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036章 伤重(二更)
    已经彻底变得晶莹温润,没有一丝血色的右掌击中楚离,却忽然一滞,?he11o??中的只是楚离的影子。

    郑泽身在空中看到他的右掌,无奈的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是血玉掌大成之相,自己绝挡不住,怪不得掌劲如此难缠,这一会儿功夫已经让自己受了重创,精血大损。

    朱行追上楚离又是一掌,击中的却又是一道影子。

    朱行出掌奇快,若非击空之后一滞,郑泽甚至看不清他右掌模样。

    楚离忽然出现在朱行身后,无声无息的击中他后背。

    朱行不由踉跄向前一步,刀光一闪,他脑袋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嗤!”血柱冲天而起,喷出的声音宛如皮球撒气。

    楚离轻轻一抖,滴血不沾、雪亮如新的刀身缓缓归入鞘中,森森寒气顿时收敛。

    他周身没有一丝杀气,也没有一丝逼人的气势,仍旧温润如玉,白袍飘飘丰神如玉。

    楚离表面平静从容,心下却激动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掌,天魔珠忽然生出奇异变化,好像蜘蛛忽然射出一道道丝,又如青蛙射出长舌,把朱行的血心扯过来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顿时传来饱涨的感觉,天魔珠迅陷入沉眠。

    楚离隐隐有感觉,天魔珠把这个血心消化之后,自己的天魔功就能更进一层。

    看来这一阵天魔经没白修炼,这血心对天魔珠来说是大补之物,他还从没现天魔珠对哪一种内劲有如此强烈的渴望。

    郑泽来到楚离近前,上下打量他。

    他脸色不好看,又羞又怒。

    以为自己能拿下朱行,可想不到朱行如此难缠,更难堪的是,自己被朱行打伤,而先前看不起、视为自己要保护的杜风竟干净利落的杀了朱行。

    杀朱行如此容易,杀自己也不会费事儿!

    如今想来,自己眼光太差,委实可笑!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郑泽盯着楚离。

    郑守方抱拳沉声道:“二位少侠,老夫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郑泽摆摆手道:“我没帮上什么忙,要谢还是谢他吧,他叫杜风,就是不知道是真是假。”

    楚离微笑道:“在下杜风,大季人氏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大季的高手,怪不得老夫没能听闻。”郑守方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如此刀法高手,早该名扬天下。

    朱行是武林中有名的高手,被他轻易斩杀,刀法如此精绝之人不可能寂寂无名。

    “你这般刀法,怎能没名气?”郑泽从怀里掏出一枚丹丸塞嘴里,皱眉看着楚离。

    郑姑娘瞪大明眸,关切的看向郑泽:“郑少侠你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郑泽摇摇头,看向楚离。

    楚离微笑:“在下初来乍到,自然没什么名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在大季很有名气?”郑泽问。

    楚离呵呵笑了一声:“在大季略有薄名。”

    郑泽皱眉道:“大季武林积弱,你这般武功,应该是顶尖的高手了,我怎能没听到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郑少侠没去过大季,不太了解。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“来来,快请进屋喝杯热茶。”郑守方忙道:“然后二位少侠快些离开,血神教的鼻子很灵,朱行死了他们一定不会善罢干休,所以二位少侠早早离开为妙。”

    “哼,血神教!”郑泽撇撇嘴。

    血神教是,无极观也不差,不惧血神教。

    四人进了郑宅,来到大厅坐下。

    郑姑娘很快沏了热茶端上来,明眸一眨不眨的看向郑泽。

    “郑员外,你们有何打算?”郑泽装作没看到脉脉眼波,楚离却看出他心旌摇荡。

    郑守方苦笑一声,叹道:“能杀了胡启明这畜生,咱们死也瞑目了!”

    “死什么死!”郑泽哼一声道:“你是担心血神教不放过你们吧?”

    “血神教肯定不会让咱们活着!”郑守方摇头道。

    郑泽道:“这样吧,你们去天宁城吧!”

    “天宁城?”郑守方迟疑,苦笑道:“即使到天宁城,他们也会有办法杀了咱们,总之咱们父女两个是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郑泽哼一声:“我绝不会让血神教杀了你们,你们随我去天宁城,我会想办法让你们进内城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郑守方无奈的道:“这太过麻烦郑少侠了!”

    “不麻烦!”郑泽道:“我也正好想回去看看,天宁城的内城血神教进不去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郑守方感觉世事变幻莫测,自己以为老天抛弃了自己,却又柳暗花明,碰上这般好人。

    天宁城乃无极观下的府城,受无极观庇佑,而天宁城内城多是无极观弟子家属,最是安全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定了!”郑泽道:“你们收拾一下,咱们马上出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,那老夫就不矫情了!”郑守方慨然点头:“真没想到老夫也有这般运气。”

    楚离微笑道:“郑员外行善积德,咱们才会出手,若是恶人,咱们才懒得理会死活。”

    郑守方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郑泽看向楚离:“杜兄,你要去何处?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我初到大傅,两眼一抹黑,跟郑兄弟你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了!”郑泽抱拳道。

    他现在受了伤,一时半会儿好不了,血玉掌劲太歹毒,有杜风在,在师兄们来援之前,也能放心疗伤。

    四人喝了茶,郑守方父女仅拿了两个包袱,包袱里一是干粮,二是几件换洗衣裳,三是银票,郑家的家底颇丰。

    四人骑了郑家的四匹骏马离开这座城市,往西而去。

    天宁城位于大傅的中央,而大傅幅员辽阔,从这座小城赶到天宁城,他们需要赶五六千里路。

    晚上在野外树林歇一晚之后,郑泽的伤势忽然加重。

    他运功疗伤一晚,伤势不但没轻,反而更重。

    清晨时分,看着他苍白的脸色,郑姑娘郑玉婉关心的道:“郑大哥,你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郑泽睁开眼睛,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目光黯淡,嘴唇白,脸色更是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郑玉婉道:“伤变重了吧?”

    郑泽道:“不要紧,我能撑得住。”

    楚离叹一口气道:“我助你一臂之力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用。”郑泽摇头。

    楚离苦笑:“郑兄弟是怕我害你吧?”

    郑泽道:“我能压下去。”

    郑守方道:“郑贤侄,我估计血神教的人快追到了,他们精擅追踪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还是让杜公子帮帮忙吧。”郑玉婉忙道。

    她秀美脸庞透着关切。

    楚离暗自微笑,哪个少女不怀春,而且是救命恩人,郑玉婉倾心于郑泽是水到渠之事。

    郑泽表现得很冷淡,却也喜欢郑玉婉。

    但因为她是被自己所救之人,所以觉得不能接受这份心意,否则就是见色起意,好像是因为她的美色而救人。(未完待续。)8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