雷音寺弟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若他们没被废,我不会动手。”法圆微笑道。

    楚离这才满意的点头:“那好,我先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雪月轩不要紧吧?”法圆道。

    楚离沉下脸来。

    法圆讶然:“真的出事了?……楚兄发了一通火算是震慑住了众人,没人敢乱来。”

    楚离叹一口气道:“晚了一步,死了一位好友,……杜风委实害人不浅!”

    想到苏青蝶,他仍心情沉重内疚,恨不得把傅青崖再杀几遍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……”法圆合什宣了一声佛号,庄严肃穆。

    这时一个小沙弥进来,端上了茶盏,好奇看一眼楚离,慢慢退下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算了,不提这事,……你为何赖在慈恩寺不走?”

    “我会在慈恩寺修炼一些时日。”法圆道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你们大雷音寺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法圆是大雷音寺年轻弟子第一人,在武林行走要处理各种麻烦,呆在慈恩寺不走,显然必有所图。

    法圆摇头微笑。

    楚离若有所思的道:“是皇上要立太子的事?”

    他从法圆的脑海里读到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法圆讶然看向他。

    楚离暗自赞叹大雷音寺的消息灵通,自己可没听过这消息,立太子可是一件大事,太子一立,名份一定,那一切也就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若是别人,做了太子也未必能坐稳,未必一定成皇上,但景王才干卓越,深得朝臣拥戴,太子位一坐,就是八风不动,旁人再难掀起波澜。

    若是立了景王为太子,那平王真的没了机会,即使他重新把持军权,除非谋反,否则再没有机会,可一旦谋反,大季也就完了。

    法圆道:“景王继位大局已定。”

    “大局已定……”楚离缓缓道。

    法圆道:“一旦成为太子,武功会突飞猛进,达到天外天最巅峰之境,除了天神再难有威胁。”

    楚离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他还真不知道这个。

    法圆道:“但也未必没有变数,这个时候,怕是有人要刺杀景王,一旦继了太子位就不可能再刺杀得了,这一阵必是最后的疯狂。”

    楚离沉吟道:“什么时候立太子?”

    “具体时间还没定下。”法圆摇头道:“皇上有这个念头。”

    楚离慢慢点头,起身道:“不在其位不谋其政,我不是朝臣,谁当皇上一样。”

    法圆笑着摇头道:“景王爷与楚兄你的关系不错,他当了太子不会妨碍楚兄,确实不必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你们大雷音寺着急了?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倒没有。”法圆道:“景王爷与咱们大雷音寺也没仇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们这般紧张,却是不像。”楚离微笑道:“难不成你们大雷音寺想刺杀他?”

    “绝无此意!”法圆忙摆手。

    楚离往外走:“我顺嘴一说,不是便算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景王府的后花园,陆玉蓉一袭白衫,静静坐在湖上的小亭里,看着湖里的游鱼,思绪飘飞。

    一直紧随在她身边的七女落于各处,有的在花圃里,有的在小亭里,有的在水榭中,各自忙碌。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,一袭蓝衫的陆光地缓步而来,英俊脸庞挂着俊朗笑容,踏上回廊,慢慢走到小亭里,抱拳一礼:“见过陆姑娘。”

    陆玉蓉摆摆玉手,看也没看他。

    陆光地看着她白玉般的脸庞,风情万种,美丽之极,湖面波光的映照下,凤眸越发清亮勾魂,红唇越发娇艳诱人,他心下爱极,生出一股强烈的冲动,想伸手揽她入怀,紧紧抱住再不放开。

    但一丝理智让他克制住了自己,知道一旦伸手,迎接自己的绝不是柔软幽香的身子,一定是狂风暴雨般的打击,自己不死也要脱一层皮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陆玉蓉看着湖面,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陆光地道:“我听说楚离已经回府,想去挑战他。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自取其辱。”陆玉蓉淡淡道。

    陆光地笑道:“没打过怎知道打不过。”

    陆玉蓉扭头瞥他一眼,淡淡道:“你能打得过我吗?”

    陆光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不是没动过手,却灰头土脸,狼狈不堪,一向自恃的他心通根本不管用,相形见绌。

    陆玉蓉道:“我不是楚离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陆光地微笑道:“一物克一物,陆姑娘你克制我,我未必就克制不了楚离。”

    “你所恃者是能看透别人心思吧?”陆玉蓉淡淡道。

    陆光地一怔。

    没想到陆玉蓉竟然看出来自己身怀的异术。

    陆玉蓉道:“你这点儿本事,在楚离跟前不值一提!”

    “陆姑娘何必涨他人志气,楚离有这般可怕?”陆光地摇头笑道:“他名气是不小,却未必真那般厉害。”

    他很是不服,即使楚离武功强于自己,自己也未必不能胜他,凭着自己的异术抢占先机,机会大增,楚夫人能够克制自己的异能,楚离却未必。

    陆玉蓉轻哼一声道:“你以为你的异术对他有用?”

    陆光地一怔。

    陆玉蓉道:“你根本看不透他的心思,到他跟前,你走不过十招,别给景王府丢人了!”

    陆光地皱眉不语。

    看来楚离也能克制自己的他心通,当真可恨!

    陆玉蓉淡淡道:“楚离不是萧琪,心狠手辣,你若去挑战,不死也要被废,听潮阁的希望都在你身上,万事小心才是!”

    “陆姑娘不必担心,我轻功还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陆玉蓉轻哼:“你的轻功在他跟前就跟走路无异。”

    “陆姑娘你如此推崇楚离?”陆光地微笑道:“不会是喜欢他吧?”

    陆玉蓉一怔,皱眉看他:“你还真能异想天开!……好了,老老实实呆在王府,别出去!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