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090章 印记(六更)
    完毕!

    他对这种感觉最清晰不过,在内陵里感受得太多,这是天神威势,显然是天神高手靠近。

    大圆镜智观照一百里,他清晰看到了高空之上,皇上与另一个须眉皆白的老者对了一掌,两人各自后退,飘飘遁入空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这一掌没有惊天动地的力量,甚至丝毫没有力量外溢,好像两个不会武功的人对上一掌。

    先前窒人的力量消失不见,云淡风轻,好像一切都没生,刚才的一幕好像是他的幻觉一般。

    他长舒一口气,还好大傅的皇帝反应快,而且坚决强硬,否则只要晚上一步,被皇上再补一掌,那自己真的有死无生,怕是直接会碎成一块一块,枯荣经也复活不了。

    他一闪消失在原地,出现在另一座宅院中。

    他不想被皇上盯住,也不想被大傅的皇帝盯住,在他们眼中自己都是一只蚂蚁,随时能踩死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让他愤怒,也是他拼命向天神的动力之一。

    他趴在这座宅院的小亭里继续吐血,其中夹杂着肉块。

    他一边吐血一边心悸,刚才那一幕太险,差点儿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若非有天魔噬灵术所噬的那一记天神劲,他那一掌根本击不中皇上甚至击中了也只是挠痒痒,打不破他对空间的封锁,逃无可逃,必死无疑,天神之威势当真可畏可怖。

    枯荣经一动,四面八方的灵气汹涌而至,治疗着他的重伤,虽说差不多要死,仍还有一口气撑着不死,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,把瓶里的丹药全倒进嘴里。

    周围灵气汹涌,加上灵丹的灵气在五脏六腑间荧绕,不停的修复着五脏六腑,多重的伤都挡得住。

    但天神劲却像刀子一般,坚凝无比,锐利无比,不停的切割着五脏六腑,破坏力远胜灵气与灵丹的修复,身体在迅的衰败下去。

    他原本该用天魔噬灵术吞噬这天神劲,可惜天魔珠被天神劲震碎,天魔噬灵术无法催动,只能眼睁睁看着天神劲肆虐。

    地藏转轮经竭力想要转化,刚将其逆转,化死为生,从破坏变成修复,却马上又变回来,天神劲好像有自己的意识一般,是一股纯粹的意志,地藏转轮经能够转化一时,却不能一直转化它。

    楚离露出苦笑,天神一击的威力如此,挨上了就活不了,他眼睁睁看着自己在衰败走向死亡,照这个度,过不了一刻钟就要死去!

    他脑海疾转,不甘心这么束手待毙。

    忽然灵光一闪,逆转地藏转轮经,却是不理会天神劲,而是针对身体。

    地藏转轮经逆转,不但不恢复身体,反而跟天神劲一块儿破坏身体,身体衰败的度陡然加快,一盏茶时间,他已经性命垂危。

    他开始顺转地藏转轮经,一股奇异的生机出现,迅恢复着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他精神一振,可惜天神劲仍在,继续破坏着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他却没理会天神劲,仍正转地藏转轮经,随着生机的不停涌现,心口上方忽然出现一个比尘埃还要细小的天魔珠,迅扩散至周身,天魔场再现。

    他大喜过望,天魔噬灵术开始运转,吞噬起了天神劲。

    天神劲一点一点被天魔噬灵术吞噬,对五脏六腑的破坏渐弱,周围灵气与灵丹的灵气拼命恢复着五脏六腑,渐渐维持一个不好不坏的局面。

    随着天神劲的减弱,灵气渐占上风,最终天神劲完全被吞噬,灵气不停的恢复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他长舒一口气,这条命终于捡回来了!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时分,他彻底痊愈,看不出受伤,昨天性命垂危的好像不是他,两天的状态有天地之别。

    他皱眉坐在小院里,把院子里的血埋掉,眉头紧锁,冥思苦想。

    恢复痊愈后,他观照自身时现,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在脑海虚空萦绕,似有似无,仿佛夜空中的一股风,若非他神魂健壮惊人,怕是很难现这股气息。

    他想来想去,这股气息是天神劲所遗留,是皇上的印记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一离开大傅,皇上定能凭此印记找到自己,不管变换成什么模样,都会被他找到,然后一掌拍死,若非神魂足够强大,现这股气息,自己现在已经死了!

    他想了许多办法,用大圆镜智去压制,佛陀与天魔去捕捉,都没能奈何这股气息,如风如雾如烟,不可捉摸,无法捕捉。

    最终他无可奈何,只能用最后一招,化身哲英,去天魔宗。

    他飘身来到天魔宗,径直到了大殿,扬声道:“弟子哲英见过李师祖。”

    “哲英?”里面传来沉喝。

    楚离推门进了大殿,抱拳一礼:“见过李师祖。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离开了阴风谷?”李长老沉着脸上下打量他。

    他知道阴风谷是何等存在,九死一生,哲英竟能够离开,当真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李长老沉声道:“你既离开阴风谷,还回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弟子想见见四位师祖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李长老没好气的道:“你是故意来气咱们的吧?混帐!”

    楚离微笑不语。

    李长老打量他几眼,皱眉道:“你的天魔功练到第九层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楚离点头。

    “如此练法,没什么可高兴的!”李长老哼道:“你还想呆在天魔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楚离道:“宗主曾说,我只要出了阴风谷,所有事情一笔勾销,我还是天魔宗弟子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回去歇着吧。”李长老道。

    楚离应了一声,忽然后退一步,似乎无意中碰上了天魔像。

    “砰!”他一下倒飞出去,直接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李长老怔了怔,忙招呼人过来,把楚离扶回了他自己的屋子。

    楚离悠悠醒过来时,现外面天光大亮,看了看窗户的影子,知道是正午时分。

    他头疼欲裂,没办法施展大圆镜智,脑海虚空再次被重创。

    他用的是两败俱伤之法,不知道这次重创,会不会把皇上的印记磨灭掉。

    若磨灭不掉,那只能去挑战天神高手,然后用那天神高手对付皇上的印记,或有一线希望,否则他不能回归大季,只能呆在这边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不知道萧琪该多担心!(未完待续。)8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