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906章 脱身(二更)
    “给我接着搜,挖地十丈也要把他给我挖出来!”陈东海怒哼。

    封齐冷冷道:“瞧这话的意思,陈大人是断定人就藏在我这儿了!”

    “绝不会错!”陈东海咬着牙,感觉到了被戏耍的耻辱:“你跑不掉的,封大人,那家伙也跑不掉,我的人早就包围了这里!”

    “无中生有!”封齐摇头。

    随后,他们又找到了两座地窖,可惜人影皆无。

    “封大人挖了这么多地窖,有何居心?”陈东海冷冷道。

    听完了众人的汇报,他的心凉了。

    若真躲在封府,一定逃不过自己手下的搜索,他们都是精擅搜索的高手,绝不会遗漏,如那小湖,他们的人划着小船一点一点的看,湖水清澈见底,一眼就能看到有没有人。

    如此挖地三尺的搜索,仍没找到人,怕是真没在府里。

    封齐失笑:“陈大人这话问得何其愚蠢,既然挖地窖,一座也是挖,三座也是挖,怎不多挖几处!”

    “好,好!”陈东海咬咬牙哼道:“封大人,我盯住你了,你最好别让我抓到把柄,否则,一定让你不能翻身!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不会算了!”封齐冷冷道:“陈大人,你就等着被参吧!”

    “走!”陈东海断喝一声,扭头带着人出了封府。

    他一出了封府,马上一挥手,众人心领神会的点点头,再次飘身进入了封府。

    封齐坐在大厅里喝茶压惊。

    他心下疑惑,怎么会没藏在地窖里呢,难道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?

    此时的楚离正呆在隔着两间宅子的一座后花园树林里。

    大圆镜智笼罩十里,他早就现了陈东海出动。

    李若兰对他的危险直觉很相信,他说有危险,要避一避,封府不安全了,她就相信。

    两人翻墙离开,很快翻过两间宅子,到了第三间宅子的后花园,现有一片树林很容易藏身,于是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树林里有一个石桌四个石凳,两人坐下之后,静悄悄的没出声,楚离大圆镜智观照着陈东海。

    在秘卫府里,陈东海不是他对手,现在成为敌人,陈东海还不是他对手,这个封齐倒是一般,安逸的生活消磨了他的精神,实在不算一个好的内奸。

    不过封齐对光明圣教来说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棋子,供光明圣教弟子短暂栖身之用,不需要太高明,否则反而惹人怀疑,平庸是最好的掩护。

    光明圣教在大季不知有多少这样的棋子,看来自己布置闲棋的本事还是差得远,像卓飞扬,顾立同,惊云帮,伏牛山,远比不上光明圣教的大气,这也是传承数千年宗门的底蕴所在。

    “怎会有人找上门来!”李若兰蹙眉沉吟,低声道:“难道封齐暴露了?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大雷音寺通风报信呗。”

    他看到法圆与法相站在屋顶默默关瞧,法圆的手段很寻常,效果却不错,要是换了旁人还真要上当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跟朝廷水火不容吗?”

    “水火不容也能合作。”

    他跟法圆6玉蓉都是对手,但该合作还是合作,该翻脸时翻脸。

    李若兰道:“不是封齐暴露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已经被秘卫府怀疑,以后不能再用了。”楚离道。

    李若兰轻轻点头:“那就不再打扰他,让他过平静的日子吧,他在神都过得不错,我看他也不太想回大光明峰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心易变,难免的。”楚离道:“我要开始疗伤,把那掌力驱除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话闭上眼睛,瞬间进入了脑海虚空,开始逆诵地藏转轮经。

    一朵朵红莲化为火焰落到身上,顿时灼疼的感觉传入,宛如再次遭受火刑之罚。

    这痛苦比刑讯逼供更痛快几分,承受这样的痛苦来精进修为,没有坚硬如铁的意志,真的坚持不住,很容易崩溃。

    对前一世的他而言,累与枯燥都能挡住前进的脚步,能阻碍他提升专业水平与生存技能,如今到了这个世界却截然不同,火刑般的痛苦仍不能打垮他,这才是庸人与高手之别。

    李若兰明眸灼灼盯着他。

    听他的语气,真有办法破去掌力!

    楚离忽然周身灼热无比,好像一团火焰,李若兰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,担心的看他。

    楚离身体散的热量越来越强,高温似乎能让水沸腾。

    但他的衣裳无恙,周围的花草也无恙,李若兰不由的怀疑,好像是自己的错觉,难道真是幻觉?

    楚离身上更热,李若兰不得不再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忽然他周身热量一下消失,好像从没出现过。

    楚离忽然睁开眼,“哇”吐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李若兰忙上前扶住他:“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楚离摇摇头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?”

    “掌力已经驱除。”

    李若兰讶然:“这就破去了?”

    她搭上楚离手腕,内力游走一圈,现他五脏六腑的伤势痊愈,生机盎然,只有修为还没恢复。

    “你真能破去这掌力?”李若兰明眸紧盯着他。

    楚离道:“我不是说能破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李若兰觉得自己被耍了。

    亏她一片感动,对他百般容忍,觉得他是牺牲他成全自己与季师兄,对他的一片深情让她无法承受,无法还清,如今看来根本就是自己自作多情,他有把握破去掌力!

    楚离道:“咱们赶紧走,估计大雷音寺的和尚要追过来!”

    他已经看到法圆与法相飘身下了屋顶,显然现异样,朝自己这边赶来。

    “你走你的!”李若兰瞪他一眼道:“我走我的!咱们各走咱的路!”

    楚离没好气的道:“你自己走,万一碰上大雷音寺和尚怎么办?你能逃得掉?”

    “逃不掉就算了!”李若兰哼道。

    楚离摇头:“逃不掉还得我去救你,与其这么麻烦,还是一块走,赶紧的!”

    法圆与法相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他说罢不再跟李若兰多说,抓起她皓腕飘飘而起。

    李若兰想挣扎,但周身绵软无力,只能任由楚离带着走,再气愤也知道情况紧急,不能闹脾气,只是明眸灼灼的瞪着他,表达自己的不满。

    楚离带着她一口气出了神都,长长松一口气:“总算摆脱了!”

    李若兰哼道:“这回可以各走各的了吧?”(未完待续。)8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