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105章 难案(三更)
    宋王妃叹息之时,秘卫府的顾圻也在叹气。

    废了武功的陈东海站在秘卫府的大厅里,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顾圻沉声道:“一点儿线索找不到?”

    陈东海咽了咽口水,苦笑道:“统领,凶手用的是大雷音寺的武功,但只是大雷音寺最寻常的拳法,早已经外传出去,大多数武林中人都会这套拳法,实在无法从这拳法里看出凶手。”

    顾圻不死心的道:“内力呢?”

    “内力也看不出什么。”陈东海叹息道:“此人内力刚猛霸道,一拳毙命,李尚书家全家三十五口人,都是一拳杀死。”

    “李府里的护卫呢?”顾圻哼道:“他们总不能也一拳被杀吧?”

    “也是一拳!”陈东海点头道:“所以说此人是个绝顶的高手,极为罕见,说不定……说不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什么?”顾圻沉着脸没好气的道:“有什么话就说!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真是大雷音寺的高手。”陈东海无奈的道。

    顾圻道:“即使是大雷音寺的,也要抓!……这一次的案子太大,神都所有人都知道,要是不能抓住凶手,咱们秘卫府索性都去守皇陵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陈东海无奈点头,脸上露出苦涩之意。

    顾圻抬头道:“对了,傅统领走了吗?”

    陈东海道:“好像昨天刚离开,很是凄凉,竟然没有一个人去送行。”

    “哼,他太不会做人了呗!”顾圻冷笑道:“楚大总管没去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陈东海摇头:“姓楚的一直没出家门,还有,这一次的狩猎大典据说也没招呼安王府的人,好像特意把安王府落下。”

    他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,觉得快意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一身修为被萧琪废掉,就有滔天的恨意。

    可惜他知道这个仇没办法报,萧琪是国公府的小姐,自己再怎么胆大也不可能动手杀萧琪,想废掉她,武功又不够,只能硬生生忍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亏得顾统领看在自己可靠,能连通上下,才继续用自己,但现在的自己只能在一旁出谋划策,却没办法亲自上阵去做事,已经成了废人。

    顾圻哼道:“狗咬狗,越热闹越好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!”陈东海笑道。

    “梅二院的家伙们呢?还是不出动?”顾圻冷冷道。

    陈东海道:“这次下了重赏,他们倒是动了,过去看过现场,却都摇头说无能为力,找不到凶手,凶手什么线索也没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一帮废物!”顾圻冷笑,皱眉道:“会不会是他们出工不出力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会。”陈东海摇头:“他们还不屑于此,既然应了差使就不会糊弄,一定会全力以赴!……这次他们出动,估计是受了楚离的吩咐,不再跟统领拧着来!”

    “可恨!”顾圻重重拍一下太师椅扶手,咬牙切齿,最终却颓然叹一口气:“萧王妃那疯女人,真是招惹不得,……楚离也算是识趣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陈东海点头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外面传来脚步声,禇良在外面低声道:“统领,外面有禁宫护卫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请他们进来。”顾圻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禇良答应一声,很快带着两个玄衣禁宫护卫进了大厅。

    顾圻起身抱拳,勉强笑了笑:“周老胡老,还劳烦你们亲自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顾爷,咱们奉皇上的旨意,过来看看进展如何。”两个玄衣老者笑呵呵的道:“可有进展?”

    “还好,稍有一些进展。”顾圻笑道。

    削瘦的玄衣老者沉声道:“皇上有旨,让秘卫府务必在三日之内破了此案,替李尚书一家报仇!”

    “三日?!”陈东海失声叫道。

    两玄衣老者扭头看他。

    陈东海忙抱拳见礼:“见过二位大人,三日实在太紧,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顾圻无奈的点头:“不瞒二老,我这边其实没什么太大进展,凶手乃顶尖高手,刚猛霸道,一拳杀一人,李府三十五个人无一幸名,没人看到他的模样,而且也看不出他修炼了什么武功,简直就是无头公案!”

    “皇上不管这些。”削瘦玄衣老者摇头道:“此案影响太过恶劣,若不能尽快破掉,神都上下甚至大季上下都会对朝廷没了信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样,三天破了此案委实做不到。”陈东海苦笑道:“二位大人,破案没想象那般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你敢跟皇上说吗?”另一个胖乎乎的玄衣老者没好气的道:“三日就是三日,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,做不到,那就等着受罚吧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陈东海脸色苦成一团。

    顾圻也皱眉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旨意咱们已经传到了,剩下的老夫也帮不了你们。”削瘦老者抱抱拳,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陈东海忙道:“二位大人其实能帮到咱们。”

    顾圻扭头瞪他,示意不要胡说。

    两玄衣老者乃禁宫内卫,平时不出宫一直呆在皇上身边,这次派出来,就是皇上表明对这件事的关切。

    若是惹这二位不高兴,回去在皇上跟前歪两句嘴,麻烦就大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说说看,老夫能帮上什么忙?”胖乎乎的玄衣老者笑眯眯的道:“真能帮上,老夫也不会吝惜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案子想破,还得请一个人。”陈东海道:“若有此人出马,破此案不难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顾圻好奇的道。

    两个禁宫内卫也好奇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,哪一位有这般本事?”胖乎乎的玄衣老者笑道。

    陈东海看向顾圻,咬咬牙:“楚离!”

    “哪一个楚离?”玄衣老者问。

    陈东海迟疑一下,看向顾圻。

    顾圻皱眉:“安王府大总管楚离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陈东海用力点头道:“咱们没有线索,但在楚离眼里未必没有线索,他若出手的话,一定能破了这个案子,捉到凶手!”

    “楚离已经废了武功,不济事了!”顾圻冷冷道。

    陈东海道:“即使废了武功,眼力还在。”

    顾圻横他一眼,知道了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这是要拉楚离下水呢,也好给他们找一个垫背的。

    楚离确实有神眼之称,号称洞烛九幽,能看到旁人看不出的线索来,但现在楚离武功没了,眼力自然也就没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