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072章 分配(六更)
    ps:更新完毕,累得不行,却很满足,如果有月票再来,那就更好啦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一个朱衣老者从大厅里出来,来到众人中央,扬声道:“老规矩,去内陵轮值的站到东边,在外陵轮值的站到西边。”

    他身形魁梧高壮,宛如一尊铁塔般站在人群里,声音宏亮,整个练武场都响遍。

    人们安静下来,迅速的分成了两排。

    楚离自觉的站到东边,跟他一块的还有三人。

    楚离扫一眼三人没说话,看三人的模样,也不想跟他说话。

    朱衣老者扫一眼众人,目光如电,目光扫过之后,众人都噤若寒蝉,一点儿声音不出。

    楚离如今大圆镜智失效,无法外观,仅从老者的目光与精气神上估计,修为应该有两百年左右。

    如此高手的气势自然不同,压得住众人。

    “外陵的该怎么做就怎么做,内陵轮值的随我来!”朱衣老者挥挥手,往大厅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楚离与另三人跟在他身后,很快来到一座假山前。

    这座假山匠心独具,古朴拙劲。

    朱衣老者按了一下假山,下面“轰隆”出现一个幽深洞口,吹出来阵阵森森凉风。

    朱衣老者毫不犹豫的带着三人往下走,慢慢走下了一百多个台阶,然后踩上一条宽阔的大道。

    这条大道宽阔整洁,一尘不染,当然身在幽深的地下,也不会有什么灰尘落下来。

    这大道能容五辆马车并排行驶,地面青砖锃亮,周围安静无声,甚至听不到他们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楚离一踏进青砖地面,便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,头皮发麻,心中警兆不停的涌起,似乎提醒着他周围环境的危险,让他马上逃离。

    他按下逃走的冲动,跟着朱衣老者往前走,目视前方,余光在左右打量,两边墙壁与头顶都雕着一幅一幅的灵兽图。

    他在上面看到了灵鹤与灵虎,竟然有六七分相像,委实不易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仅是这些灵兽图,放到外面已经是难得的珍宝。

    当今大季武林的一流武林门派秘笈多是脱胎于灵兽,却偏偏没有了灵兽的图册,千年以下,他们把灵兽当成了传说,没有人真正见过,图册越画越离谱,把野兽当成灵兽,觉得灵兽应该与野兽差不多模样,却不知灵兽与野兽根本不是一个种类。

    所以如今的灵兽画册已经远不是灵兽原本模样。

    他大圆镜智虽不能外观,头脑仍旧灵动,扫一遍就烙印入脑海,同时在观察周围阵法的痕迹,这里的阵法委实高明,目前为止,他一套阵法也没能看出来,更别说找到破绽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这绝对不止一套阵法,而是数个大阵的叠加,才有如此威力。

    而那迫人的压力则来自于天神金身了,果然名不虚传,看来自己以前还是小瞧了天神高手。

    他跟着老者慢慢往里走,走出约有一里路,来到一座宫门前。

    竟然是两扇青铜大门,森森煞气扑面而来,这两扇青铜大门也来历非凡,若是他没感觉错的话,与战场上的战旗异曲同工,能够压制武林高手的内力。

    他的内力到了青铜门前,顿时十不存一。

    他心下暗自苦笑,经历这些重重压制,再厉害的高手进到里面来,也成了软脚虾,能发挥出的战力有限,怪不得这皇陵上千年来还从没有人得逞。

    踏进青铜大门,面前是一个开阔的广场,一眼看上去,从东边走到西边需要骑马,与大季神都的禁宫一般大小,甚至隐隐比禁宫还要大一圈。

    朱衣老者带着四人走了两百多步,来到大殿前的台阶下。

    大殿的台阶上已经站了一个手执拂尘的玄衣老者,身形不高,白白胖胖,神情和蔼,与神都的禁宫侍卫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玄衣老者轻轻一抖拂尘,懒洋洋看着楚离四人。

    “赵老,这四个小子今天轮值。”朱衣老者抱拳。

    楚离大圆镜智失效,看不清这玄衣老者的虚实,仅从气势上看,远胜朱衣老者,是惊人的高手。

    玄衣老者白白胖胖的脸庞露出一丝笑意:“好,甚好,那就他们四个吧,随老夫来!”

    “有劳赵老了,小杨我就先告辞了。”朱衣老者笑道。

    玄衣老者摆摆手:“小杨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朱衣老者恭敬的抱抱拳,慢慢退下台阶,然后转身离开,很快出了青铜大门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玄衣老者目光扫过楚离四人,伸出白胖的手:“把腰牌拿来。”

    楚离拿出腰牌,与另三人一起交给他。

    玄衣老者一一看过腰牌,又仔细打量他们几眼,又搭上他们手腕,检验他们的修为。

    楚离暗松一口气,还好自己准备得充分,不仅变成陆虚舟的相貌,拿着他的腰牌,还在运转着陆虚舟的心法,所以丝毫看不出破绽。

    玄衣老者打量了几眼楚离,让楚离暗自紧张,表面上却发不动声色,抱抱拳道:“赵老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陆虚舟不是第一次来内陵守值,显然是老人,应该与玄衣老者相熟才是,所以他才敢这么做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大圆镜智,堪不透玄衣老者的心思,只能通过他的表情来推测,应该没什么在问题,所以底气十足的发问。

    他平时用大圆镜智时,一边看人们的表情,一边看他们的内心,两者往往会相互对照,如此一来,渐渐的对人们的表情更加清晰明白,加上他超人的记忆,不知不觉中,已经把细微的表情代表了什么想法几乎掌握完全。

    所以即使没有大圆镜智窥探内心,他通过对方的细微表情,也隐隐能猜到其心思。

    玄衣老者笑眯眯的道:“小陆你今天有些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楚离微笑道:“可能昨晚没喝酒的缘故吧,不敢喝了!”

    “哦?难得你不喝酒。”玄衣老者恍然大悟,点点头:“怪不得精神头更足了呢,好,好!”

    楚离心下笃定,自己做到这一步,几乎没有破绽,旁人再怎么想也不会想到有人能做到这一步,里里外外都变成了陆虚舟。

    玄衣老者松开他的手腕,一甩拂尘,笑眯眯的道:“那好吧,难得你精神,今天就守崇文殿吧。”

    楚离顿时露出苦色:“赵老”

    他通过陆虚舟已经知道,崇文殿最受重视,是上一代皇上的金身所在,金身在此,就好像如生前仍在崇文殿朝见一般。

    年代越近,金身的威势越强大,崇文殿的金身威势最强,站在崇文殿外简直就是一种酷刑,最痛苦不过。

    “好啦,就这么定了!”玄衣老者笑道:“轮也该轮到你了,下一次再换过去就是啦!”

    楚离无奈的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知道崇文殿的防卫最严密,进了崇文殿甭想有什么收获,没办法看到阵法的破绽与防卫的破绽,更没机会接触到天神劲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:访问网站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