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049章 吞噬(四更)
    ps:更新完毕!

    “几位长老还在讨论,争执不下。”哲英露出迷人笑容:“杜兄你人缘不错,白长老一直维护你,准备让你拜进天魔宗,然后按宗门规矩罚你。”

    楚离静静看着他:“那真是多谢白长老了。”

    他虽没了大圆镜智,看不透哲英所想,但也知道这只是引子,后面才是想说的。

    “杜长老他们则主张直接杀了你。”哲英笑容满面的道:“因为你知道了不该知道的,而且偷偷潜入,居心叵测,宁杀错不会放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呢?你想干什么?”楚离平静的问。

    哲英轻笑一声道:“听说杜兄你练成了第六层天魔功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楚离点头。

    哲英笑道:“在下乃天魔宗嫡传弟子,从小修炼天魔功,也只不过修炼到了第五层,而且这一次受了重创,恢复修为恐怕需要一阵子,在下也一直自诩天才,可跟杜兄你一比,当真是小巫见大巫,惭愧得很!”

    楚离皱眉看着他:“你不是来夸我的吧?”

    哲英道:“我来是跟杜兄商量个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商量什么?”楚离感觉不妙,这哲英笑得欢畅,好像有什么好事,但对自己绝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我想借杜兄的天魔珠一用。”哲英挂着迷人微笑:“助我修为更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借天魔珠?”楚离哼道。

    他心下暗叹果然没好事。

    所谓借,那一定是有借无还的,说得好听罢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天魔珠要不保,就是不知道如何拿去自己的天魔珠,难不成如自己吞噬血神教高手的血心一般,这个哲英能够吞噬自己的天魔珠不成?

    想到这里他心一沉,皱眉看着哲英,隐隐觉得,自己恐怕猜中了!

    哲英笑容更盛:“不知杜兄可听过天魔噬灵术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楚离道:“据说能够伤天神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哲英笑道:“天魔噬灵术威力惊人,确实能伤得了天神高手,不过天魔功达到第七层第八层才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楚离皱眉道:“你会天魔噬灵术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哲英笑眯眯的道:“为了杜兄,我前两天特意学的,早了一点儿,照理说,应该第七层才能开始修炼天魔噬灵术的。”

    楚离有不好的预感,沉声道:“你想用天魔噬灵术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天魔噬灵术能吞掉杜兄的天魔珠,从而把我的层次推到第六层。”哲英抚掌笑道:“这简直是大恩大德,在下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楚离皱眉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哲英叹息道:“若是我自己修炼,想达到第六层,最少五年!……杜兄省了我五年之功,当真是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天魔功晋阶需要心境感悟,吞噬再多天魔珠有何用!”

    哲英摇摇头,笑道:“杜兄你这就有所不知了,吞噬天魔珠,会直接将感悟一块儿吞噬,进阶易入反掌,这般好事真是千载难逢!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长老们还没决定要如何处置我,你就敢如此对我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哲英叹一口气,同情的看着他:“看来杜兄你还抱有幻想,真以为自己能捡得一命?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真要杀我?”楚离皱眉。

    哲英点点头:“*不离十,杜兄是要死的!……谁让你不是天魔宗弟子呢,不过杜兄放心,杜兄在大季还有亲戚朋友吧?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有如何,没有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杜兄何必如此。”哲英叹道:“我其实是想帮杜兄。”

    楚离平静的看着他:“那真要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哲英道:“与其这般白白死了,岂不浪费了天魔珠?不如给我,我可代杜兄活于世间,我会去大季,代替杜兄照顾你的父母,或者女人。”

    一股杀机从心底升起,却被他压住,不形于色,淡淡道:“多谢了,可惜我父母皆亡,也没有什么女人,孤家寡人一个,就不劳你费心。”

    “杜兄何必骗我,杜兄是有女人的。”哲英呵呵笑道:“雪月轩的弟子吧?据说大季雪月轩弟子皆美貌动人,倒要去见识一下,杜兄尽可放心的去,我会好好照顾她们的。”

    楚离笑了笑:“你们调查得倒清楚,我昏迷几天了?”

    “五天五夜。”哲英笑道:“我对杜兄的人生当真羡慕得很,只要再借杜兄的天魔珠一用,就很快痊愈,天魔功更上一层楼,就能报仇雪恨,然后去大季扮成杜兄继续活于世间。”

    “报仇雪恨?”楚离淡淡道。

    哲英道:“我是被*宫弟子所伤,那丫头美貌绝伦,可惜辣手无情,我若练成了六层天魔功,就能把她捉住好好调教,会让她乖乖听话!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那就祝你心想事成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承杜兄吉言!”哲英大笑一声,摇头道: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就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楚离皱眉看着他:“你真要动手?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哲英笑道:“我天魔噬灵术已经练熟,杜兄放心吧,不会痛苦的,很快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说罢伸出手掌,贴到楚离心口上方,恰是天魔珠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楚离沉声道。

    哲英看向他,却没有拿开手掌,微笑道:“杜兄还有何话说?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我想问一下,为什么一直没见到宗主?”

    “哦,宗主啊。”哲英笑了笑:“宗主一直在闭关苦修,常年不理事的,宗内几乎所有事都是长老们负责,共同决议,所以你运气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又有什么说法?”楚离沉声道。

    哲英道:“因为从前有一位天魔宗弟子,就是你这般情形,带艺投师,结果最终想要反出宗门,幸好及时镇压没酿成大祸,否则,天魔宗危矣!”

    楚离皱眉道:“不是有问心一关吗?”

    “人心易变,问心固然准确,却不可能每时每刻都问心。”哲英叹一口气道:“据说也是天才绝伦的人物,可惜可惜,所以你就是另一个他,看到你这样,四位长老就仿佛看到了当初的那人,一定要杀你的。”

    楚离深吸一口气,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哲英右掌贴上他心口上方,一股奇异气息钻进身体,五脏六腑顿时一晃,好像被海浪推了一下,他感觉身体忽然浮起来。

    一直没有感觉的天魔珠仍旧没有感觉,好像不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哲英修长的眉毛皱了皱,微笑道:“杜兄的天魔珠好生精纯!”

    楚离胸口汹涌着愤怒的杀机与强烈的不甘,却仍没妄动,知道徒劳无功,不如不动。

    但辛苦的修炼最终要作嫁衣裳,这种感觉太让人疯狂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