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079章 留情(一更)
    他心有所恃,即使废了武功,还有地藏转轮经,即使脑海虚空受重创,还有天魔石,即使没了性命,还有枯荣经。

    有恃无恐之下自然要冒险一试。

    结果还好,武功没有被废,神通却是不能用了,脑海虚空再次封闭,不知道是被碎还是暂时受创而不能用,他却没那般担心,拿出天魔石枕,仰面朝天枕上去。

    丝丝凉气进入脑海,宛如炎炎烈日下喝下一碗酸梅汁。

    天魔石枕枕在后脑勺上,另一块用来施展寻魔诀的天魔石小得多,被他拿着绳结锁住,戴在脖颈间,一直在滋润着精神。

    两者叠加,效果倍增,他估计不需要太久就能恢复。

    他看到过天魔像的气势,毫不逊于天神威势,所以天神一击的威力未必比得过天魔像。

    片刻后,脚步声传来,赵玄与徐镇山出现在水榭内,两人脸色阴沉沉,目光冷冷。

    楚离起身抱抱拳。

    “行啊小陆,你这胆子够大的!”赵玄白胖的脸上似笑非笑:“命也够硬的!”

    枯瘦的徐镇山板着脸,冷冷瞪着他。

    楚离苦笑道:“没想到不灭金身这般厉害。”

    徐镇山冷冷道:“你可知你违了内陵护卫的禁律!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什么禁律?”

    “小胡没跟你说?”徐镇山皱眉道。

    楚离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知道事情严重,这个时候只能抓住这一点,不知者不罪,即使有罪也会减免。

    徐镇山扭头看一眼赵玄。

    赵玄苦笑道:“很有可能,小胡对小陆还是有点儿心结的,……可能也不觉得小陆会这么干,这跟自杀无异嘛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徐镇山缓缓点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跟你说清楚,咱们内陵护卫守护天神金身,为了防备有人闯进来破坏天神金身。”

    楚离打断他,讶然道:“还有人能破坏天神金身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不能?”徐镇山冷冷道。

    楚离稍一沉吟,慢慢点头:“能。”

    赵玄笑道:“小陆,换了是你,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办法多的是。”楚离道:“像直接用暗器,或者用箭矢之类的,天神威势能阻止高手靠近,却不能阻止暗器的靠近吧?”

    “聪明!”赵玄笑眯眯点头。

    徐镇山冷冷道:“身为内陵护卫,有一桩好处,就是能够就近研究天神威势,从而领悟天神之秘,进入天神境界,虽不能去外面翻云覆雨,却能逍遥自在,或者直接飞升天外天,超脱于轮回,得天人之寿。”

    天外天之上乃另一界,居住的是天人,寿万载,即使死去,也可以直接回到此界,有机会再次回归,而一般的人死后进入轮回,下一世未必能为人。

    楚离点点头。

    徐镇山道:“但咱们内陵护卫却有一条最根基,不能违逆的禁律,就是不能碰触天神金身,这是对先皇的不敬,所以碰天神金身者,直接逐出内陵。”

    楚离一怔道:“逐出内陵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徐镇山沉声道:“且永世不能进内陵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太冤枉了!”楚离苦笑道:“我根本没碰天神金身啊!”

    徐镇山哼一声道:“还好你没碰上!”

    楚离顿时长舒一口气,知道事情还有转寰的余地,忙道:“徐老,那有什么处罚?”

    徐镇山道:“罚你一年不准进内陵!”

    楚离顿时露出苦色。

    他暗自焦急,一年不能进内陵,那真是要命。

    赵玄笑眯眯的道:“小陆,你现在伤没好,正好养伤,既是对你的处罚,也是对你的保护。”

    楚离苦笑道:“让我一年不准进内陵,还不如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喜欢内陵?”赵玄笑道:“对大多数人来说,内陵是个痛苦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楚离摇头:“我有地藏转轮经,能够卸去天神威势,而且地藏转轮经精进极快,修为也大涨,正是关键的好时候,怎能不进内陵?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的事,唯让你做错事了呢。”赵玄摇头。

    楚离轻咳一声道:“其实徐老与赵老弄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弄错了?”赵玄笑道,徐镇山看向他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我并不是想去动天神金身,只是试一试天神威势,并没有去触及天神金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赵玄一怔,看向徐镇山。

    徐镇山皱眉。

    楚离忙道:“我当然知道碰不上金身,只是试一试能够进多远,没想到金身的威势这般厉害,三丈之外就进不去,我听人说徐老能离天神金身一丈是吧,是咱们内陵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行呀小子,你还知道这个。”赵玄笑道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我当然比不过徐老的五百年修为,所以想试试到底能靠多近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赵玄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他扭头看向徐镇山:“小陆也真够调皮的,不愧是年轻人,心思灵动活泼。”

    徐镇山哼一声。

    他跟赵玄都知道楚离是信口胡说。

    但这般说法又能自圆其说,没什么破绽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就是他确实没能碰上天神金身,所以并没违禁律。

    赵玄笑道:“你看小陆伤得这么重,估计一两个月也好不了,也是调皮的代价,不如就算了,他受的伤已经是惩罚。”

    楚离忙抱拳认真的道:“徐老,我以后会收敛一点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呀。”赵玄笑眯眯的道:“内陵越来越没意思,难得有你这么活泼的!”

    他看向徐镇山:“是不是,徐老?”

    徐镇山皱眉看着楚离。

    楚离微笑看着徐镇山,怎么处罚,确实是徐镇山一句话的事,没能碰上天神金身,就得按照动机来判罚,怎么说都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此事得大伙商量。”徐镇山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徐老,商量什么,这点儿小事你决定就好。”赵玄笑眯眯的道:“又不是什么大事,大伙不会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徐镇山摇头道:“仅此一次,再有下一次,那真的没办法通融!”

    “多谢徐老!”楚离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徐镇山道:“下次碰上金身,可别推托说不知道,即使不知道了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楚离郑重的抱拳。

    他暗舒一口气,没捉着鸡反而折了米,那就太冤枉了,也太郁闷,还好手下留情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