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976章 抵达(四更)
    清晨时分,整个大风城还处于安静

    辉耀堂外的两座巨大石狮子旁各站一个青年弟子,皆先天圆满境界,手按刀柄,双眼精芒闪动,让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两人一左一右站在门两旁,气势森森,宛如两尊门神。

    明媚的阳光照在他们身上,却驱不散他们身上的森森寒气。

    两人紧绷着脸,心下却放松。

    空气格外的清新,混合着柴禾燃烧的声音,让他们恨不得直接跑回家里吃一顿饱饭,站了一晚上肚子已经饿了。

    即使饿着肚子,他们仍精神饱满,神采奕奕。

    两人听到一道微弱脚步声,精神一振,看到从大街上走过来一个身形矮小削瘦,扔到人群里不惹人注目的中年男子,相貌平庸,双眼无神。

    两人眼中的凌厉一下敛去,代之一脸微笑,打量着来到近前的中年男子:“阁下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素闻大风舵的舵主赵大河武功高绝,特来一见,当面领教!”中年男子慢吞吞的抱抱拳。

    “你?”两人一怔:“要挑战舵主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中年男子慢吞吞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仔细打量着这个中年男子,免得被扮猪吃老虎,深藏不露的高人不少,怠慢了可没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身形削瘦,墨绿长衫有些大,显得他更加削瘦,一阵风似乎能把他吹走,怎么打量,这中年男子都不会是武林高手,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儿内力,精气神虚弱,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阁下别开玩笑了!”一个青年护卫摇头道:“咱们舵主贵人事忙,实在没有时间见闲杂人等,还是去别处挑战吧,虎啸堂那边不错,也很厉害,你可以试试!”

    “在下郑延武!”中年男子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郑延武?”两人一怔。

    他们对这个名字很熟悉,郑天和的父亲,据说是白虎宗的隐世高手,一百多岁。

    “呵呵,阁下真能开玩笑!”一个青年护卫笑道:“郑前辈可是一百多岁的顶尖高手,怎么可能是这个模样,难不成阁下改变了容貌?”

    “在下便是郑延武,如假包换!”中年男子缓缓道:“难道进不得贵舵?”

    他说罢往前走。

    两青年护卫忙踏前一步,肩并肩挡在他身前,阻住前面的路,沉声道:“止步,再上前莫怪咱们不客气!”

    不管他会不会武功,没有禀明身份之前,他们不能放他进去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郑延武摇摇头,右袖轻飘飘一拂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两青年护卫像被高奔驰的马车撞上,直直倒飞出去,撞到后面的石狮上,吡牙咧嘴,脸庞扭曲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郑延武!”两人吃惊的叫道。

    他们落到地上,从怀里掏出一物扔到空中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道黑影冲天而起,随即炸成一团黑云,袅袅不散。

    轻快的脚步声中,一群人钻出大门,眨眼间围住郑延武。

    郑延武微眯眼睛扫一眼,摇摇头:“大风舵竟然有如此多人!”

    他看到三十几人把自己围得密不透风,个个都是修为不弱的高手,远过自己知道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谁?”胡牙喝道。

    “郑延武!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郑延武前辈?”胡牙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他们都没见过郑延武,但觉得一百多岁的人,起码是须眉皆白,鹤童颜,哪能如一个中年人一般,而且相貌看起来与郑天和也没有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他实在没有天外天顶尖高手之相,宛如普通人,好像随便一个路人说自己是百年隐世高手,太荒谬了。

    郑延武淡淡道:“冤有头债有主,我找你们舵主赵大河!”

    “郑前辈来得不巧!”胡牙抱拳道:“舵主他昨晚刚出去,据说正修炼一门秘术对付郑前辈,今晚才能回来,郑前辈若想会一会舵主的话,就请等一等吧!”

    “他莫不是逃了吧?”郑延武皱眉看他。

    胡牙摇头:“郑前辈放心,舵主他敢做敢当,断不会望风而逃,郑前辈何妨等一天,待晚上自然会见到舵主,即使舵主不见,咱们也还在。”

    “杀你们何用?”郑延武淡淡道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他们实在不值一提,不值得动手。

    何况他也忌惮大光明峰,自己再厉害,面对大光明峰的报复绝无胜算,只杀赵大河,是报杀子之仇,个人恩怨无关乎门派之争,大光明峰也没什么话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恭送郑前辈。”胡牙抱拳。

    郑延武淡淡道:“我晚上会找过来,让赵大河洗干净脖子吧,莫要逃了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胡牙道。

    郑延武冷笑一声,转身一晃,下一刻便出现在街道拐角处,再一下便消失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他奇快无比的身法,脸色沉重,心思各异。

    楚离正呆在离虎啸堂不远的小宅子里,静静演练养气三十六式,练了几遍后,坐下调息,然后再起身练养气三十六式,如此循环往复。

    大风舵的情形清晰映现在他脑海,他没理会,仍专注的练着自己的养气三十六式。

    郑延武从大风舵离开,回到了虎啸堂。

    虎啸堂已经没了主心骨,那两个留守的高手把众人安抚一番,勉强支撑着不散伙,但精气神已散,被楚离直接抽去了骨头与筋,不复往日大风城第一堂之势。

    两人在众人簇拥下把郑延武迎入虎啸堂,单独跟郑延武禀报。

    郑延武外表沉静,仍旧慢吞吞的,丝毫看不出愤怒感觉。

    听着二人详细的禀报,不置可否,最终只是淡淡问了一句,郑天和是不是赵大河杀的,至于其他的则没有多问,没问为何打起来,为何杀郑天和。

    他闭上眼睛打了两人,在郑天和生前所居的小院里转了转,脸色越阴沉。

    郑天和小时候的音容笑貌在他脑海里闪现,老来得子,宛如孙子一般的宠爱,得了无数欢乐,一想到天人永隔,他的心仍绞疼。

    所以无论如何,不管百岁不踏入武林的规矩,纵使自己马上身死,也要先杀了赵大河,才有脸去见郑天和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他平静了心情,开始修炼。

    他杀赵大河信心十足,却不想阴沟里翻船,无论如何亦得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赵大河是光明圣教的后起之秀,对进入大光明峰内的弟子,光明圣教珍视之极,绝不容许任何一个有损失,所以一定会派援手!

    想到这里他有些沉重,不过好在光明圣教不会派出百岁高手,自己有很大的机会杀赵大河。

    即使有人护着,也一定要杀死赵大河,谁要阻拦,就是自己的杀子仇人,不共戴天,必杀之!

    他坐到榻上调息宁神,慢慢散去杀气,平复心情,养精蓄锐,准备晚上的大战。

    楚离皱眉,他一直在等着郑延武修炼白虎神功,偏偏郑延武只坐榻上调息宁神,却不修炼白虎神功!(未完待续。)8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