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014章 敌意(三更)
    楚离平静的看着他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这个杨平喜怒无常,心思阴沉,不是什么善茬,在这种人帐下效命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!”杨平仰天大笑,笑得前俯后仰,最后用力拍打着案几,笑得更烈。

    楚离平静看着他,目光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杨平蓦的收敛笑容,沉下脸来,指着他喝道:“你可是光明圣教弟子,怎这般天真!”

    楚离平静的道:“将军何出此言!”

    “咱们大离自从设立锋锐营以来,从锋锐营全身而退,累功至百夫长的,只有十人,这十个人都成了大将军,你以为自己是大将军之才?”杨平沉着脸,嘴角噙着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楚离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杨平冷笑道:“在你们光明圣教弟子眼里,大将军也不过尔尔吧?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杨平哼道:“你们光明圣教有什么不敢的!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将军,我现在是被圣教制裁,差点儿要逐出圣教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杀了一个坛主,还没被逐出圣教,当然是被圣女看好的。”杨平撇撇嘴,不屑的道:“但到了我的地盘,我的手下,管你是什么鬼才奇才,都得给我好好的盘着,老老实实听话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楚离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个杨平对光明圣教心怀敌意,又嫉又恨,看来光明圣教没那么得人心呐。

    杨平咬咬牙,死死瞪着他。

    楚离平静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两人的目光似乎在空中交战,难分胜负。

    杨平咬牙切齿,对楚离恨意熊熊,这些光明圣教的臭家伙,真是该死!

    光明圣教乃大离的国教,无处不在,军中也多有光明圣教的渗透,但也有强硬派,坚决反对光明圣教渗透军中,杨平便是其一。

    他对光明圣教尤其一个女人压在头顶大为不满,尽管圣女英明神武,但毕竟是女人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杨平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外面进来一个身披铁甲的士兵:“将军!”

    “送他去锋锐营!”杨平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士兵抱拳一礼,对楚离道:“随我来!”

    楚离冲杨平抱拳,然后跟着士兵出了帐篷。

    杨平咬牙盯着楚离,杀机汹涌。

    披甲士兵大步流星的走在前头,一句话不说,不搭理楚离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穿过校武场,又穿过一排排帐篷,走出了约一里路,来到军营西南角的偏僻位置。

    这片位置有十几个帐篷围成了一片校武场,与远处的帐篷隔着甚远,形成独立之营地。

    这一块校武场比起他先前见到的小了一半,但也有一个足球场大小,足够放马驰骋,此时却空荡荡的没有人,冷冷清清。

    “老范!老范!”披甲士兵扬声喝道。

    一个帐篷内跑出一个圆滚滚身材的老者,身着灰袍,一边整着衣襟一边跑过来,扬声道:“来喽来喽!”

    他匆匆到了近前,抱抱拳:“小蒋,你可是稀客,好久不来啦!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想来!”披甲士兵闷声道:“给你们送人了,不是一直埋怨没人嘛!”

    “哎哟,终于送人来啦!”老范圆脸庞,一幅生意人的和气面容,欢喜的叫道:“这次有多少人呐?”

    “眼前这个。”披甲士兵道:“光明圣教的,一个顶十个,走啦!”

    “光明圣教的?”老范大喜,扭头看向楚离,上下打量着他,嘴里啧啧有声:“好,好,好好好,光明圣教弟子啊!……多谢将军!”

    “兵甲马上送过来!”披甲士兵闷声道,转身便走,似乎这里是什么蛇蝎之地。

    老范抱拳笑道:“好好,多谢小蒋。”

    披甲士兵离开的速度远比来时快,一眨眼消失不见影子。

    老范欣喜的打量着楚离:“好,好,好,从今之后,咱们就在一个锅里吃饭啦,还不知道兄弟你的名字呢,我叫范阳,你叫我老范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赵大河!”楚离抱抱拳。

    “赵大河,好名字,好名字!”范阳热情的笑道:“走走,给你介绍一下咱们营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扬声喝道:“小徐!小徐!”

    从一个帐篷里懒洋洋走出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,赤着膀子露出一身白肉,双眼惺忪,打了个呵欠,懒洋洋的道:“老范,又有什么事,打扰我好梦!”

    “有新来的兄弟了!”范阳呵呵笑道:“咱们终于又凑齐一队了!”

    圆脸中年五官相貌有些滑稽,一边往这边走着,一边不耐烦的哼道:“我巴不得没人,凑齐一队就得去送死,不凑齐了,咱们就能逍遥自在的过日子,要去送死你高兴个什么劲儿!”

    他说着摇摇头,来到近前,打量楚离一下,斜睨着他:“新来的,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叫赵大河,是光明圣教的弟子。”范阳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“光明圣教的?”圆脸中年脸色一正,脸上的惺忪一下飞走,上下打量着楚离:“真是光明圣教弟子?”

    “这还有假!”范阳笑呵呵的道:“小赵,这是小徐,徐慈航,嘴不好,心地还是挺善良的。”

    “滚你的,你才善良呐!”徐慈航没好气的道:“赵大河?你这模样可不像光明圣教弟子呐。”

    楚离露出一丝笑容:“光明圣教弟子未必个个英俊潇洒,我算是特别的吧,所以被打入锋锐营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可惜可惜。”两人都摇头。

    范阳叹道:“光明圣教弟子呐,那可是可望不可及的存在,没想到看到活的了!”

    “光明圣教弟子又不是神仙。”徐慈航哼道:“也是一张嘴两个眼睛!”

    “想进光明圣教那可是难如登天呐,咱们都没那资格!”范阳摇头叹道:“也没那么好的爹娘。”

    “我原本是乡下一个小帮派的弟子,是个孤儿,后来被巡察使发现,进的大光明峰。”楚离笑道:“没办法,练武资质太好。”

    他发现两人对光明圣教大为敬仰,对他的情绪颇为复杂,既羡慕又嫉妒又有几分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他要尽快融入锋锐营,就该投其所好,多说说光明圣教。

    对外人而言,光明圣教神秘不可测,高不可攀,毕竟所收的光明圣教弟子太少太严,称得上百万里挑一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?”两人惊奇的叫道:“你这资质了不得啊!”

    他们惊奇的看着楚离,更加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楚离微笑点头:“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怎么被扔到这里来的?”徐慈航道:“从天下跌到烂泥里啊!”

    “此事说来话长。”楚离摇头道:“涉及教中诸多机密,只能简单的说几句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快说快说。”两人忙催促,好奇的瞪大眼。

    楚离轻咳一声:“我还不知我的帐篷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,随我来。”老范忙拉着他到一个帐篷内,笑呵呵的道:“这里就给你住啦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