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972章 相求(三更)
    楚离翻翻眼睛,斜睨着乔三:“忠心耿耿,倒是难得。”

    乔三哼一声道:“世子何等身份,你楚大总管虽也位高权重,却也不能这般跟世子说话!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他是几品?”

    “品级并非一切。”乔三哼道。

    楚离“嗤”的一笑,扭头看向冷涛:“涛世子,看来你这位护卫对品级不那般看重,当真勇气可嘉,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冷涛轻咳一声,“唰”一下甩开折扇,摇动几下道:“武林中人对品级没那般看重,看重的是血脉,我是正宗的皇家血脉!”

    “可惜你没能继承皇上的优秀。”楚离摇头道:“酒囊饭袋,可悲可叹!”

    “姓楚的,你都这样了,还得意什么!”冷涛终于装不下去,索性直接撕破脸皮,反正要去守皇陵,再也不足虑,往后不会再相见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我守皇陵也算是一件美差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美差!”冷涛不屑的笑道:“你也真会安慰自己,还美差呐!”

    楚离笑眯眯的道:“可以专心修炼武功,与闭关无异。”

    “是闭关,但你这闭的是死关!”冷涛撇撇嘴,不屑的道:“你一旦进了皇陵是甭想出来了,武功练得再强有什么用,没用武之地,悲哀不悲哀?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皇上会召我回来的。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“可笑,你欺君罔上,安了这么个罪名,即使是新君即位,也不敢用你。”冷涛斜睨着他,摇头道:“皇祖父对你极为厌恶,永远不会放你出来!”

    “未来如何,谁又能看得清?”

    “嘴硬!”冷涛不屑的道:“你得意的日子过去啦,在皇陵可是很无聊的,看你能不能熬得住!”

    楚离笑了笑。

    萧诗的脸色不好看,萧琪也沉下玉脸。

    冷涛抱抱拳道:“三伯母,我先告辞了!”

    萧诗冷冷道:“冷涛,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冷涛笑道:“反正楚大总管算是完啦,三伯母也要有个准备,妥善安置,早作打算!”

    他说罢转身便走,懒得跟楚离计较,反而是一个无关紧要之人。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!”萧诗摇摇头,看向楚离。

    楚离看三女都一脸忧色,笑了笑:“别理他,会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。”萧诗叹道。

    她素来对楚离有信心,但听到的消息一个比一个恶劣,好像进了皇陵就像进了冷宫,永无出头之日,让她有些发虚,关心则乱。

    萧琪沉吟道:“看来进去容易出来难,你得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楚离点头。

    四人有些意兴阑珊的回到安王府,刚到大门,外总管褚总管便跑过来,低声道:“王妃,大总管,景王爷正在府里候着呢,来了半个时辰啦!”

    楚离点点头:“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萧诗与萧琪直接进府回到天枢院,楚离则来到了大厅。

    大厅内光线明亮,景王一袭紫袍,正坐在太师椅中执卷读书,神情专注而严肃,威仪隐隐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的脚步声打断了他,放下书卷看去,见到是楚离抱拳进来,于是起身抱抱拳。

    “劳王爷久候,恕罪恕罪!”楚离抱拳,坐到景王对面。

    一个俊秀丫环端上茶盏,轻盈的退下。

    楚离轻啜一口茶,放下茶盏:“王爷亲自来王府,不知何事赐教?”

    他是头一次在安王府见到景王,景王几乎没来过安王府。

    景王叹口气:“我听到了圣旨,楚总管你真要去守皇陵?”

    “皇上圣旨已下,我违逆不了!”楚离点头。

    景王皱眉看着他:“到底什么事,惹得父皇如此大怒?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我查出了刺杀平王妃的主谋,然后把主谋告诉了平王。”

    “谁是主谋?”景王沉声道:“不会是本王吧?”

    外面很多人都传是他派人刺杀了王妃,就是为了影响平王的心情,让他心乱不能再领兵打仗。

    “不是王爷。”楚离摇头:“是大郑玄机阁。”

    “大郑?!”景王难以置信的道:“怎会是他们?不是光明圣教吗?”

    摇摇头:“玄机阁在光明圣教里藏了棋子,关键时候启用,大伙都以为是光明圣教。”

    景王咬咬牙,冷笑道:“好狠辣的玄机阁!”

    这一招委实毒辣,很难有人会想到他们身上,大伙猜测凶手或者是大离光明圣教,或者是他。

    楚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景王道:“我听到消息,四哥要放弃兵权,受王妃刺杀的打击,他心灰意冷,不肯再回边境,要隐居不理世事了,据说也要去守皇陵!”

    楚离讶然看他,没想到平王如此雷厉风行,竟然直接放弃兵权,更要命的是,要去守皇陵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四哥确实可怜,四嫂最无辜,玄机阁该死!”景王说到最后,脸色阴沉下来,咬牙切齿,声音冰冷透着森森杀意。

    他一想到如果是自己王妃被刺杀,就浑身发冷,心跳加速,不敢想象有多痛苦。

    玄机阁这一招太狠毒,让人无法容忍。

    “皇上答应平王去守皇陵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景王摇头苦笑:“听了皇上的圣旨,本王才恍然明白,四哥很可能是跟父皇斗气呢,一定是替你求情未果,才如此说。”

    楚离缓缓点头:“平王若不替我求情,皇上怕是直接杀我,当初皇上为了瞒住这消息,让许统领去了皇陵,以为我不知道主谋,结果平王派人过来问我,我实不忍撒谎,说了实话。”

    景王叹道:“楚总管你也是性情中人!”

    他能猜得到楚离当时的情况,一旦硬违逆父皇的意图泄露真凶,是有杀身之祸的,楚离偏偏泄露了,去守皇陵已经是侥幸。

    若非四哥求情,依父皇的脾气,楚离已经没命了!

    楚离道:“我这个脾气改不掉,而且修炼之人,若负自己本心,终难成就圆满。”

    “我替四哥多谢你!”景王抱拳。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王爷这一下算是如释重负了吧?”

    景王露出苦笑:“没想到四哥会如此,不过边境少了四哥,委实让人担心。”

    楚离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景王这话的意味甚深,显然他担心的不是大离,而是平王的手下们会不服气,军心不稳难以驾驭。

    平王在军中威望太深,骤然离开,没有交待一句,那些手下们怎能安心,说不定会以为是皇上强行夺了平王的兵权,会不服气。

    景王拿起茶盏轻啜一口,低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平王若来见我,我会提一句,请平王写封信给部下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则善莫大焉!”景王起身抱拳郑重一礼。

    楚离摆摆手:“王爷客气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