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069章 虚舟(三更)
    他天魔功火候还不到,虽然踏入了第九层,仍比傅青崖差了一大截,但可以通过吞噬天魔珠来弥补,若能把四大长老的天魔珠都吞噬了,应该就能与傅青崖比肩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想法只能想一想,不能实施,在天魔宗吞噬天魔珠太危险,傅青崖随时能过来。

    他沉吟片刻,蓦的出现在附城。

    正是华灯初上时分,小院内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萧琪坐在小院的石桌旁,一袭雪白罗衫,远黛般眉毛轻蹙,眼波清冷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楚离从屋内推门出来。

    萧琪清冷的眼波流转,瞥他一眼,淡淡道:“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楚离看她神色不对,来到她身边,淡淡幽香入鼻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柳星死了。”萧琪道。

    楚离脸色微变:“柳星?”

    萧琪道:“是被安王亲手斩杀,尸首分离。”

    楚离深吸一口气,缓缓道:“他真是疯了!……为什么杀柳星?”

    “说是阴奉阳违,不遵命令。”萧琪淡淡道:“总之他想杀人,总能找到借口,应该是向二姐施压,逼她回王府,否则还会杀更多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让他们都撤出来了吗?”楚离皱眉道。

    他先前已经想到安王会狗急跳墙,所以让柳星他们去国公府,免得被安王找到借口趁机发难,剪除自己的羽翼。

    萧琪道:“他们有事耽搁了一下,还没来得及动身,可能安王就是看到他们想走,先发制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家伙!”楚离一拍石桌,怒火熊熊。

    他很快压下火来,沉声道:“其余人呢?”

    “先前已经被他打伤,现在都被废了武功。”萧琪道。

    楚离冷笑道:“他是报复我当初废他武功之举!”

    “身为皇子,岂能容忍别人欺负?”萧琪淡淡道:“他们不欺负别人就算好的了,这是秋后算帐。”

    楚离深吸一口气,再次压下翻腾的怒火。

    萧琪道:“人死不能复生,你也别太伤心,怨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楚离摇摇头:“我得替他们报这个仇!”

    “你想杀安王?”萧琪蹙眉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我要杀了他!”

    萧琪明眸紧盯着他,轻轻叹一口气:“你知道后果的。”

    楚离凝视萧琪。

    萧琪静静看着他,明眸清亮,两人似乎能从目光中看懂彼此的心思。

    萧琪淡淡道:“好吧,你想杀就杀,想必你有了稳妥之计吧?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这一阵我一直在为这个准备,原本还想更充分一些,现在看来不能再等了,安王现在就像一条疯狗,不打死的话,还会杀更多人。”

    他先前还准备再吞噬两个九层的天魔功高手,凭着天魔石与寻魔诀,再加上一些消息,未必找不到他们,然后九层练到圆满,更有把握一些。

    可现在看来时间不等人,不能再拖下去,安王得尽快宰了,他说不定已经开始对付国公府,一旦惹得国公府反击,那他一死,国公府就有嫌疑,皇上一定会打击国公府。

    萧琪道:“你要如何?”

    楚离沉吟道:“我只差最后一步,要进内陵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进不去内陵。”萧琪蹙眉道:“那里有阵法守护,护卫严密之极。”

    楚离露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他如今的天魔功越来越深,对于混进内陵大有把握。

    陆虚舟是一个俊逸中年,身形修长,这天傍晚从外陵轮值回来之后,美貌的小妾已经做好了饭菜,备好了美酒,侍候着他喝酒。

    几杯美酒下肚,他眸子迷茫,开始醺然。

    他只有在醺然之中,才能忘却枯燥的生活,忘却种种不如意与种种烦恼。

    想到先前在神都的花天酒地,再看看现在,简直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虽有美貌的小妾在身边,但再美貌的女人看得久了,也会觉得腻,哪像他从前在神都时候,每天换着花样的欣赏美人儿,喝酒嬉戏,神都的美人儿太多。

    他身为秘卫府的秘卫,乃皇上鹰犬,威风赫赫,横行无忌,坐在酒楼里没人敢多说,扬眉吐气,哪像现在,乖乖做孙子不说,稍有懈怠就会被一群老家伙喝骂,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
    他有时候在想,这般日子实在无趣,不如死了算,甚至逃出附城,逃到别的国去,即使只能逃几天就会被捉回来,也比这般死气沉沉、压抑无比的日子强。

    但每次喝酒都有这般想法,酒醒之后,仍旧老老实实的去外陵轮值,每十天还要去一次内陵轮值。

    外陵还好一些,可以偷偷懒,轻轻松松。

    内陵每次进去,身子都像是压了一座大山,一天下来,感觉身子都要被压碎,得十来天才能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这种痛苦无法言述,别人还以为去内陵守值荣光,却不知其中的苦楚,但只能闷在心里,因为内陵的一切都不能说,否则内陵那些疯子一定会撕了自己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再次喝了一杯,要把自己喝醉,因为后天又是难熬的一天,要进内陵守值!

    一想到去内陵,他浑身疼痛难当,是真的疼痛。

    站在内陵一天就像背着一座山,好几次都要昏倒,都是死死的撑住没倒,否则就要被退出内陵守值之列,那真成了笑话。

    那些不能在内陵守值中坚持住的,被淘汰下来后,武功都会迅速的倒退,成了一个废人。

    生活在人们的不屑中,那还不如死,所以即使痛苦难熬,他也只能咬牙硬撑下去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他叹一口气,再次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美貌如花的小妾知道他的心事,知道多说只会让他心烦,只是倒酒,把他灌醉就好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他几杯下肚,再次醉倒,被小妾扶着上了榻,酣然入睡。

    小妾则到了另一间屋子睡下去。

    半夜时分,陆虚舟醒过来,发现自己不在自己的榻上,却是在河上的一只小船中,周围黑漆漆的,偌大的附城好像都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吃了一惊,扭头看去,一个中年男子正静静坐在小船另一头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陆虚舟忙道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摇头:“你是陆虚舟吧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陆虚舟沉声道。

    他周身内力鼓荡,准备发难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