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048章 入囚(三更)
    天魔功修炼者的相貌千变万化,很难知道真面目,只能依靠修为及气息来辨别,而到了第七层,气息也可以改变,更难辨别。

    但修炼天魔功的彼此却不会认错,因为天魔功本身就带有独特气息,彼此会有感应,远远就知道对方是谁,不必看相貌。

    楚离感觉这青年的相貌是真的,并非用天魔功变化,如此英俊也是难得,不过受创极重,宛如微弱的蜡烛,一阵风吹来就灭。

    楚离没理会这青年的死活,一闪身出现在天魔像前。

    站在巍然的天魔像前,他皱眉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他大圆镜智看天魔像与眼中看到的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眼中看到的天魔像只是一尊石像,虽然栩栩如生,双眼嵌着钻万石般熠熠闪光,宛如活过来。

    但毕竟还是死物,气势迫人却并不会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大圆镜智看到的天魔像却不然,宛如一尊活着的天魔踏足于虚空,周身火焰熊熊宛如实质,似乎要把人的精神灼烧毁灭,不敢多瞧。

    更让他震惊的是这尊天魔似乎在吸纳着周围无形的力量,不停的凝聚于自己身体,化为熊熊火焰,让身体的火焰越发的浓烈强大。

    楚离能看到整个山谷的气息不停的钻向天魔像,四大长老、包括山谷内的每一个弟子源源不断的将气息飘向天魔像,壮大天魔的火焰,威力惊人。

    这让他有些犹豫,不敢靠近这天魔像。

    但想想四大长老他们都按上天魔像,并无异样,自己应该也无妨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深吸一口气,飘身而起,按上天魔像的肩膀,按上它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砰!”他猛的飞出去,眼前骤然一黑,直接昏迷。

    正在帮青年男子疗伤的四大长老脸色一变,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白长老与另一个长老飘身而起,宛如两抹影子闪动,眨眼间来到大殿,看到了地上的楚离。

    楚离甚至没有变一下容貌,仍是杜风的模样。

    白长老脸色阴沉的瞪着楚离,看看天魔像,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另一个长老浓眉大眼,身形魁梧,脸色阴沉的冷笑一声:“狼子野心,好小子!”

    白长老也沉着脸:“大意了!”

    大殿内原本一直有人看守,四大长老必有其一,没想到这一次因为弟子受伤,竟然被这个小子抓住了机会,简直是打他们四大长老的脸。

    而且更可怕的是,他竟然能够回来,找到天魔宗!

    天魔宗除了弟子知道,从没有外人知道天魔宗的所在,所以能够安然至今,若被旁人知晓位置,当真有灭顶之灾,即使他们有阵法相护。

    “怎么处置这家伙?”另一个长老冷冷道:“直接杀了罢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杀了可惜。”白长老摇头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收入门中?”

    “杜师兄,说起来你们还是本家呢。”白长老阴沉的脸庞露出一丝笑容:“就一点儿没有提挈的想法?”

    “哼,我一见面就觉得这小子不是好东西,一肚子鬼主意!”杜长老冷冷道:“果然被我猜中,如此居心叵测的人物不能留!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杀了有些可惜,还是再想想吧。”白长老皱眉道:“是一个好苗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苗子心怀叵测也不能用。”杜长老道:“白师弟,从前的教训你难道忘了?”

    白长老脸色微变,深吸一口气,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“先把他打入牢中吧。”白长老最终摇摇头,淡淡道:“咱们好好商量一下再决定怎么处置,是杀是留大伙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对嘛!”杜长老沉声道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楚离悠悠醒来时,发现自己被固定在一张铁床上,双手双脚被铁环扣住,用力一挣,丝毫撼不动,丹田位置与心口及另七个穴道皆插了一支长针,九支细细的长针宛如头发丝,扎透他身体。

    丹田空空荡荡,长针似把丹田扎破,生出一丝内力便被泄去,其余八针好像八道堤坝拦住经脉,锁住穴道,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他试着搬运灵气,灵气却不听他指挥,他甚至感觉不到灵气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皱起眉头,暗道不妙,枯荣经竟然失效!

    于是用力挣扎几下,他现在的肉体强横,即使不用内力也胜过寻常的天外天高手,却丝毫挣不动铁环束缚,好像蚂蚁撼大树。

    束缚自己的铁环并非凡铁,寒气森森不停的钻进毛孔,坚硬沉重远胜凡铁,无法挣脱。

    他皱着眉头回想先前的一幕。

    他一碰上天魔像的额头,狂暴的力量瞬间冲来,如山洪直接灌进脑海,击毁了脑海虚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开始观想脑海虚空,脸色骤然苍白,额头瞬间出了一层涔涔冷汗。

    他感觉脑袋像被钢针猛的扎穿,剧烈疼痛几乎让他昏厥,眼前一阵阵发黑。

    他忙停止观想,心不停的下沉。

    脑海虚空果然破碎,这击碎了他的一切,没有四经与大圆镜智,他几乎一无所有,而武功也被废掉,如今彻底成了废人!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枯荣经也失效,若是死了,那就真的死去!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让自己镇定下来,想来想去,自己还有一门保命的本事——神足通。

    他心思一动,便要发动神足通,脑海又是一阵剧烈疼痛,几乎昏厥,神足通也不能施展!

    他苦笑着摇摇头,看来自己终于到了这么一天,要死在这里了?

    他不甘心,于是细察自身。

    还好能够看到身体的情形,天魔珠所在的位置被一根长针扎进去,似乎固定住了天魔珠,他能看到却指挥不动,与他彻底失去了联系,好像不是自己的天魔珠。

    他脑海虚空不能用,一切神通皆失效,看不到周围方圆十里的情形,感觉自己就是瞎子。

    脚步声缓缓响起,他抬头看过去。

    一个蓝衫英俊青年缓步而来,到了他身边。

    楚离仰面朝天看着他。

    英俊青年俯视着他,露出一丝笑容,抱抱拳:“初次见面,请多指教,在下哲英。”

    楚离声音沙哑:“杜风。”

    “杜兄好兴致,也好生厉害,竟然能找到咱们天魔宗。”哲英五官柔和,有几分阴柔之美,懒洋洋的看着他:“而且胆量非凡!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天魔宗要如何处置我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