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白袍总管 > 第896章 淬炼(四更)
    楚离吃过饭,与徐静雅一起离开多味楼。

    两人走得很慢,慢悠悠的走路消食,一边闲聊。

    “赵师弟你的人缘不佳,不是无因。”徐静雅摇头道:“你对莫师妹如此,旁人看了怎能不恼?她是弱女子,又美貌,所有男弟子都会恨你。”

    “随他们去!”楚离哼道:“恨不恨无所谓!”

    “现在无所谓,将来呢。”徐静雅摇头:“会留下隐患。”

    “鹤不能跟鸡同群,呆不一块儿,不是一路人,何必惹自己不痛快,人活着就是一个痛快!”楚离不在意的道:“我难道要跟他们委屈求全?”

    徐静雅看看他,无奈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多谢徐师姐的好意。”楚离道:“我就是夹着尾巴讨好,他们也不会跟我一路!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倒也是。”徐静雅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她盯着他丑陋的脸庞暗自叹息,这位赵师弟很清醒,冷眼观人,看出自己的处境。

    他长得丑,偏偏武功奇高,还是乡野小子出身,这些加在一起,足够让众弟子对他远而敬之,暗中排斥他。

    他武功强横,在诸弟子中却没什么威望,有机会取笑他,人们绝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反而是秦淮川在众弟子们威望极高,相貌俊朗过人,又有高明的手腕,圆滑而老辣,让众人叹服。

    楚离当初以赵大河的身份与性格在大离,就是奔着不交朋友的,尽可能的不交朋友,没有瓜葛,免得将来收拾光明圣教时会痛苦。

    现在的情形正合他胃口,但在外人看来却是失败。

    他回到灵药圃,进屋坐到榻上。

    天灵树的气息在山谷里飘荡,催动着灵草的生长,枯荣经御使天灵树气息钻进身体,不停的强化着身体。

    他慢慢平静,进入脑海虚空。

    他试着让地藏佛开始倒诵佛经,从最后一个字开始诵起。

    一朵朵红莲吐出,飘到空中,落到身体之际忽然化为一团火焰,顿时周身皆焚,宛如化为一团火焰,佛身如同真实的身体,传来的痛苦之感与自己身体无异。

    “噗!”他猛的仰天喷出一道血箭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睛,低头看自己身体,并没有火焰,却感觉有火焰在不停的灼烧,无形的火焰在灼烧,尽管他停下了诵经,仍没办法散去火焰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再次喷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“赵师弟!”徐静雅在外面敲了敲窗户。

    楚离沉声道:“进来!”

    徐静雅推门进来,看到他的模样,脸色苍白如纸,嘴角沾血,地上有两滩血:“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楚离摇头:“果然不能逆练!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紧?”徐静雅忙道:“没走火入魔吧?”

    她感觉楚离周身气息微弱,如风中之烛,随时会熄灭。

    楚离笑了笑:“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他再次喷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徐静雅脸色微变,忙上前扶他,内力一丝钻进去,小心翼翼的探察他伤势,发现他五脏六腑都在迅速的衰弱,一股奇异气息在身体里流转,一碰上这股气息,她的内力顿时湮灭。

    她吓了一跳,不敢再运功探查: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显然是走火入魔之兆,甚至有性命之危,这么下去他撑不了太久。

    楚离笑笑:“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还嘴硬!”徐静雅嗔道:“不行,我去请周老来!”

    她说着放开楚离,匆匆离开小屋。

    楚离摇头苦笑,身体灼烧感越来越强烈,与遭受火刑无异,这无形之火如影随行,运功也无济于事,大光明诀一运,反而更助长了火焰。

    他灵光一闪,再次凝神进于脑海虚空,让地藏佛开口吐出地藏转轮经,这一次是诵正经,一朵朵红莲飘出,悠悠落到身上。

    顿时温润感觉浮上心头,一朵红莲落下,多一分温润如水之感,驱逐一分灼热。

    两遍地藏转轮经之后,红莲已经浇灭了火焰,周身清凉如置身于夏末的晚风中,说不出的舒爽。

    他退出脑海虚空,身体会存留着清爽感。

    大圆镜智观照内外,看身体变化,隐隐的身体瘦弱一分,自己也变得憔悴,但身体却轻盈欲飞,好像化为了一片羽毛,轻松舒爽。

    他心神一动,再次进入脑海虚空,逆诵地藏转轮经,于是一朵朵红莲化为火焰,再次灼热他身体。

    正练逆练,好像加热降温,就像把身体当成铁一般的淬炼,身体变得更凝实轻盈。

    脚步声匆匆响起,周黄赶在徐静雅身前冲进屋,上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通骂:“臭小子,你是不是疯了,武功哪是乱练的,逆练武功与找死无异!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周老,别这么紧张,不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“瞧你这模样,还不要紧!”周黄没好气的骂道:“你是得意忘形,不知道天高地厚,哪个敢逆练武功,我看秦小子是看准了你的狂妄自大,才害你一把!”

    楚离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他知道秦淮川是害人之心,不过自己却大有收获。

    被秦淮川瞎猫撞上死耗子,逆练地藏转轮经却别有妙用,可惜敢尝试的却没有,秦淮川自己是绝不敢的,即使自己跟他说了,也不敢逆练。

    周黄一探楚离身体,忙不迭的撤手掌,吃惊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死不了吧?”

    “也活不了!”周黄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楚离身体的气息透着毁灭一切的味道,非同小可,沾上了可不得了。

    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瓷,倒出两颗丹丸塞进楚离嘴里:“千万别再练功,散去内息,让灵丹压制它们,有这灵丹在,你死不了!”

    楚离道:“多谢周老。”

    “谢我就老实一点儿,好好诵经!”

    “不会耽搁诵经,诵经不需要内力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走了。”周黄哼道:“你小子不准再胡来!”

    两枚灵丹下去,就是垂死之人也救得回来,赵大河的伤势再重也能修复,倒不那么担心了,但这一身修为怕是彻底没了,还要重新练起,而且身体也变得虚弱,不知道何时能恢复原来。

    他摇着头出了屋子,这个小子真是自作孽不可活!

    楚离笑道:“徐师姐你也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对徐静雅很感激,兰心蕙质,猜到自己会逆练,一直在周围没走远,生怕自己出意外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