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1009章 领悟(一更)
    他心头一紧,没了神足通,逃不出去,后路被断,难不成今天要栽在这里?

    这阴阳洞非常古怪,即使死了,枯荣经能不能复活自己未否可知。

    性命只有一次,冒不得险,真要死在这里,太冤枉!

    心念一动,趁着还没被冻住,忙施展枯荣经,却不想,枯荣经催动毫无效果,周围没有灵气过来,好像被山洞隔住,无法靠近他。

    他所处的山洞好像成了一片禁地,神通无法施展,灵气也无法靠近。

    灵气无法靠近,缓解不了自己当下的困境,身体越来越衰弱,每一轮阴阳过后,他衰弱一分,这么下去,不需要几次,他甚至熬不过七天,就要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大日如来不动经,大光明经,天魔经,大圆镜智,白虎神功,绝云神功,他一一试过,对阴阳二气都没办法,最终落到了地藏转轮经上。

    他拼命的参悟地藏转轮经,却没有进展,仅仅数次呼吸时间,刚想到地藏转轮经,马上又茫然,脑海一片空白,什么也不知道,下一次清醒,再一想地藏转轮经,脑子再次凝固。

    在一次一次的努力想起又失去,再想起,再失去的过程中,时间不停的流逝。

    他发现自己越来越虚弱,对外界彻底的失去感应,对时间彻底失去感觉,只有不停的记起,忘记,他原本的念头好像渐渐消散,往事的回忆越来越模糊,好像要失去所有的记忆。

    他大是恐怖,他不怕身体受苦,可这阴阳洞的可怕是对精神的作用,伤害身体的同时也在伤害精神,若非他精神天生比旁人强大,这会儿也生不出恐惧的心思,怕是已经变成了一个白痴,最终无声无息的死去。

    对死亡的不甘与对生命的执着让他拼命的对抗这伤害,地藏转轮经的经文不停在心头流转,一遍又一遍,凝固脑海虚空仿佛慢慢开始恢复,一佛一魔各自开始诵经。

    地藏转轮经尤其的迅速,一遍一遍流转在心头,抵挡着阴阳之力的侵蚀。

    随着地藏转轮经的流转加快,他渐渐生出一股明悟,何谓阴,何谓阳,阴阳原本一体,阴阳流转不休,彼此相生相克又相转换。

    地藏转轮经可将阴阳转化,至阳之气袭至,他将其转化为至阴之气,转化得虽不多,却足够影响他不被至阳之气灼烧得没了意识。

    眨眼功夫,至阴之气袭至,他将其转为至阳之气,抵消这至阴之气,不让至阴之气凝固身神。

    地藏转轮经越转越快,到了后来,阴阳之气可被他随意的转化,阴阴阳阳,阳阳阴阴,随心如意,驱动自如,身体不但不受损,反而在这阴阳互换中越来越强壮。

    他不知何时已经与脑海里的佛陀一样的坐姿,佛陀是坐在莲花上,他坐在石床上,双手结一样的手印,神情也一样的宝相庄严,肃穆慈悲。

    地藏转轮经不知不觉精进一大截,领悟大增,已经非先前的他!

    他忽然有了莫名的信心,即使对上至善和尚也不会落于下风。

    自己一定要杀了他,替李若兰与陆珍报仇!

    如此一来,也算是还了李若兰与陆珍之情,恩怨两清,再对付光明圣教也毫无内疚与负担。

    他心怀杀意,精神抖擞,振奋莫名,忽然觉得天地截然不同,此时眼中的天地,已经不是先前的天地!

    坐在外面石头上守着的两个中年男子惊奇的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他们隔着楚离不远,能清晰看到楚离的一举一动,能看清他的表情,每一个微小的动作,发现了楚离脸上露出莫名的笑容。

    先前的茫然慢慢消散,显然他正经历着奇异变化,与先前刚进阴阳洞的感觉大是不同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开始的时候在迅速衰弱,现在却开始渐渐强壮,截然相反的过程,他们也从没发现有这般变化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已经七天过去,照理来说,这赵大河该衰弱至死,即使再强壮的人也熬不过七天的阴阳之气磋磨,尘归尘土归土,还于天地间。

    “我去禀报圣女!”一个中年男子低声道。

    另一中年男子轻轻摇头:“再等等看。”

    这是十分反常的情形,回光返照这也是大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,他们发现楚离周身气势越来越盛,原本的衰弱彻底消失,平静的坐在石榻上,宝相庄严,面露奇异笑容,仿佛阴阳之气再也无法侵袭。

    “我去报告圣女!”一个中年男子再忍不住,转身离开阴阳峰。

    孙明月一袭白衫,白纱覆面,轻飘飘的出现在阴阳洞前。

    她稍一靠近,心中警兆便响起,不让她靠近。

    她知道厉害没靠近,这阴阳洞仍旧没变,阴阳之气仍在,有进无出!

    她打量着楚离,宝相庄严的端坐在石桌上,好像已经圆寂的模样,扬声道:“赵大河!”

    楚离睁开眼睛露出笑容:“圣女有何贵干?时间可是到了?”

    孙明月摇摇头,退后两步道:“能坚持住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楚离笑道:“此处真是奇妙所在!”

    “……可需要食物?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踏入阴阳洞的人不需要食物,因为给了也不会吃,楚离是头一个这般清醒之人,不受阴阳之气影响,能够头脑清楚的说话。

    看来他的小命是能保住,果然不愧是大气运之人呐,这么都不死!

    楚离摇头: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孙明月摆摆手:“你继续呆着吧!”

    她转身离开了阴阳洞。

    楚离从石桌下来,开始在洞内活动,开始演练一套拳法。

    一拳出去,忽而轻灵,忽而凝重,一拳打出之际有数次变化,他试着通过地藏转轮经来转化阴阳之气,这些阴阳之气精纯绝伦,若能纳于自己身体,成为自己的修为,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可惜这般想法却无法实现,他现在的身体就是一个无底的瓶子,根本容纳不了内力。

    归根到底还是孙明月那一掌太厉害,别有玄妙,并非破坏自己丹田,还有其他手段,让自己无法恢复。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