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120章 怀疑(一更)
    ps:中午只有一更。

    卓飞扬静静坐在桌旁,一袭青衫,面如冠玉,目似朗星,气质潇洒逼人。

    他漫不经心的把玩着银杯,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,目光茫然。

    楚离化成的中年男子坐到他对面,沉声道: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容貌改变,声音没变,卓飞扬一听便知道是楚离。

    卓飞扬没回头,继续把玩着酒杯,看着窗外,淡淡道:“我的身份怕是要暴露了。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卓飞扬的身份虚虚实实,也不存在暴不暴露的问题,他只与自己联系,而自己每次都以陌生人的身份接近,毫无证据可言,总不能凭空说他有问题,那所有人都有问题。

    两人对面而坐,他能看清楚卓飞扬脸色的凝重。

    “景王府里新来了一个客卿,你应该知道吧。”卓飞扬皱眉道:“是听潮阁的传人陆光地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他挑战过我。”楚离点头:“据说是个厉害人物。”

    卓飞扬哼道:“这家伙很讨厌,盯上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盯上你的?”楚离道:“你们打了一场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不是他对手。”卓飞扬皱眉道:“跟他比试,有种跟你比试的感觉,处处被抢占先机,束手束脚,能活活把人憋死!”

    楚离皱眉。

    自己能做到这一步,是因为有大圆镜智,能够看透人心,当然能够处处占先。

    萧琪也能做到,陆玉蓉也能,现在又有了一个陆光地。

    “你们比的是掌还是剑?”楚离沉吟道:“他的武学卓绝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是武功的事。”卓飞扬道:“他武功也没怎么厉害,招式寻常,施展的时机恰到好处,所以才能克制我,别人跟他动手也有这种感觉,非常憋屈!”

    楚离沉吟着慢慢点头:“他平常行事也这样,处处占了先机?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像也是。”卓飞扬道:“好像他能看透人心似的,是绝顶的聪明人,跟小姐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他所说的小姐是萧琪,也只认她为小姐,敬佩异常。

    楚离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萧琪能看透人心,自己也能,而卓飞扬面对陆光地也有这般感觉,那就说明,陆光地也有这般异能,看透人心。

    “最近他开始怀疑我了。”卓飞扬道。

    楚离皱眉:“他在景王府的地位如何?”

    “景王爷很看重他。”卓飞扬道:“事事都要问他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楚离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:“如此看来,还是一个劲敌。”

    “再这么下去,他一定会把我揪出来。”卓飞扬道。

    楚离笑了笑:“你胆子太小,他凭什么揪出你,你做了什么妨碍景王府的事了吗?你本身无懈可击,根本就不是内奸!”

    “可我……”卓飞扬皱眉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你的身份来历都清清楚楚,逸国公府的弃将,对逸国公府身怀恨意,而且即使你心向逸国公府,也没什么大不了,景王府与逸国公府并不是仇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怕他根本不管我说什么,直接出手杀我。”卓飞扬摇头道:“他是客卿,能指挥得动王府护卫。”

    他一对一且不是陆光地对手,更何况加上王府护卫。

    “景王爷会对你下手?”楚离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卓飞扬摇头。

    “府里的事谁做主?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卓飞扬道:“大事是有景王爷做主,小事则由陆玉蓉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陆玉蓉还没走?”楚离皱眉道。

    卓飞扬道:“陆玉蓉这一阵子一直在景王府,是景王爷最重要的心腹,几乎所有事都经过她手,甚至景王爷有很多事情都不清楚,都是她办的。”

    楚离皱着眉头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没想到陆玉蓉的地位上升得这么快,他先前在神都的时候,陆玉蓉仅是在景王府做客,没彻底投入到景王爷的帐下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陆玉蓉是要彻底下注,要全力辅佐景王爷,帮他夺得皇位。

    陆玉蓉的本事他最清楚不过,论武功可能不如自己,但论心智却绝不逊于自己,甚至更胜一筹,毕竟自己能够压倒她是因为大圆镜智,若没有大圆镜智看透人心及对心智的加成,绝非陆玉蓉对手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若是陆玉蓉做主,不会怎么着你的。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陆玉蓉虽恨逸国公府,与自己却有几分交情,一旦真看出卓飞扬是自己的棋子,不会下杀手,会提出交换的条件,才符合她的性格。

    “那陆光地与陆玉蓉是什么关系?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“陆光地好像喜欢陆玉蓉。”卓飞扬道。

    楚离横他一眼道:“陆光地要听陆玉蓉的,还是超然于外?”

    “他也要听陆玉蓉的。”卓飞扬道:“不过陆光地好像不服气,觉得自己不能听一个女人,而且是自己喜欢的女人的,一直想压过陆玉蓉,先前去挑战你也为了如此。”

    楚离若有所思:“不服气陆玉蓉……,有趣。”

    “陆玉蓉好像并不在意。”卓飞扬道。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陆玉蓉的脾气我知道,唯我独尊,哪能容得别人挑衅,你暂且忍一忍,估计他很快要倒霉,陆玉蓉可不好惹!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卓飞扬无奈的点点头道:“但愿能在陆玉蓉收拾他之前,不会把我踢出王府。”

    他废了这么多心血,用了这么久终于站稳脚根,实在不想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一旦被踢出王府,在楚离面前哪能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虽说楚离现在名满神都,更有北楚离之称,他却一直暗自觉得,自己也能达到这般水准,只要自己刻苦努力,再有一些机遇,并不完全服气。

    楚离与他又说了几句,说他安下心,然后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走出酒楼,沿着大道走了出一里,然后转向一条小巷,想抄近路回王府。

    一个俊美青年一袭蓝衫挡住了小巷的路,站在小巷正中央,微笑看着楚离,正是陆光地。

    楚离皱眉看他一眼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陆光地冷冷道:“站住。”

    楚离站在原地看向他:“阁下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陆光地淡淡道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在下是什么人何必告诉你,让开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陆光地呵呵笑一声,摇摇头:“卓飞扬果然有问题!”

    他能感觉到楚离没有武功,但偏偏看不透,身上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阻挡着他,无法看透内心。

    他非常好奇楚离身上到底有什么,能够挡住他心通的,绝非凡物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