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035章 枭首(一更)
    楚离横移一步避开这一掌。

    郑泽冷冷道:“果然有几分本事!”

    他一振长剑,出“嗡嗡”颤鸣声,宛如一群蜜蜂飞舞。

    随着长剑的颤动,他气势越来越盛,宛如变了一个人,从一个先天高手变成了天外天高手。

    他蓦的一闪消失在原地,下一刻出现在朱行身后,剑尖已经刺进朱行后背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!”朱行忙顺势往前蹿,免得被剑尖刺穿。

    但他度比不得郑泽的剑快,剑尖已经出现在他胸口,郑泽一抖长剑,继续射向朱行。

    朱行疾点胸口数指,怒喝道:“好个狡诈小子,吃我一掌!”

    他气势也随之一变,双掌殷红如血,从殷红迅变淡,血色褪下,变得晶莹剔透,仅残留一丝血色,宛如一块白玉抹了一层淡淡的胭脂,娇艳迷人,而这么一双手在男人身上,便说不出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血玉掌!”郑泽哼道。

    血玉掌可不是寻常血神教弟子能练成,乃血神教秘传神功,歹毒霸道,血玉掌劲力一旦沾身,会吞噬精血,不停的断大,最终破体而亡。

    “叮……”朱行似乎没受伤一般,刚才那一伤丝毫不影响他行动,宛如鬼魅般一掌印下,却被郑泽的长剑挡住,出清鸣。

    楚离看得到他血衣神功的玄妙,伤口的血肉如活过来一般迅蠕动,合拢在一起,与没受伤差不多,可能事后需要慢慢调理,现在却不影响运功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叮……”朱行宛如郑泽的影子紧随他,一掌又一掌,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楚离摇摇头,都不是善茬儿。

    看来大傅这里盛行扮猪吃老虎,郑泽明明有天外天实力,却扮成只有先天,而这朱行也隐匿了自己几分本事。

    自己若没大圆镜智,未必能够看透他们修为。

    不过大傅的实力当真如此厉害?随随便便一个小城,就能碰上天外天高手?

    若真如此,当真可怕。

    胡启明看朱行压得郑泽喘不过气来,彻底放下心,冲郑姑娘一笑:“小婉,跟了我,吃得好穿得好,有花不完的钱,有事吩咐一句就有人办,何等舒服惬意,你怎么就想不开呢!”

    “胡启明,你是个没有人性的混蛋!”郑姑娘冷笑道:“甭做梦了,我就是死也不会嫁给你!”

    想到胡启明做的那些孽,看到这张脸,她便恶心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,小婉,在我跟前你想死可不容易!”胡启明笑眯眯的道:“你自己死不要紧,你爹呢?他也跟着你一块死?”

    “姓胡的,你会遭报应的!”郑姑娘冷冷道。

    胡启明哈哈大笑:“真是可笑,小婉,你也相信佛家那一套?真要有报应,那为什么我现在还好好的,还能吃香的喝辣的?别天真了,这个世间好人受苦,坏人享福,所以跟我一块做个坏人吧!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!”郑姑娘冷冷道:“今天就是你的报应之时!”

    她说罢,与郑守方同时攻向胡启明。

    父女二人都是先天境界,胡启明嘴上厉害,身手却不成,几招之后便左右支绌,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郑姑娘与郑守方都露出笑容,自己死就死,只要把胡启明也杀了,那就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“叮……”一声清鸣袅袅不绝,郑泽连续后退三步,三个清晰宛然的脚印烙在青石板上。

    血玉掌骤然间变得得强横,让他猝不及防,如山洪爆一般的掌劲儿差点儿冲破他的剑劲,只能通过后退来卸去血玉掌的劲力。

    他的剑劲凌厉精纯,可一旦被血玉掌劲突破,进入五脏六腑,内力无法挡住血玉掌劲,自己内力偏弱。

    朱行闪了闪,出现在郑守方与郑姑娘身后,双掌齐出,便要印上他们背心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杀两人易如反掌,只是觉得侄子想得到这小美人儿,所以一直没下辣手,如今看来不妥,这姑娘心有杀意,留着是祸害,除去为宜。

    “嗤!”一道厉啸声在他后背响起。

    他心中的警兆起,有性命之危,顾不得郑氏父女,忙往旁边闪避。

    楚离的刀光一闪而逝,朱行堪堪避开,吓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楚离长刀已然归鞘,负手站在郑氏父女身后,白袍猎猎飘荡。

    他目光集在在朱行的膻中位置。

    那里正是血心所在,他忽然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渴望。

    天魔珠蠢蠢欲动,恨不得扑上前把血心吞噬,就好像渴了两天忽然见到泉水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压下这股强烈的渴望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他当初在大风城从血衣教的人身上见过血心,亲手毁过血心,却没有这般奇异感觉,天魔珠没异样,为何现在却对血心有了强烈的吞噬渴望?

    郑泽看向楚离,没想到楚离刀法如此凌厉,随后深吸一口气,身剑合一,宛如白虹经天,射向朱行。

    朱行双掌如红玉,迎上了长剑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叮……”宛如雨打芭蕉声,密集绵绵。

    郑泽咬着牙,竭力催动长剑,越来越快,不信朱行能一直挡得住。

    胡启明吓了一身冷汗,要是一口气没撑住,甚至叔叔来不及救自己,他咬牙切齿:“郑老狗,我要让你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郑守方冷冷道:“小崽子,倒要看看你的本事!”

    “我会把你绑住,当着你的面玩你的女儿,哈哈!”胡启明大笑,身体忽然兴奋起来,想象那时的场景,太刺激了,双眼放光的看向郑姑娘:“哈哈,一定很好玩!”

    郑守方咬牙:“你就是一个畜生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畜生,你奈我何?”胡启明大笑。

    楚离蓦的一闪出现在他身后,刀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嗤!”胡启明的脑袋忽然飞起来,犹自带着大笑,血如柱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楚离轻轻一抖宝刀,还刀归鞘。

    “啊!”郑姑娘吓得一缩。

    她从没见过这般残酷场面,吓得浑身麻,胸口烦郁张嘴想吐。

    郑守方却大喜过望,大笑一声:“哈哈,老天有眼!”

    “明儿!”朱行嘶声大喝。

    一瞬间,他双眼涨红,血丝布满。

    头无风自动,身上衣衫猎猎作响,宛如置身于狂风中。

    随即他猛的一缩,身子陡然变瘦了三分,双眼迸射出灼人的红光。

    楚离知道他用了秘术,他体内的血心竟然如心脏一般开始跳动,一股股强横的力量从他身上涌出。

    “砰!”郑泽宛如被狂奔的骏马撞上,直飞出去,长剑跟着飞到空中。

    朱行瞬间射至楚离跟前。(未完待续。)8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